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再起波折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再起波折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楊開這麼說,成鵬煊一張老臉立刻垮了下來。楊開的敷衍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出來,真要就這麼走了,只怕永遠也別想得到那塊玉牌了。

成鵬煊心中憤怒無比,表面卻不動聲色。

此人位居雷台宗大長老之位,身份地位尊崇,城府極深,自不會為這種事而讓心緒外露。

「成兄,莫兄,何須與這小子廢話?他既然不把我等放在眼中,那便動手搶奪好了。」魔血教的金石冷哼一聲,「區區一個聖王境,居然也敢在我等面前強佔異寶,簡直不知所謂。」

反正他與龍穴山已經撕破臉皮了,所以說話也沒必要客氣什麼。他巴不得把成鵬煊和莫笑生拖下水來對付龍穴山,雖然忌憚葉姓女子的實力,但如果大家一起出手的話,就算再來一個葉姓女子也絕對不是對手。

只要擊殺了楊開,不但能搶走那玉牌,還能搶得玄金,一舉兩得的事,金石怎會放過?

與他有同樣想法的人大有人在,只不過除了萬獸山的風婆子之外,沒人點頭附和,風婆子倒是快人快語,聞言將龍頭拐杖往身前一杵,冷聲道:「金老鬼的提議不錯,老身贊同,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儘管都能猜金石和風婆子的打算,但無論是莫笑生還是成鵬煊,又或者是其他勢力的強者們,都不免有些意動。

如今之事,是根本沒法和平解決了。既然想要異寶,那就只能動手強搶。

莫笑生和成鵬煊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打算。

「誰敢動手便是與本宮為敵,有生之年,本宮必與其不死不休!」葉姓女子目光森冷地環視四周,低沉嬌喝。

不少人都大為頭疼地撇開了目光,心中戚戚。

倒是金石長笑一聲,神色譏諷地望著她道:「葉姑娘,你是不是久不出世,在山野中待的迂腐了?你真覺得以自己一人之力。能不把在場這麼多人放在眼中?葉姑娘,老夫提醒你一句,火大燒身,還是急流勇退的好!」

淡淡的威脅,更別有用意地將在場所有人捆到了一起,欲要形成以多敵少的局面。

「你若是想死,本宮頭一個成全你!」葉姓女子鳳眸凝視著金石。那蝕骨離火燈再一次出現,懸浮在她的頭頂上方,蓄勢待發。

金石面前一變,他雖然口氣猖狂,但見到這虛王級秘寶還是大為頭疼的,但為了那玉牌。為了玄金,他不可能退縮。

好在關鍵時刻,風婆子也站在他這邊,老嫗蒼老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朗聲道:「葉姑娘。你雖然手段通天徹地,但也不過是個返虛三層境。既久不出世,為何非要趟這渾水?不如就此離去如何?改日老身等人定親自登門謝罪!」

這話說的不卑不亢,既給了葉姓女子面子,也沒丟了身份,只要對方還有和解的心思,就不難做出選擇。

聽她這麼說,莫笑生和成鵬煊等人也點頭附和起來,苦口婆心地勸解起來,一臉期翼地望著葉姓女子,期望她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可惜結果卻讓他們又失望又惱火,葉姓女子這一次出山,正是為了陽炎而來,陽炎所在的龍穴山如今有難,她怎會置之不理?

「廢話不用多說了,爾等若真想動手便直管動手好了,只要你們能承受的了本宮的怒火和報復!本宮孤家寡人一個,就不知道諸位是否有那麼大的精力護的了各自宗門的周全!」葉姓女子的態度和立場堅決至極。

「好好好,給臉不要臉!」金石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既如此,那葉姑娘就休要怪我等心狠手辣了!」

說話間,身軀內忽然爆發出一股邪戾至極的氣息,一隻金蟬虛影忽然自背後浮現,金石把手一揮,無數只漆黑的由自身聖元凝聚而成的怪蟲悠然成型,嗡嗡之聲不絕於耳,鋪天蓋地朝葉姓女子襲來。

金石修鍊的功法是金蟬極魔訣,傳承自上古魔族,威力極大,不容小覷。

風婆子也將手上的龍頭拐杖往前一拋,聖元灌入中,那龍頭拐杖一扭一晃,便化為一隻鱗甲覆蓋,神態猙獰的蛟龍,體長數十丈,張開血盆大口,朝葉姓女子當頭咬下。

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那自然是沒什麼好說的了,要麼不做,要麼把事情做絕,在場的強者都是心性果斷之人,唯恐讓葉姓女子逃過此劫,日後伺機報復,所以一出手便有要滅殺葉姓女子的架勢。

金石和風婆子動手的瞬間,成鵬煊和莫笑生也毫不遲疑地加入戰圈,前者的大印秘寶,後者的短尺,皆都散發出驚人的能量波動,朝葉姓女子襲去。

這一次的戰鬥跟剛才又有些不一樣,剛才眾人一心只想擺脫葉姓女子的糾纏,所以注意力大半不在其身上,但現在,他們卻抱著斬殺葉姓女子的念頭在作戰,能發揮出來的實力比之前要高出很多。

四個返虛三層境強者圍攻葉姓女子一人,即便她有蝕骨離火燈這種虛王級秘寶,一時間也有些捉襟見肘。

但不愧是星帝山上一任宗主,成名數百年的強橫人物,即便在交手的瞬間落入下風,卻也不是那麼好相與的,蝕骨離火燈中飛出一朵朵藍色燈焰,分別反攻向四人,讓他們好一陣手忙腳亂,神色驚恐。

看這架勢,五個頂尖強者的戰鬥一時半會是分不出勝負的。

不過金石等人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龍穴山現在唯一能拿的出手的葉姓女子被糾纏,其他人只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罷了。

眾強一廂情願地這麼想著。

眼見葉姓女子被纏住,其他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