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踏破鐵鞋無覓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踏破鐵鞋無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而就在楊開離去後不到半盞茶功夫,雪月也帶領著那批強者來到了此地,聽到了那美婦的嬌喝後,眾人齊心合力,將那陣法破除,救出了美婦。

聆聽了美婦一番彙報之後,雪月的臉色難看無比。

她沒想到自己的人運氣如此不濟,居然會觸動此地的陣法,讓那小子給跑了。

「三少,屬下辦事不利,還請三少責罰。」那美婦的臉色也很差勁,一臉羞愧地道。

「算了。」雪月擺了擺手,「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只是懷疑那人是我以前一個舊識罷了,不過也不敢確定,既然沒追上,那此事就到此為止。」

不愧是恆羅商會的三少,拿的起放的下,做事毫不拖泥帶水,得知楊開跑了之後,便沒有再要糾纏的意思。

「三少英明,如今最緊要,還是要找到那部功法,這可是與會長大人的未來緊密相連,只要能找到那部功法,會長大人必定可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成為虛王三層境的頂尖存在。」一個面容清矍的老者說道,此人年紀雖老,卻是神采奕奕,面色紅潤,一身氣血之力強大至極。

「恩,儲老說的是,只不過我們得到的消息太少,而且此地到底有沒有那部功法也是兩說,不管怎樣,我們此行的最大目標就是這個,還是先四處打探打探吧。」雪月也沒有反駁,反而贊同了儲姓老者的說法,顯然這老者在一行人的地位不低。

恆羅商會。富甲天下,帝苑雖然名頭很大。但其實能讓他們動心的東西並不多,可恆羅商會這一次還是精銳齊出,派遣出來的武者無一不是返虛三層境的頂尖高手,而且還由雪月這樣一個重要人物帶領隊伍,可見所圖甚大。

而他們言辭間的那所謂的功法,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物,居然可以讓一個虛王兩層境頂峰的武者,晉陞到虛王三層境。

另一邊。楊開擺脫了身後追兵之後,便在一路往帝苑內部深入。

沿路所過,到處都是戰鬥遺留下來的痕迹和陣法禁制被破壞後的跡象,還有不少武者的屍體橫呈四周,可見這裡確實是危機叢生,步步荊棘。

至少比起上一次他進來,要危險的多。

因為楊開還在路過的地方。發現了不少上古傀儡的殘骸,那些上古傀儡有大有小,模樣也大不相同,但無一例外都是被闖入此地的武者毀掉的。

上次進來的時候,雖然也有遇到傀儡,但數量絕對沒這麼誇張。

看樣子。帝苑正式開啟之後,這內部的兇險也大大增加。難怪閔沙等人逃到了外面,不敢在帝苑內久留,這裡的競爭太激烈,危險也太多了。

不過晚進來也有晚進來的好處。楊開在外面耽擱了不少日子,此刻進入帝苑之後。根本不用擔心會觸動什麼禁制陣法,只需要順著那些有戰鬥痕迹的位置走過,一般都是安全至極的。

有無數人在前方給他開路。

當然,有得就有失,好處肯定也被那些人給取走了。

這一路走過來,那一棟棟閣樓,一間間廂房,都是房門大開,內部狼藉一片,肯定是被人仔細搜索過的,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東西被搜颳走。

不過楊開並不在意,他此次深入帝苑,只為取兩樣東西。

都是上一次進來的時候發現的。

一樣是生命瓊漿,這可是星域內三大神水之一,妙用無窮,足可肉白骨,活死人。

但對楊開來說,他最看中的,還是生命瓊漿能夠助他凝練自身金血的功能。上一次得到一些生命瓊漿的稀釋品,被他全部吞服之後,他便已經收穫巨大,若是能得到更多更純正的生命瓊漿,那對自身的幫助自然不必多說。

他渴望將自身的血液全部換成那種純正的金血!真若是做到了這一步,那無論是自身的氣血之力還是肉身強度,都會大大增加,不敢說不死不滅,也是極難遭受重創的。

而第二樣東西,自然是在那冰道中隱藏的天地之靈了。

那玩意是純正的寒氣所化,已經生出了靈智,最為上古聖靈喜愛,傳聞在上古之時,天地之靈的數量不少,但卻被上古聖靈捕食,所以如今才逐漸絕跡。

冰道中的那一隻天地之靈是冰寒屬性的,正好符合冰鳳的胃口,若是能助冰鳳殘魂將其吞噬,冰鳳殘魂也會得到巨大的滋補。

關係到蘇顏的未來,楊開自然會上心。

只要能取得這兩樣東西,那帝苑之行就算是大豐收了,對其他的,楊開也不是太在意。

心中這般想著,楊開不斷地觀察四周的地形,可足足一日之後,他還是一頭霧水。

無他,帝苑內部的景色太相似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到底身處在什麼地方,更不要談前去尋找天地之靈或者生命瓊漿。

這一日間,楊開也過的風平浪靜,居然沒有碰到任何人,想來進入此地的武者,要麼已經隕落,要麼是深入到更裡面的位置了,讓他連想找個人打探消息都沒轍。

而在帝苑內部,並不像在外面,神念可以擴散開查探四周,在這裡面,神識被壓制在身側幾十丈的範圍,根本無法延伸太遠。

楊開再次取出能與陽炎和錢通聯繫的傳訊羅盤,往內灌入神念,讓他失望的是,依舊毫無反應。

嘆了口氣,楊開無奈地將傳訊羅盤放進空間戒里,繼續往前深入著。

約莫半日後,楊開忽然頓住了步伐,側耳傾聽起來,隱約地,他似乎聽到了一些打鬥聲從不遠處傳來,再仔細傾聽片刻,不禁神色一喜,連忙朝那邊飛奔過去。

確實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