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五行齊聚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五行齊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得了楊開的命令,石傀立刻起身,兩隻拳頭在胸脯上狠狠拍了兩下,然後竄到那大衍神石面前,雙手用力抱起,將其往嘴中塞去。

平心而論,石傀的嘴巴並不大,但離奇的事,那一塊臉盆大小的大衍神石就這麼詭異地被它吞了下來,直把一旁的葉惜筠看的目瞪口呆。

……

一個時辰後,天一宮內,楊開面色欣喜地盤膝而坐,在他的面前,總共擺放了六種材料。

一截生機盎然的樹木,雷光閃耀,那一片片青綠的葉子似乎都有雷弧在其上跳動,正是楊開保存了很久的雷木。這一顆雷木乃是十階妖獸雷鸞死後,一身血肉精華和內丹凝結,機緣巧合生成的,論價值,比十階妖獸的內丹都要寶貴許多,它雖有雷電,但究其本源,還是木屬性的材料。

一塊巴掌大小的金屬,是從聚寶樓拍賣會上花費七千萬聖晶拍得的玄金,金氣凌厲,猶如實質,刺的楊開肌膚疼痛。

一瓶子乳白色液體,散發出冷冽的寒意,是楊開之前未曾用完的玄陰葵水,看其數量,最少也有十幾滴之多。

一個巨大的冰玉台,純潔無暇,看起來毫不起眼,但若是用神識掃去的話,那內部蘊藏的寒意足以將神念凍結,堪稱恐怖。而冰玉台上,還擺放著一塊嬰兒頭顱大小的火紅色金屬,肉眼去看,同樣看不出絲毫端倪,可那內部蘊藏的灼熱卻觸目驚心。

萬載冰玉台和太陽真精!

除此之外。便是一小堆如砂礫般的東西了,這些東西足有上百粒,看上去跟普通的砂礫沒有絲毫區別,但它們卻是石傀從大衍神石內部取出來的大衍神沙。

那一塊大衍神石內居然孕育了如此多數量的大衍神石,不但讓楊開欣喜至極,就連陽炎也暗暗稱奇,她本以為有個二三十粒就不錯,卻不想最終的數量居然是預期的好幾倍。

金木水火土齊聚!甚至水屬性的天地至寶還多出一種。

六種材料,每一樣都價值不可估量,等閑難以遇見。此刻卻全部擺放在楊開面前。讓他如何不高興?

有了它們,自己就可以修鍊那不滅五行劍了。

這幾種材料,若單純論價值的話,雷木和玄金無疑要稍遜一籌。而最貴重的莫過於那一塊嬰兒頭顱大小的太陽真精了。畢竟太陽真精可是傳說中那種超絕強者煉化星辰後的產物。這麼一小塊太陽真精內的能量爆發出來,毀滅整個幽暗星都不在話下。

望著面前的這些材料,楊開深吸一口氣。平復下激動的心情,眉頭輕皺,沉吟了起來。

不滅五行劍是專門淬鍊肉身的功法,自得到之後到現在已經過去不少時間了,楊開自然鑽研透徹,嚴格來說,這功法算不得多麼深奧,相反還粗淺易懂,難的只是集齊材料和修鍊的過程而已。

而且利用不同的材料修鍊,最終能取得的成果也是不同的,這是不滅五行劍最善於變通的地方,換言之,材料越高檔,修鍊的效果也就越好。

別的不敢說,那太陽真精可以算是最頂尖的材料了,沒有之一!

玄陰葵水,大衍神沙也都是近乎絕跡的存在,雷木和玄金縱然稍遜一籌,檔次也絕對不低。

自己利用這幾樣材料修鍊,起點絕對是很高的,相信就算星域中其他地方的武者得到了不滅五行劍,也不一定有自己這種優勢。

心情振奮之下,楊開開始在原地刻畫陣法。

想要修鍊不滅五行劍,必須得藉助特殊的陣法才行,關於這一點,功法上也講解的清清楚楚,陣法如何刻畫,如何驅使也都有詳細的描述。

楊開雖然不精通陣法一道,但與陽炎相處如此之久,耳濡目染下也有半吊子水準,所以刻畫一個陣法對他來說並不算多難。

一塊塊聖晶源被擺放了下來,井然有序,那金木水火土五種材料也按照要求,分列在四周。

兩日後,楊開滿意地看著自己費盡心思布下的不滅五行陣,又仔細地檢查了一番,確定沒有任何錯誤之後,這才身形一躍,來到了陣法的正中心位置,盤膝坐下。

隨手在空間戒上一抹,取出幾粒靈丹,含在舌尖,旋即雙眸閉緊,運轉起不滅五行劍的修鍊功法。

聖元轟然轉動起來,以楊開所坐之處為中心,四周的地面上,忽然光芒閃爍,亮起了一道道複雜而繁奧的紋路,那紋路中,更有一個個或大或小的符文若隱若現,顯得高深莫測。

嗡……顫鳴聲回蕩開來,擺放在不滅五行陣中的聖晶源一顆顆綻放出耀眼光華,內部蘊藏的精純能量傾瀉而出,順著那一道道紋路開始流轉。

得了聖晶源中能量的補充,楊開布下的不滅五行陣頃刻間開啟。

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瀰漫全身,古樸而蒼涼的意境充斥了整個天一宮,似乎在這一剎那,楊開回到了那不可追溯的遠古時代。

咻咻之聲響起,玄金,雷木,玄陰葵水,太陽真精,大衍神沙,金木水火土五種天地至寶在這一瞬間似乎被無形的力量加持,一道道精純的能量從它們內部被抽取出來,在不滅五行陣的作用下往中間匯聚。

正中間,正是楊開所處之地。

整個天一宮剎那間變得五顏六色起來。

青色的雷木本源,金色的玄金本源,白色的玄陰葵水本源,紅色的太陽真精本源,黃色的大衍神沙本源……全都如有靈性般,朝楊開的身體內鑽來。

頃刻間,楊開抖似篩糠,緊閉的雙眸也在這一瞬間瞪圓了,喉嚨里不由自主地發出低沉的悶吼,猶如受傷的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