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靠山吃山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靠山吃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心有顧慮,所以說完之後,墨宇立刻補充道:「當然,若是楊開你覺得為難,那就權當老夫什麼都沒說過。」

「這有什麼為難的。」楊開緩緩搖頭,一臉不在意的樣子,「墨前輩既然是沈姑娘和綠瑩姑娘的師尊,小子自然不會拒絕,莫說只是從這裡啟程進入帝苑,墨前輩若是有意,大可在我凌霄宗多逗留些時日。」

此言一出,一直站在墨宇身後的沈詩桃和綠瑩兩女皆都美眸一亮,閃動著別樣的光彩,感激地望著楊開。

墨宇也是一臉喜色,似乎沒想到楊開居然這麼輕鬆地答應了下來,他本來還在考慮若是楊開不答應的話,是不是該讓沈詩桃和綠瑩出馬來相求一番,卻不想根本不需要這般麻煩。

對楊開的豪爽,墨宇深刻領教了一番,畢竟這種事可不是能輕輕鬆鬆下決定的,對方一口答應下來,十有八九是看在沈詩桃和綠瑩的面子上。

自己這兩個弟子,資質雖然不算頂尖,運氣倒是不錯,交了個好朋友,墨宇老懷大慰,自然是道謝不斷,至於楊開說讓他在凌霄宗多逗留一段時間,他肯定不會當真的,這確實是場面話了,他人老成精,哪裡聽不出來。

凌霄宗才剛剛成立,內部肯定瑣事煩擾,自己能得了楊開的承諾已經是莫大的喜事,哪還會厚著臉皮留下來叨擾?

「恩,錢長老,影月殿的人到時候也可以從我凌霄宗進入帝苑!」楊開又轉頭看向錢通。

「既如此,那老夫就先謝過了。」錢通嘿嘿一笑,倒沒有客氣什麼。楊開能同意乾天宗從這裡進入帝苑,自然不會落下他影月殿的,對這一點,錢通心知肚明。

「黛鳶姑娘,你若是有意。也算你一個。」楊開抬眼朝最後方的黛鳶望去,「不過琉璃門的其他人就算了。」

楊開雖然對朋友不錯,但也不是爛好人,允許在場的這些人從凌霄宗進入帝苑,也是個人交情的緣故,並不代表就允許琉璃門也能這麼做。他與琉璃門其他人可沒半點交情,甚至與那尹素蝶還有不少恩怨來著。

黛鳶臉色一黯,苦笑道:「黛鳶先謝過楊師弟好意,只是……我大概是沒機會進入帝苑的。」

楊開眉頭一皺,不過很快就想明白她為什麼會這麼說了,在琉璃門中。黛鳶不算多得寵,如果真有年輕一代的弟子有資格進入帝苑的話,那也是尹素蝶,而非她黛鳶,畢竟進入其中的名額太寶貴了。

錢通嘿嘿一笑,大有深意道:「黛鳶,你也別妄自菲薄。如果是以前的話,我想你確實是沒什麼機會進入帝苑的,但是現在嘛……嘿嘿,多的老夫不敢保證,七成的幾率還是有的,只要宮星河那老傢伙還沒老糊塗。」

黛鳶眼前一亮,詫異地望了一眼錢通,似乎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說。

不過她也不是胸大無腦的女人,反而還很聰慧,腦海中靈光一閃。一切豁然通達!

確實,如果是以前,她十有八九是沒機會進入帝苑的,但是如今,整個琉璃門中。只有她與楊開的關係不錯,甚至可以說非常好,琉璃門如果真的有要藉助楊開的意思,勢必不會太虧待黛鳶。

琉璃門會有要藉助楊開的地方么?答應顯然是肯定的。

不說進入帝苑的位置,凌霄宗是最佳的啟程之處,便是那虛王級戰艦,琉璃門宗主宮星河就不能無視,他也是返虛三層境頂峰的高手啊!也想突破到虛王境啊。

而要突破虛王境,就必須得離開幽暗星,脫離此地的天地法則的束縛。

搭乘虛王級戰艦是唯一的選擇。

如此一來,宮星河肯定有要與楊開和凌霄宗交好的意思,黛鳶就有機會被分配到帝玉,從而獲得了一個進入的名額。

想到這裡,黛鳶芳心不禁激動起來,美眸盈盈地望向楊開,滿面感激。

儘管事情還沒有確定,但她能有進入帝苑的可能,一切皆因楊開的存在。

當一個人的能力和掌握的資源達到某種程度時候,在看見和看不見的地方,都能潛移默化地影響到其他人的命運!這種事黛鳶以前還不覺得有什麼,今日親身體會到才發現是這麼的不可思議。

黛鳶轉瞬間就想明白了事情的關鍵,楊開又如何想不明白,咧嘴一笑道:「黛鳶姑娘,回去之後不妨跟那位宮前輩說一聲,若是琉璃門由你帶隊的話,本宗主也未嘗不可讓琉璃門的其他人從本宗啟程,趕赴帝苑!」

此言一出,黛鳶的嬌軀立刻輕顫起來,輕咬著薄唇,似乎不知該說些什麼了,但那眼中的感激之意卻溢滿而出,任誰都看的清清楚楚。

楊開這句話,等於是強行從琉璃門那邊,給她搶來了一個名額!

這個條件聽起來有些霸道,但琉璃門那邊想來會做出明智的選擇,畢竟黛鳶再怎麼說也是琉璃門的一份子,她若是能在帝苑中獲得好處,也是為琉璃門增加力量。

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起身,黛鳶沖楊開盈盈行了一禮,雖什麼都沒說,但這已經足夠了。

錢通等人笑眯眯地望著,笑容很是耐人尋味。

其實幾個老傢伙也不太明白,楊開這樣的青年俊彥,為何對黛鳶這種女人如此關照,小丫頭長的不漂亮啊!

不漂亮已經是婉轉的說法了,黛鳶的面容可以說是醜陋不堪!

不過也由此,幾人對楊開的評價更提升一截,這小子明顯不是什麼以貌取人的傢伙,算是重情重義。

等到黛鳶表情激動地落座之後,楊開才眼珠子一轉,想起了一個好主意:「諸位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