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不講道理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不講道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裡也是你凌霄宗的領地?」有人把眼珠子都凸出來了。

「不錯,從這一層火焰屏障開始,往外延伸百里,儘是我凌霄宗的領地!」楊開神色肅穆,「但有不經允許踏足者,便視為對我凌霄宗的挑釁和侵犯!」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眉頭大皺。

萬獸山那風婆子將手上的龍頭拐杖狠狠往地上一杵,冷哼一聲道:「年輕人,你是不是也太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了?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慚!」

「我大言不慚?」楊開歪頭望著她,呵呵一笑道:「那敢問風前輩,你萬獸山的總壇,多少里之內不得有外人踏足?百里?千里?還是更多?」

風婆子臉色一沉,一時語塞起來。

「戰天盟呢?」楊開又望向莫笑生,莫笑生臉色陰沉,同樣一言不發。

「那雷台宗呢?」楊開再望向成鵬煊,後者冷哼一聲便沒了下文。

楊開爽朗一笑:「諸位前輩都是威名顯赫的人物,在晚輩面前就不要打什麼啞謎了,別說幾位前輩出身的一線勢力,便是二三線的勢力,自家總壇百里內,都是不能隨意讓外人踏足的,而據晚輩所知,一線宗門的禁地是在總壇附近千里之內吧?甚至更多!楊某不求多,這百里之地總是要划下來的,還是說,諸位前輩欺楊某年幼,辱我凌霄宗剛剛成立,沒把我凌霄宗放在眼中?」

話到最後,楊開的聲音逐漸轉冷,表情也冷厲了起來。

「楊宗主。話不能這麼說吧?」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忽然想起,清脆悅耳,一下就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楊開轉過頭,正好見到風婆子身邊的那眉目如畫的少女,巧笑嫣然地望著自己。

這少女是誰,楊開不知道,但對方既然跟風婆子站在一起,肯定是萬獸山的弟子了。

「這位姑娘有何指教?」楊開淡淡地望著她。

那少女上前一步。盈盈一福,看起來倒是極懂禮節,再配合她那不俗的容姿和甜美的笑容,倒是讓人生不出什麼厭惡感。

朱唇輕啟,甜甜道:「好叫楊宗主知曉,小妹乃是萬獸山弟子風妍。」

「風妍。」楊開眉頭一皺,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風婆子。兩人姓氏相同,而且這女人境界修為不算高,跟自己一樣,只有聖王三層境而已,卻被風婆子一直帶在身邊,看樣子是風婆子的一位後人了,而且還是及其看好的一個後人。怪不得在這種場合下也敢貿然開口,不怕被責罰。

「指教不敢當,小妹只是想告訴楊宗主,這流炎沙地本是幽暗星的禁地,乃無主之地,可以說是我們幽暗星所有武者共有的財富,每一次流炎沙地開啟,都會有不少人在其中得到好處和機緣,楊宗主如今貿然將此地佔據,並且還要划下百里禁地。是否有些不妥啊?」風妍口舌伶俐,三言兩語便點明了問題的要害,讓諸多強者紛紛眼前一亮,都紛紛點頭贊同,倍感期待地朝她望來,風妍倒是寵辱不驚,一看便是經歷過不少大場面,輕笑一聲後繼續道:「真要算下來。這流炎沙地我們幽暗星上每一家勢力都有份額,等於是楊宗主將屬於大家的東西強搶了過去,我萬獸山若是搶了楊宗主的東西,楊宗主恐怕也不樂意吧。同樣的道理,貴宗將流炎沙地佔據,也應該問問在場諸位前輩的意見如何。」

「不錯!」莫笑生立刻打蛇順棍上,在一旁點頭附和,「流炎沙地是幽暗星的三大禁地之一,乃是我幽暗星所有武者共有的財富,沒人可以獨自佔有!」

「共有的財富?」楊開嗤笑一聲,撇嘴道:「那是老黃曆了,如今流炎沙地便是我凌霄宗的地盤!誰若不服,歡迎來攻打!若是真有哪個有攻下流炎沙地的本事,楊某將這裡雙手奉上又如何?」

「楊宗主……」風妍黛眉一皺,面色不悅之色,淡淡地點醒道:「你又何必如何咄咄逼人?真要這樣做,可是犯眾怒的事情,不知楊宗主可考慮過會有什麼後果?」

楊開冷笑一聲:「我龍穴山之前也沒做過什麼犯眾怒的事,一樣被不少人圍攻,若不是楊某運氣不錯,恐怕早就葬身在那小山頭了,犯眾怒又怎樣?小丫頭,不要跟我玩什麼文字遊戲,也不要危言聳聽,你還沒資格與本宗主對話,讓你家長輩出來說話吧。」

「你……」風妍輕咬著紅唇,一臉憤懣之色,「你這不是不講道理么?」

「呵呵,講道理?你不知道這世上,誰的拳頭大,誰就有道理么?」楊開一臉譏諷地望著她,直把風妍給氣的花枝亂顫,臉色通紅,偏偏又不敢說什麼狠話。

不再給其他人有發難的機會,楊開冷哼一聲,雙眸掃向四周,朗聲喝道:「楊某言盡於此,諸位若是執迷不悟的話,本宗主不介意他日得閑去諸位的總壇拜訪一番,所謂禮尚往來,諸位既然不聽楊某勸告,隨意踏足我凌霄宗的領地,那楊某也不會跟你們客氣什麼!只不過到時候若是諸位宗門出現什麼損失,那可就別怪楊某事前沒打過招呼了。」

絲毫不留情面的警告,讓所有人都面色難看。

楊開顧目四望,對這些人的反應很滿意,只要他們還忌憚自己,就應該不會再自找不痛快。畢竟此前龍穴山一戰,自己這邊可是展現出驚人的戰力,尤其是那虛王級戰艦,估計沒有哪個宗主敢不在乎,晶炮齊射的威力,相信任何護宗大陣都可以破除。

目光忽然在人群中的某一處定格下來,楊開咧嘴一笑,沖那邊郎喝一聲:「黛鳶姑娘!」

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