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方便之門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方便之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見是錢通問話,楊開當然不會擺什麼臉色,嘿然一笑,客氣地抱拳道:「晚輩見過錢長老,見過費城主。」

錢通和費之圖對視一眼,都面色欣然。

他們自然看的出來,楊開並沒有因為自身威名遠播或者掌控著強大的戰艦而有絲毫輕視他們的意思,這小子還是將自己當成前輩,禮數不缺,不枉自己以前的一番照拂。

想到這裡,兩人都心頭一松。

「魏兄,董姑娘,你們也來了!」楊開又看向站在錢通和費之圖身後的一男一女,面含微笑地打著招呼,這一男一女自然是魏古昌和董宣兒。

兩人連忙還禮,不過眉宇間多少有些驚疑,似乎還沒從剛才那一幕中緩過神來。

「楊開,那傳言……」錢通等幾個小輩互相寒暄完之後,又追問起來。

楊開眼中一縷精芒閃過,朗聲道:「不錯,外界傳言屬實,如今我與一眾弟子和朋友確實落腳在流炎沙地內。」

聲音不大,卻足以讓所有人聽的真真切切,此言一出,無數嘩然之聲響起,質疑者有之,羨慕者有之,咬牙切齒者也有之。

「好,好,好!」錢通震驚之餘,又為楊開感到高興,「你有落腳的地方,那就再好不過了,而且還是這等寶地,想來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之前那樣的事情了。」

居住在流炎沙地內,可以說是高枕無憂,完全不虞擔心會再被人聯手攻擊,想要攻擊楊開,勢必要先闖過熱炎區。誰能做到這種事?

整個幽暗星都沒人可以。

「有勞錢長老掛懷,不過我想以後也確實不會再有什麼不長眼的東西來叨擾晚輩清修了。」楊開嘿嘿一笑,目光有意無意地在一些強者所在的地方看了看。

這讓不少人臉色一沉,卻又不好說什麼。

「晚輩本應該早些傳信過去的,可是這些日子一直在忙碌。沒能得閑,好在兩位前輩親赴此地,既然來了,不妨與魏兄董姑娘入內一敘如何?晚輩有些事情想要請教。」楊開提議道,這倒不是客氣,他是真有事情想要請教一番。

「進裡面?」錢通和費之圖聞言。面露異彩,對視一眼後不假思索地點頭道:「好,老夫二人也正有此意,就怕楊開你不歡迎啊。」

「長老說笑了,晚輩恭請還來不及,哪敢有什麼不歡迎?」楊開側開身子。微笑道:「幾位請!」

錢通費之圖對視一笑,倒沒有墨跡,身形一晃便進入了飛鯊戰梭的艙門,魏古昌和董宣兒也急忙跟上,飛鯊戰梭從外表上看雖然不大,但卻足以容納二三十個人不顯擁擠,而且內部更有不少房間。所以悠一進入,錢通費之圖兩人便大感興趣地四處觀望起來,口中嘖嘖稱奇,讚歎不止。

待到發現葉惜筠正一臉淡漠地站在陽炎身後之後,兩人又趕緊上前來行禮。

面對葉惜筠,他們可不敢擺什麼架子,說起來,他們的年紀比葉惜筠還要小上許多,要擺架子也是葉惜筠的事。

「都不必客氣了,隨便找個地方坐下吧。等宗主處理完外面的事,我們再一道回去。」葉惜筠淡淡地擺手。

錢通費之圖連忙應了一聲,找了個椅子,正襟危坐。

自家長輩都如此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魏古昌和董宣兒兩個小輩就更不敢多說什麼了,身形筆直地站在錢通和費之圖身後,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飛鯊戰梭外,楊開身形筆直地站在原地,表情淡然,雖然在場的強者有很多修為境界都比他要高,但在自家地盤上,楊開哪會懼怕什麼?

沉吟了片刻,他才朗聲道:「剛才楊某的話想必諸位也都聽到了,從今以後,這流炎沙地便是我凌霄宗的地盤了,還請諸位不要在此地久留,否則便會被視為對我凌霄宗的挑釁,後果如何,嘿嘿……」

「凌霄宗?」

「那是什麼東西?」

「我們幽暗星上有這個宗門?」

眾多狐疑聲響起,許多人都滿面不解,倒是莫笑生成鵬煊等人眉頭緊皺,隱隱猜到了一些東西。

「凌霄宗是本人和諸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所創建的宗門,總壇便在流炎沙地內,這麼說,諸位可聽的清楚?」楊開再次朗聲喊道,也算是借著這個機會,將凌霄宗的成立昭告天下了。

「開宗立派?」

「就憑你?」

更加響亮的質疑和喧鬧聲響起。

也難怪他們有如此反應,一個宗門的創立,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事情,最起碼也要有鎮得住場子的高手才行,放眼望去,幽暗星上大大小小的勢力,開創者哪一個不是實力達到返虛鏡的程度?偶有聖王境不知天高地厚,開宗立派,也存活不了多久,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曇花一現,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所以沒人把這個陌生的凌霄宗當回事,更沒看的起楊開這個聖王境。

任由那些人喧鬧鄙夷著,楊開嘴角泛起一抹譏諷的微笑,不為所動。

「小子。」一聲郎喝傳來,楊開順著聲音望去,正見到戰天盟的莫笑生陰沉著臉望著自己,「你剛才所說之言,可是當真?」

「莫前輩覺得呢?」楊開不答反問,雖說上次在龍穴山莫笑生在參與了圍攻,但是楊開並沒有要現在就跟他算賬的意思,畢竟自己的實力現在還略有不足,等日後成長起來,再跟他慢慢清算不遲,反正戰天盟偌大一個勢力,總不會忽然消失不見。

莫笑生眼睛一眯,默然了片刻道:「老夫就當你沒有開玩笑,且不知貴宗宗主是何人?」

「晚輩不才,忝居宗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