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他在這裡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他在這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空間之力是鮮少有人能夠修鍊的神通,更無人能夠精通的秘術。

正是藉助了空間之力,楊開才能夠在極限中踏出一步,而且這還遠遠不是終點,空間之力包裹著自身,與自身的勢結合在一起,一同抵擋帝威,楊開感覺自己可以繼續往上攀登!

經由這麼一次成功的嘗試,楊開隱約產生了一個讓他振奮的想法。

這個想法到底成不成,還有待接下來的考驗!

想到這裡,楊開之前的黯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無與倫比的興奮,不斷地催動空間之力,讓之與自身的勢交融並進,重複起這三日一直在做的事!

……

七日後,一個潔白的光幕包裹著楊開,迅疾地朝上空中飛去,那潔白的光幕自然是帝玉的防護罩了,有此防護,楊開根本感受不到任何帝威之力的壓制,可以很快地朝帝苑靠近。

自帝苑真正開啟到現在,已經足足過了十天時間,而這十日內,楊開一直在凝練自身的勢,收穫巨大!

雖然比別人晚進入十日,許多好東西肯定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但楊開並不後悔,比起那些寶物來說,他這一趟的收穫已經讓他心滿意足了。

自身的勢如今已經到了一種極限,沒法再藉助帝威來繼續增強,所以楊開當機立斷,全速趕赴帝苑!

很快,他便來到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空間法陣前,那是一個圓盤模樣的東西,在底下望的時候,楊開以為它是實體,可等湊近了一看,才發現這圓盤居然不是實體,而是由精純的能量匯聚而成的。

那圓盤的表面,繁奧複雜的紋路閃爍著光芒,正是空間法陣的陣圖。

再抬頭看向帝苑。楊開不禁眉頭一皺,距離如此近觀察起來,帝苑居然也有些虛幻飄渺的感覺,彷彿介於虛和實之間,詭異無比。

它彷彿就懸浮在那裡。也彷彿不在。只是一個投影!

看了片刻,楊開緩緩搖頭,收回了目光。將注意力重新放到了那空間法陣上,觀察片刻,面上浮現出瞭然之色。

沒有再在此地停留的意思,楊開伸手一拂,便有幾塊上品聖晶脫手飛出,準確地鑲嵌在那空間法陣的幾處凹槽內,旋即光芒大起,楊開往上一竄,片刻後。待光芒散去的時候,楊開已經消失不見,天空中一片靜謐無聲,彷彿從未有人來過。

與此同時,在一塊不知名的青青草原上,楊開的身影顯露出來。

悠一現身。楊開便立刻祭出了自己的紫色盾牌,化為紫光守護在面前,同時神念放外,擺出一副戒備的架勢。

他不敢掉以輕心,畢竟別人比他早十天進入此地。萬一一下子落入什麼人的包圍圈中,肯定會發生戰鬥。

好在他的擔心是多餘的,神念查探中,方圓十里之內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存在,更不要說有什麼偷襲了。

可下一刻,楊開的表情就驚愕起來,瞠目結舌地扭頭四望,眉頭大皺。

這是帝苑?

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居然是一片一眼看不到盡頭的草原的上方,天空碧藍如洗,萬里無雲,儼然是個艷陽高照的好日子!

可是這裡怎麼會是帝苑?

別人不知道帝苑內部是什麼樣子,楊開卻是再清楚不過了,上次跟費之圖等人去營救錢通的時候,他已經深入過帝苑一次,那裡雕樑畫棟,宮殿林立,哪裡會有什麼草原?

可若說這裡不是帝苑,楊開又有些不相信,畢竟自己是通過那空間法陣傳送進來的,不可能傳送出錯。

這是怎麼回事?楊開迷茫了。

與此同時,在此空間某一個位置,有一個身穿火紅宮裝的美婦,黛眉微皺,面露驚疑之色,這美婦身材姣好,姿色出眾,乃是一等一的絕色美人。

單單只是這樣也就罷了,關鍵是這美婦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妖嬈的氣息,那種妖嬈不是修鍊什麼媚術可以比擬的,而是天生如此。

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不具有萬種風情。

她站在那裡,就彷彿是一團火,可以吸引無數前來投身的飛蛾。

魔血教的那美艷教主也生的勾魂奪魄,嫵媚至極,但她的嫵媚與這個女子比較起來,卻是小巫見大巫,根本沒有可比性。

此時,這女子身側圍聚了足足四位返虛鏡強者,一人有返虛三層境,兩人返虛兩層境,一人返虛一層境!

四人呈犄角之勢,將此女的退路全部防死,每個人都覬覦又貪婪地望著此女。

平心而論,這四個男子並非貪花好色之徒,能有如此實力的強者,除了極少數喜好特殊的人之外,美色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很重要了,他們追求的是武道的極致,是境界修為的提升。

但這個女子委實太過特殊,她的那種妖嬈風情,是任何男人都無法抵擋的,在見到她面容的一瞬間,無論是否貪花好色,那四個返虛鏡皆都食指大動,恨不得將其擄掠,好好疼愛一番。

似乎只要能與其一夜春風,即便是死了也無所謂。

女子孑然而立,只有一人,雖然嬌軀內也散發著返虛三層境的強大氣勢,但對方四人並不畏懼,畢竟他們人多勢眾,而且還有一人能與之抗衡。

姣好的面容先是閃過一絲迷惘之色,那苦苦思索的模樣別具風情,連微微皺起的黛眉也散發著勾魂奪魄的魅力。圍聚在四周的四位返虛鏡心頭狂跳,面色潮紅,不禁覺得有些嘴唇發乾,熱血上涌。

很快,那女子美眸明亮起來,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臉上浮現出激動莫名的神色,竟喃喃地低語道:「他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