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人老成精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人老成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當時楊開還不太明白為什麼,現在看到沈詩桃和綠瑩兩女站在他身邊,頓時心頭瞭然。

應該是沈詩桃和綠瑩出言請求的緣故了。

兩女果然是知恩圖報的人,而乾天宗這個中年男子也很不錯,否則當日在龍穴山的時候,他就不會暗中幫助自己,儘管只有一次,可楊開依然記在心中。

畢竟當時誰都不看好龍穴山,他能仗義出手,也算是恩怨分明的人物了。

「沈姑娘和綠瑩姑娘也一起來吧。」楊開沖那邊吆喝道。

沈詩桃和綠瑩俏臉一喜,不迭地點頭,緊隨在墨宇身後朝這邊飛掠而來。

飛鯊戰梭的艙門並沒有關閉,片刻後,黛鳶和乾天宗三人都已進了裡面,待看清裡面的局勢之後,墨宇神色一凜,連忙沖葉惜筠施了一禮,學著錢通和費之圖正襟危坐起來。

戰梭外傳來了楊開的最後通牒聲,少頃,楊開也閃身進了飛鯊戰梭,等他進入之後,這古怪的飛行秘寶便微微一晃,沒入了火焰屏障內,消失不見。

流炎沙地外,無數強者面色鐵青,恨恨地望著流炎沙地,卻又無可奈何。

剛才見楊開猖狂的模樣,許多人都忍不住想要衝他下手了,可莫笑生和成鵬煊這樣的人物都沒出手,他們自然也只能按兵不動,導致現在錯失良機,對方已經逃進了流炎沙地內,想追都追不到了。

「莫長老,那小子太過目中無人,難道今天這事就這麼算了?」一身形魁梧的大漢走上前來,一臉不甘地望著莫笑生。

此人也不算默默無名,境界修為不低。前些年剛晉陞到返虛三層境,乃是一個二線宗門的宗主。

雖然是宗主級別的人物,但在面對戰天盟的大長老,他的身份還是低上一籌,畢竟戰天盟不是他的宗門能夠比較的。

「蘭宗主想要如何?」莫笑生淡淡地望了他一眼。表情無喜無怒。

「蘭某忍不下這口氣。」那蘭姓宗主恨恨道。

「若是蘭宗主實在忍不下,不妨攻打這流炎沙地試試,說不定能破去這火焰屏障,到時候老夫必定舉戰天盟全盟之力,幫蘭宗主取下那小子的項上人頭!」

聽莫笑生這麼說,那蘭姓宗主非但不喜。反而面色大變,連忙擺手道:「莫長老說笑了,這流炎沙地自古以來便是我幽暗星的禁地,沒到開啟的時候誰也無法進入其中,蘭某又如何能破去這火焰屏障?」

「既如此,那便不要說些有的沒的。毫無意義!」莫笑生冷哼一聲。

蘭姓宗主吃了個不軟不硬的釘子,臉色也尷尬無比,只能退到一邊,心情鬱悶。

「莫兄,看樣子我們也只能虛以委蛇了。」成鵬煊眉頭緊皺著,嘆了口氣道。

「是啊,莫某也是這麼想的。為今之計,還是想辦法進入這流炎沙地的好,否則一旦等到帝苑開啟,必定會錯失良機,至於那什麼凌霄宗……哼,來日方長,今日讓他一步也沒什麼,他日雙倍討還就是了。」

「莫兄言之有理,既如此,那我們也不要待在這裡惹他生厭了。萬一這小子真把那虛王級戰艦開出來,跑到我雷台宗去……」成鵬煊說到這裡,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連忙沖自己的門下弟子吆喝了幾聲,率先朝外退去。

莫笑生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見兩大巨頭都忍氣吞聲地退讓。其他的勢力哪還敢在此停留?紛紛招呼著同伴和弟子,轟然朝外退散,直到百里之外,這無數武者才停下步伐。

與此同時,飛鯊戰梭內,陽炎盯著面前的一個光碟,嘴角含笑道:「果然,他們都退走了,已經遠在百里之外。」

「明智的選擇。」楊開冷笑一聲,似乎對這一幕早有預料。

並非楊開能夠未卜先知,只是如今凌霄閣展現出來的東西,實在讓他們不得不做出這樣的決定。

且不說凌霄宗坐落在流炎沙地內,高枕無憂,完全不虞擔心會被人攻打,而且凌霄宗本身,還可以藉助虛王級戰艦作為威懾。

單是這一點,就沒有哪個敢輕易招惹。

畢竟一旦招惹了,自己沒法攻打別人的總壇,反而還要整日提心弔膽不被虛王級戰艦騷擾,這種賠本的買賣誰會幹?只能挨打卻無法還手,這可是必輸的節奏。

再說那虛王級戰艦,可是能夠進行遠航的存在。

藉助它,幽暗星完全可以恢復與外界的聯繫,返虛三層境頂峰的武者若是搭乘它離開幽暗星,脫離此地的天地法則壓制,前往別的星辰,就有機會突破到虛王境。

莫笑生,成鵬煊,風婆子,哪一個沒有想法?哪一個不想成為那虛王級戰艦的乘客?

他們這些人,都是被困在返虛鏡頂峰無數年的強者了,此生心愿便是能突破到虛王鏡,如今有這麼一個機會擺在眼前,自然是有意要狠狠抓住。

可以說,如果沒有龍穴山一役,他們現在肯定會想方設法地與凌霄宗搞好關係,與楊開搞好關係。

可惜龍穴山一役讓他們與凌霄宗撕破了臉皮,幾大勢力又都是有頭有臉的存在,自然不好意思在這個時候放低姿態,真要是這樣做了,日後只會淪為笑柄,莫笑生和成鵬煊等人只能退而求其次,盡量先穩住凌霄宗,不去觸犯這個新成立的宗門和楊開的利益和神經,然後再徐徐圖之。

若是以後有機會能將恩怨化解,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若是沒法化解,他們也不會坐看凌霄宗壯大,必定會想方設法地將其連根拔起。

人老成精,他們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將利害關係分析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