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公平的提議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公平的提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過相對於孔文棟來說,少婦多少還佔據了一些主動,畢竟她只是利用了一下楊開,並沒有直接與他為敵,所以眼珠子一轉後,立刻嬌聲喊道:「小兄弟果然厲害,妾身就知道你不會有什麼事的。」

說的好像她未卜先知一樣。

楊開嗤笑一聲,漫步上前,開口道:「廢話就不多說了,這位夫人,剛才你說的話還算數吧?」

少婦聞言一愣,旋即大喜過望,連忙點頭道:「自然算數!」

「好!」楊開滿意頷首,「既如此,那事成之後,我要取那洞府內一半的收益,夫人若是答應,我立刻出手幫你們,若是不答應就當我沒說。」

「一半?」少婦一臉驚訝地望著楊開,神色頓時不悅起來,嬌喝道:「小兄弟,你不覺得這個提議不公平么?」

「哪裡不公平了?」楊開笑嘻嘻地望著她。

「你只是一個人而已,而且只有返虛一層境的修為境界,可是我冰心谷有三人,即便分配,你也只能佔據四分之一或者更少,一半之數……呵呵,你不覺得太獅子大開口了?」

「不覺得!」楊開正色搖頭,「若是沒有我插手,你們不可能得到裡面的任何東西,如果能得到東西,那也是我參與其中的緣故,所以一半收益對我對你,都是合情合理的提議。」

「不行!」少婦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一臉堅決地道:「這個提議我不能答應,我頂多可以做主分你五分之一,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是嘛?」楊開臉上笑意更濃,繞有興緻地望著她:「就算等會他們有幫手過來,你也不答應?」

「你說什麼?」少婦臉色一變。

「說什麼,你不會自己看看么?」楊開漫不經心地答道。

少婦也不是傻子,聞言立刻扭頭朝那邊四人望去。片刻後,美眸一凝,神色冷厲起來。原因無他,她居然看到了那個被自己重創的返虛一層境武者,正偷偷地往傳訊羅盤內灌入神念,似乎是在想通知什麼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與對方達成聯繫。

見到此景。少婦立刻知道事情已經無法繼續拖延下去了,銀牙一咬,嬌喝道:「好,一半就一半,只要我們能得到那山谷內的東西,妾身必定不會食言!」

「希望你說話算話!」楊開大有深意地望了她一眼。少婦心中一凜,不知為何,竟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覺。

不過很快,她便驅散了這個念頭,如今之計,最主要的是先把這小子拖下水,至於得到了那山谷內的東西後該如何分配。那還不是自己說了算,給他一成或者兩成的,也就差不多了。

一半……可笑至極,自己沒有過河拆橋的打算就算他燒高香了,到時候他要是真的不識相,再動手也不遲。

「你放心好了。」一念至此,少婦莞爾一笑。

而在楊開與其談判的整個過程,孔文棟都沒有插口阻止的意思。他深知自己與楊開已經結下冤讎,如今再說什麼也無濟於事,等他們談完了,才陰測測一笑:「小子,你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

「是不是,手底下見真章好了。」楊開咧嘴一笑,也沒有去找那孔文棟的麻煩。畢竟對方實力在火耀宗四人中最強,對付起來肯定有些麻煩,他直接將自己的目標盯在一個返虛兩層境的半大老者身上,這半大老者身穿著皂色長袍。三縷長須,看起來頗有些仙風道骨的感覺,不過滿面紅光,肌膚細嫩,堪比新生的嬰兒。

金血絲彈指而出,朝那皂袍老者激射而去,直接將其籠罩在金血絲的攻擊下。

見楊開出手如此果斷,絲毫沒有拖泥帶水之意,而且還出人意料地找上了高他一個層次的對手,那冰心谷的三女皆都面色大喜,領頭的少婦一聲嬌喝,主動迎上孔文棟,剩下的兩女也各自尋找上自己的目標,捉對廝殺起來。

冰心谷這邊,除了領頭少婦是返虛三層境之外,剩下的兩女一個是兩層境,一個是一層境。

而火耀宗這邊,同樣也剩下了這等境界的武者。

不過對方的那個一層境已經被少婦給重創,冰心谷的女子收拾他並不費什麼手腳,只是時間問題罷了,一旦等這邊的戰場分出勝負來,那便可以增援其他人。

微弱的優勢可以滾雪球一般增大,到時候火耀宗勢必會兵敗如山倒!

少婦心中瞬間就將接下來的戰局變化預測了出來,芳心暗喜的同時也有些擔憂地朝楊開那邊望了一眼,畢竟這種預測是建立在楊開能夠糾纏住那皂袍老者的基礎上。

如果楊開在短時間內便被火耀宗的皂袍老者擊殺的話,那這個美好的預測便不會成立。

少婦不得不對楊開多上點心。

她以為那邊的戰鬥會一面倒,楊開會苦苦支撐,捉襟見肘,畢竟他選擇的對手實力境界要高他一籌。

可一看之下,少婦不由地大吃一驚!

戰局確實是一面倒,卻並非是她想像中的那樣,而是那返虛兩層境的皂袍老者在苦苦支撐,捉襟見肘。

老者的身側,籠罩了漫天金光,那金光切割著虛空,傳出嗤嗤的聲響,彷彿能將空間都斬斷,被金光包裹在其中,老者處於全面防守的境地,根本沒有攻擊的間隙。

冰心谷的領頭少婦差點把眼珠子給瞪了出來!

一個失神,被孔文棟所乘,差點受傷,慌的她連忙收斂心神,專心致志地與孔文棟大戰起來,再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關注楊開了。

與此同時,楊開那邊,皂袍老者臉色鐵青,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