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趕盡殺絕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趕盡殺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皂袍老者本就是強弩之末,即便知道這金血絲是要人命的攻擊,一時半會也無法移動躲避,更沒有力量抵擋,匆忙之間,只能運轉聖元護身,以期逃過一劫。

嗤地一聲輕響傳出,那被他布下的聖元防護在鋒利的金血絲面前猶如紙糊,根本沒起到任何阻攔的作用,直接被穿透,不但如此,連他的頭顱也被金血絲刺了個對穿。

皂袍老者的嘴唇蠕動了下,滿面愕然地凝視楊開,似乎是想說什麼,卻沒有絲毫力氣,那雙眸中的生機迅速消散。

等到楊開收回金血絲的時候,老者的身軀轟然倒地。

自楊開沖對方出手,到戰鬥結束,只不過短短半盞茶功夫,這麼一場戰鬥便已分出了勝負,而且最終的結局還是實力較高的老者隕落。

時間之短,結局之意外,讓在場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楊開也挺意外的,雖說以他如今的手段,根本不懼怕一個返虛兩層境,也有十足的把握將其擊殺,但這一戰他從始至終都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僅以金血絲和器靈火鳥在對敵,最後只施展了一次生蓮秘術而已。

倒不是他要藏拙,而是覺得沒必要動用太多的手段。

對方會這麼快隕落,器靈火鳥無疑立了大功,要不是它將老者的乾天雷火吞噬,讓其雪上加霜,自己也不可能贏的這麼輕鬆。

其他幾處戰場雖然都在各自為戰,但所有人都在關注旁邊的局勢。老者的死亡自然沒逃過眾人的觀察。

眼見皂袍老者死亡,楊開輕鬆獲勝,那光頭大漢孔文棟不由地驚怒交加,臉色難看至極,就連那冰心谷的領頭少婦美眸中都流露出些許忌憚之色。

她本以為楊開實力不高,雖然自己刻意拉攏他來助陣,但也沒太將其放在心上,更沒將之前談攏的條件當回事,哪裡曉得這青年居然是個狠辣無比,實力超群的角色?

不過總體來說。少婦還是喜大於驚。畢竟火耀宗死了一人,自己這邊就可以大戰上風。

一念至此,她立刻沖楊開嬌喝道:「小兄弟,趕緊去幫幫妾身的姐妹!」

「好!」楊開漫不經心地點頭。然後將目光投向那之前被偷襲遭受重創的返虛一層境武者。

這人本就重傷在身。被冰心谷的那女子打的捉襟見肘。毫無還手之力,不過是在苦苦支撐罷了,眼見皂袍老者死亡。楊開一副不懷好意地盯著自己,哪裡還不曉得自己前途堪憂?

心神巨震之下,一身實力再打折扣,面對那冰心谷女子的兇猛攻擊,居然不知該如何化解了,反而將自身的破綻暴露出來,想要逃之夭夭。

冰心谷的那女子怎會讓其稱心如意,趁機驅使秘寶打了過去,轟在其後背上,將其打的吐血三升,撲倒在地,眼看著是進氣多,出氣少。

那女子生的眉目如畫,看起來亮麗至極,但也知道打蛇不死順棍上的道理,立刻上前補了一擊,徹底要了對手的性命。

獲勝之後,與楊開對視一眼,又一起加入到另一邊的戰圈中。

這邊的戰圈,是兩個返虛兩層境的武者,本來打的平分秋色,但有了楊開和那一層境的幫手加入,情況立刻就變得不同了。

以三打一,火耀宗的那女性武者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只堅持了不到三十息功夫,便被冰心谷的兩女擊殺當場。

楊開只起到了一些牽制的作用,但也功不可沒!

戰局變化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以楊開為突破口,冰心谷大戰上風,火耀宗四人如今也只剩下一個孔文棟在與那少婦周旋了。

眼見事不可為,孔文棟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怨毒之色,惡狠狠地道:「賤婢,總有一天你會付出代價的!」

這般說著,虛晃一招,脫離了少婦的攻擊範圍,身上一團火焰浮現出來,燃燒包裹著他,竟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朝遠處飛掠。

也不知道施展的是什麼秘術。

少婦一時不察,居然讓他逃出了幾里之外,一時間急的花容失色。

她可不希望讓孔文棟逃出升天,萬一對方叫來什麼幫手的話,那這邊的事又要平生波折,連忙嬌喝道:「快攔住他!」

聽到她的呼喊,另外兩個冰心谷的女子自然是急急地追了出去,楊開卻是眉頭一皺,站在原地沒什麼動作。

孔文棟是死是活,跟他沒什麼關係,火耀宗也不知道是哪個星辰上的勢力,即便讓他跑了,也威脅不到自己,楊開關心的,只是此地隱秘洞府內的好處,只要打破那隱秘洞府的禁制,將裡面的好東西搜刮一番,他便可以從容離去。

他可沒心情去插手火耀宗和冰心谷之間的恩怨。

見楊開居然紋絲不動,沒有出手幫忙的念頭,少婦大急,眼珠子一轉,開口道:「孔文棟身上也有乾天雷火,殺了他對你這靈火大有好處!」

她的思維果然快捷,一句話就勾起了楊開出手的興趣!

「當真?」楊開狐疑地望著她,畢竟那乾天雷火看起來威力不俗,他本以為是皂袍老者得了什麼機緣,才能夠修鍊出來的,可沒想到連孔文棟也具備。

「妾身怎會欺騙你,具體緣由可以稍後跟你解釋,但孔文棟身上絕對有乾天雷火!」見楊開一副意動的表情,少婦立刻知道自己賭對了,連忙保證道。

「這樣的話那就不能讓他跑了!」楊開眼中精光一閃,身形晃動間,直接在原地消失不見。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遠在幾里之外。

少婦眼帘一縮,那眼中的忌憚之意更濃了許多,以她的修為境界,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