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太玄宗遺址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太玄宗遺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半個月後,流炎沙地外圍,一艘體長十幾丈長的戰艦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中,戰艦內,常起,郝安,嫵衣和千月等人正在焦急地等待著。

自那一日帝苑異變之後,楊開和陽炎離開了戰艦,便不見了蹤影,直到此刻也沒有返回。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倒是這艘精心煉製出來的戰艦順利抵達流炎沙地,不過常起等人沒敢貿然深入,只能將戰艦停靠在外面等候。

好在經由半月前的一戰,龍穴山威名遠播,所以即便戰艦懸浮在此地頗是引人注目,也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敢來找麻煩。

被人指指點點是免不了的,流炎沙地第一層熱炎區消失之後,吸引了許多武者前來此地打探消息,所以現在的流炎沙地並非人煙絕跡之地,反而還頗為熱鬧。

如今此地忽然出現這麼一艘戰艦,自然是引人注意。

常起等人已經在此地等候了三日,卻依然不見楊開和陽炎的蹤影,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那齙牙武者葛七忽然眉頭一挑,露出一抹欣喜之色:「師祖回來了,距離此地三千多里!」

「哦?」嫵衣大喜,也不疑有他,欣然道:「葉前輩既然回來,那楊開和陽炎姐姐肯定也回來了。」

這般說著,立刻吩咐下去,讓手下弟子打開戰艦艙門恭候。

果然,片刻後,天際邊一道流光激射而來,轉瞬間便來到了戰艦前方。待到光華散去,那裡赫然出現了一艘及其小巧的戰艦。看上去就如一隻海中的鯊魚,赫然便是陽炎煉製的飛鯊戰梭。

楊開等三人從裡面飛竄而出,陽炎隨手打出聖元,將飛鯊戰梭收回。

凌立在半空中,楊開神念放出,不禁眉頭皺起。

他察覺到有不少武者,正逗留在流炎沙地附近,當自己等人現身的時候。皆都流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沖這邊矚目而望,竊竊私語。

站在原地沉吟片刻,楊開忽然運轉聖元,朗聲喝道:「從今日起,流炎沙地方圓十萬里,皆為我龍穴山管轄之地。諸位還請速速離去,若有靠近者,將視為對我龍穴山的挑釁,後果自負!」

一語出,無數人嘩然。

雖說龍穴山在半月前的一戰打出了威風,讓好多一線宗門的強者大吃苦頭。但畢竟這些消息都只是道聽途說的,是真是假還沒人出來證實,此刻楊開放出這樣的話,無疑是捅了馬蜂窩。

無他,流炎沙地第一層熱炎區詭異消失之後。第二層的天才地寶區便暴露了出來,來到此地的武者在這裡雖然沒找到多少天才地寶。但卻偶爾能找到一些珍稀的礦物。

更有傳言,在原來第二層天才地寶區所在的區域內,還有一條富裕的聖晶礦脈,那裡儲藏了數之不盡的聖晶,足以讓一個一線宗門實力翻上幾番。

聖晶礦在幽暗星上可是緊缺的好東西,各大勢力手上雖然掌握有聖晶礦,但都不多,開採的效率也不高。

來到這裡的武者,大多都是抱著尋找聖晶礦脈的想法來的,楊開一句話便要把他們全部趕走,他們如何能忍?

頃刻間,群雄激憤,吵鬧和叫囂之聲不絕於耳,所謂法不責眾,更何況流炎沙地本是幽暗星的三大禁地之一,人人皆可進出,楊開憑什麼這麼做?

傾聽那來自四面八方的吵鬧和叫囂聲,楊開表情淡漠,不為所動,以後他要將流炎沙地內的太玄宗遺址視為落腳之地,自然不可能讓不相干的人逗留在附近。

「都閉嘴!」楊開沒說話,葉姓女子忽然厲喝了一聲,以她返虛三層境的頂尖修為,配合上詭異的神魂秘術,這一喝雖然聲音不大,但卻讓那些吵鬧之人頭暈眼花,面露駭然。

場面立刻安靜了下來。

美眸顧盼,葉姓女子冷聲道:「給你們一日時間,一日之後本宮若是還看到你們留在此地,那就休怪本宮不客氣了。」

話音落,一股強大的威壓轟然朝四周擴散,那天地彷彿在這一瞬間變得凝固,所有被這股無形力量包裹的武者,全都驚駭地發現自己身不能動,口不能言,連自身的聖元都無法運轉了。

在這股力量之下,己身彷彿成為了螻蟻般渺小的存在。

已經大成的勢的力量,豈是這些阿貓阿狗能夠抵擋?即便是同為返虛三層境的頂尖強者,落入葉姓女子的勢中,也如深陷泥潭,束手束腳,更不要說他們了。

「返虛三層境!」頓時有識貨之人看出了葉姓女子的恐怖修為,驚恐萬分。

強者為尊,這是亘古不變的至理。葉姓女子只稍露鋒芒,便讓那些吵鬧和叫囂之人乖乖閉上了嘴巴,待到她將自身的勢收回之後,當即便有不少武者汗流浹背地祭出星梭,以極快的速度朝外逃去。

流炎沙地第二層天才地寶區確實存在不少好處和機緣,但那也得有命享用才行,若是命都沒了,就算是天大的好處擺在眼前又如何?

雖然心有不甘,可與自家性命比較起來,繼續留在此地招惹這個強大的存在無疑是相當不明智的。

繼第一批逃走的武者之後,便有更多的人迅速離去,前後不過半盞茶功夫,原本圍聚在四周的武者跑的一個都不見了。

葉姓女子這才冷哼一聲,轉過身來沖陽炎輕輕頷首,恭敬道:「大人,閑雜人等已經驅除乾淨了。」

「恩。」陽炎淡淡地應了一聲,扭頭看了一眼阻擋在前方的火焰屏障,手腕一抖,那三炎火環便飛射了出去,化為一道火光融入流炎沙地的火焰屏障中。

下一刻,那火焰屏障詭異地裂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