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世事無常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世事無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畢竟無冤無仇的,楊開也不是冷血之人,沒必要濫殺無辜。而且就算自己不下殺手,以她這樣的狀態,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不過不管怎麼說,乾天宗三人會遭遇那樣的險境,跟此女脫不了關係,要不是她企圖禍水東引,乾天宗三人也不至於那麼險象環生。

想到這裡,楊開蹲下身子,將此女的身子扳平過來,伸手撥開了遮擋在她面容上的黑髮。

頃刻間,此女的面容便印入眼帘,楊開神色為之一愣,下一刻,瞳孔急驟收縮,臉上浮現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失聲道:「怎麼可能?」

他一副白日見鬼的表情,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一幕。

「怎麼?楊宗主認識此女?」顧真人老成精,立刻便有所猜測。

楊開沒有回答,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目光不斷地在那女子的臉龐上流轉著,越看神色越是震驚,這女人的模樣,跟自己記憶中的一個女子一模一樣,幾乎是毫無區別,即便時隔了二三十年之久,可楊開對她的印象也依然沒有磨滅。

只是……她真的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女子么?

如果說不是的話,那這也未免太巧合了。天下之大,縱然有容貌相似的人,也不可能會有一模一樣的存在,但如果說她就是的話,那她怎麼會在此地出現?

一時間,楊開心緒起伏不定,腦海中往日種種走馬觀花般的閃過。一幕幕場景浮現在心頭。

最讓楊開無法確定的是,她既然在這裡。那另外一個女子也應該在此地才對,為何她是孤身一人?這明顯有些說不通。

「顧宗主,我需要幫她療傷,還請顧宗主為我護法!」楊開也沒時間去考慮太多,面前的女子雙眸緊閉,雖然處在昏迷當中,但眉宇間依然一片痛楚之色,而且體內的生機似乎在迅速流逝著。如果不及時出手救援的話,她用不了多久便會香消玉殞。

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猜想的那人,楊開都要將其救醒,仔細詢問一番。

「楊宗主放心,老夫以性命擔保,不會有人來打擾你!」顧真面色凝重地保證。

「有勞!」楊開也沒多說什麼,伸手將那女子扶了起來。讓她盤膝坐在自己面前,緊接著,一手抓住她的皓腕,聖元和神念灌入她的體內,仔細查探起來。

隨著查探,楊開的表情逐漸變得難看。

這女人的傷勢比自己想的還要嚴重一些。體內五臟六腑全部移位,不但如此,經脈內似乎還有別的能量正在肆虐,也不知道是遭了什麼樣的攻擊。

這樣的傷勢不可謂不重,換做一般的武者絕對是束手無策。只能苦耗聖元,吊住她的一口氣。盡量維持她的性命。

對楊開來說,也是個難題,能不能將其救回來,他心裡其實沒多大底氣,不過事已至此,只能放手而為。

想到這裡,楊開伸手在空間戒上一抹,取出一個玉瓶來,毫不猶豫地揭開瓶蓋,從裡面倒出一粒粉紅色的丹丸。

那丹丸清香撲鼻,靈力盎然,一看便檔次不低。

顧真雖然在一旁護法,但也在關注這邊的動靜,此刻一見楊開手上出現的靈丹,不禁面露訝然之色,因為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那一粒粉紅色的靈丹應該是一種虛王級下品的療傷聖葯!

虛王級丹藥,這種東西不說幽暗星,便是整個星域,也是價值連城之物,能夠煉製這種丹藥的,都是虛王級煉丹師。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也就罷了,關鍵是那粉紅色的靈丹上,居然還有丹紋!

顧真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立刻意識到這個女人跟楊開的關係恐怕有些不簡單,否則楊開哪會拿出如此貴重的靈丹來助其療傷?

這樣一粒靈丹放眼整個星域,應該也沒有多少,若是拿回幽暗星的話,更能讓無數強者搶破腦袋。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居然讓楊開不惜這般做也要救她一命?顧真頓時好奇起來。

這一粒虛王級靈丹自然是之前在那隱秘山谷內得到的,楊開也沒想到從那裡面得到的丹藥會這麼快就派上用場,否則以他本身的煉丹術,根本無法煉製出這樣的丹藥來。

當時在山谷內跟那冰心谷的少婦分配靈丹的時候,楊開特意把各種用途的丹藥都分了一些,自然包括了療傷所用。

不過,虛王級靈丹藥效強大是強大,但以這女子目前的狀況來看,服用這樣的丹藥也不知道是福是禍,萬一承受不住,恐怕死的更快。

想到這裡,楊開又輕輕地吸了一口氣,從自身體內逼出一滴純正的金血來,融入到了那粉紅靈丹內,這才捏住女子的臉頰,將靈丹彈進她的嘴中。

有純正的金血補充她的生機和氣血之力,就不用擔心靈丹藥效爆發時給她造成的傷害了。

剩下的,便是助其煉化藥效。

楊開也沒避嫌,伸手握住了她的兩隻玉手,精純雄渾的聖元源源不斷,循序漸進地往她體內灌入,帶動她體內的聖元運轉。

隨著時間的流逝,墨宇和沈詩桃兩人也都調息好了,來到顧真身邊詢問了一番之後,得知了眼前的情況,也都安靜地守在一旁。

而另一邊,隨著藥效的不斷發揮和楊開的引導,那遭受重創的女子的臉色明顯越來越好,越來越紅潤,體內受創的五臟六腑逐漸被修復,經脈內肆虐的能量也被驅逐。

足足兩個時辰後,那女子忽然嚶嚀一聲,張口吐出一團黑血,直衝楊開面門而去。

楊開眼疾手快,隨手一拂,便將那團黑色帶到一旁。

直到此刻,他才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