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婉拒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婉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裡居然是這麼一個情況,實在是讓楊開大感意外,他可從來沒想過,帝苑的開啟是面向整個星域的,他以前一直以為只有幽暗星的武者進入其中。

這個意外對幽暗星上的武者來說是禍非福,畢竟競爭的對手大量增加,兇險也會提升不少。

想到這裡,楊開悚然一驚,開口道:「閔島主,那此地可有虛王境強者進入?」

聽他這麼問,閔沙微微一笑,擺手道:「楊小友稍安勿躁,此地並沒有虛王級強者,這一點你大可放心。」

他之前也跟楊開有同樣的擔憂,畢竟青木星的天地靈氣不算太濃郁,修鍊資源也不算豐富,雖沒有天地法則壓制,可歷來能晉陞虛王境的武者屈指可數,近千年以來,青木星上更沒有出現過虛王境級別的武者,以他返虛三層境的修為,在青木星上已經是最頂尖的高手了。

這一點跟幽暗星如出一轍!

以這樣的修為進入此地,本以為高枕無憂,卻不想意外得知其他星辰的武者也能進入此地,自然是擔驚受怕,唯恐在這裡碰到實力太強的對手。

不過隨後一番打探卻讓他喜出望外,也不知道此地到底有怎樣的玄妙神奇,竟不允許任何一個虛王境進入其中,也就是說,抵達此地的武者,實力最強的,也只是跟他同一個等級。

聽閔沙這麼解釋了一番,楊開不由地鬆了口氣,面色緩和不少。

雖然他如今也晉陞到了返虛鏡,自付可以力敵返虛三層境強者,但在虛王境面前肯定是沒有什麼還手之力的,真要是在這裡碰到虛王境,那後果不堪設想。

情況還不算太糟糕……

楊開沉吟了一陣,忽然神色凝重地問道:「那敢問,此地是不是帝苑?」

閔沙還沒答話。那身穿黑色勁裝身材嬌小的女子在一旁接道:「這裡當然是帝苑了,我們都是手持帝玉通過那空間法陣進入這裡的,這裡不是帝苑那還能是哪?」

她一副好笑的模樣,饒有興緻地打量楊開。

「既是帝苑,為何……」楊開皺起眉頭。

「楊小友是想問,為何與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樣?」閔沙笑眯眯地望著他。

楊開輕輕頷首。

「在你想像中,帝苑既是大帝別院。是不是應該有連綿縱橫,規模宏大的宮殿?」

「不錯!」

「那自然是有的,距離此地往西十萬里之外,便有那座宮殿,而那裡才是真正的帝苑!」閔沙一邊說,一邊指了一個方向。

楊開眼前一亮。

閔沙呵呵笑道:「不過帝苑既是大帝別院。那自然不可能只有那麼一座龐大恢弘的宮殿,在宮殿周圍也有大片的領土,我們如今所在的草原便是其中一部分而已。除了草原之外,帝苑四周分別被沼澤,沙漠和海洋包裹,每一塊地方蘊藏的兇險都不盡相同,手持帝玉進入此地的武者出現的位置也不一樣。恩,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草原這邊的兇險是最低的,不過也不小覷啊!」

「原來如此!」楊開擺出一副受教的表情,這種事他若是不找人詢問,還真不太清楚,在與閔沙談話之前,他還在懷疑此地到底是不是帝苑。

「既然真正的帝苑在那邊。閔島主你們為何會在這裡?」楊開又驚奇地望向五人,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放過這天賜良機,並沒有深入帝苑之中,反而在草原上逗留。

閔沙苦笑起來,索然道:「說來話長了,這麼說吧,那帝苑雖然寶物多多。但內部卻也兇險萬分,且不說那隱蔽至極的禁制陣法,還有那些早已失傳的上古傀儡,單是此刻集中在帝苑中的強者便數不勝數!老夫等人原本是十人一起進入此地。可是小友你看看,我們現在還剩下幾個?」

聽他這麼一解釋,楊開立刻明白了,這五人大概是在帝苑中遭遇了什麼巨大的兇險,所以被嚇退回來了。

這也不難理解,畢竟每個人的性命只有一條,寶物和機緣雖然充滿誘惑,可若是命都沒了,哪還有機會享用?

看樣子,帝苑跟自己上次進去的時候有些不太一樣!兇險程度應該大大增加了,否則也不會讓這五人如此膽寒。

想想也不奇怪,自己上次跟費之圖等人進去的時候,帝苑還不算正式開啟,一些禁制陣法處於關閉狀態也是說的通的。

見楊開在沉思,閔沙並沒有打擾,片刻後才爽朗一笑道,神情振奮道:「不過楊小友也莫要小看了這帝苑外圍,無論是草原沼澤,還是大漠海洋,內部同樣蘊藏了種種讓人眼紅的機緣啊。」

「哦?此話怎講?」楊開不由來了興緻。

「那宮殿所在,是大帝別院沒錯,但楊小友你想啊,大帝生前總不可能是獨自一人居住的,總有一些服侍的人,還有一些弟子什麼的。大帝的修為境界如何,老夫不敢妄自揣測,但即便是服侍他的那些人,修為也絕對不低,還有那些弟子們,這些人並非全部都居住在帝苑內部,而是分散在外面,所以帝苑外圍這些地方,有很多隱秘的洞府,只要能找到一處,嘿嘿……那老夫等人就不虛此行了!」閔沙一邊說著一邊手撫長須,面上浮現出紅光來。

「是啊,除了這些隱秘的洞府外,在這裡還能找到很多外界早已絕跡的靈草妙藥,還有珍稀的礦物,更有一些稀奇的妖獸,比如說剛才那隻七彩麋鹿的變種,如果能將它擊殺的話……」那身材嬌小的女子話說到一半,忽然頓住了,有些尷尬地望著楊開,彷彿是想起了剛才的事情,不知該如何說下去。

楊開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