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扇輕羅的經歷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扇輕羅的經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沈姑娘,勞煩你幫我安慰下她,她情緒好像有些不穩定。」楊開沖一旁招呼道,生怕碧落恢復力氣再扇自己一巴掌,再怎麼說自己現在也是一宗之主,被人當面打耳光,那成何體統?

「哦。」沈詩桃應了一聲,連忙走了過來,在碧落身邊坐下,讓其虛弱的身子依偎在自己身上,好言勸慰起來。

楊開則起身與墨宇和顧真簡單地交流了一番,得知他們通過那玉台上的空間法陣進入帝苑內部之後,也並不是在一起的,只不過運氣比較好,大家相距的不是太遠,所以花費了點時間便重新集合了。

至於其他人的去向,他們也不清楚。

「原來如此。」聽了他們的解釋,楊開輕輕頷首,也沒流露出什麼失望的神色,他本意是想打探下陽炎和葉惜筠的情況,既然沒得到,那也就算了。畢竟有葉惜筠跟在身邊,陽炎應該沒什麼危險。

回過頭來朝碧落那邊看了一眼,楊開不由地嘴角有些抽搐。

此刻,碧落幾乎將自己的腦袋都埋進了沈詩桃的豐挺"shuangfeng"之中,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這女人竟將自己的嘴巴貼在那一顆櫻桃的位置上,呼吸吸氣時帶起的熱量讓沈詩桃俏臉通紅,無所適從,儘管渾身發癢難受,礙於對方重創未愈,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強自忍耐。

更過分的是,碧落還抓著人家的玉手,不斷地搓揉把玩。彷彿在把玩著什麼新奇的玩具。

楊開臉色漆黑。

這女人,果然是碧落沒錯了。俗話說狼行天下吃肉,狗行天下吃屎!碧落早些年就有這些惡習,沒想到近三十年不見,還是老樣子,一個人的興趣取向果然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

見沈詩桃那般難受,楊開也實在看不下去,走過去一把抓住碧落的衣領,將她提了起來。

碧落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似乎想說什麼,卻又牽動了體內的傷勢,輕咳不止。

「楊宗主,接下來你有何打算?若是不嫌棄的話,不妨與老夫和墨長老一起如何?」顧真一臉誠意地看著楊開問道,帝苑內部的兇險超乎了他的預料,這不單單只是帝苑裡的禁制和陣法陷阱。還有來自別的修鍊之星武者的威脅,這個時候多一個人總是多一份力量的。

尤其是楊開,他們對其知根知底,雖然只有返虛一層境的修為,可剛才那一戰分明表現的讓人眼前一亮。

顧真有心與楊開聯手,共同探索此地。

楊開沉吟了一下。緩緩搖頭道:「顧宗主好意,楊開心領了,如果只是我一個人的話,與幾位聯手倒是沒什麼,只不過如今……」

這般說著。看了一眼碧落。

這女人剛從鬼門關里轉了一圈,現在就是個累贅。楊開怎好意思讓她拖延顧真和墨宇的速度?讓他不管碧落也是不可能的,他還有許多事情要詢問。

更何況,他本人所圖謀的東西,也不方便讓外人知曉。

「若是這樣,那老夫也不強求了。」顧真顯然明白了楊開的顧慮,倒沒多說什麼,說實話,他與墨宇兩人帶著沈詩桃已經夠吃力了,如果再多一個碧落,那前路必定步步荊棘,曬然一笑道:「老夫其實準備在這裡再探索幾日便離開的,楊宗主若是覺得力有不逮,也儘早退出此地的好,老夫聽聞帝苑外面也是有不少機緣和好處的。」

「晚輩銘記於心。」楊開輕輕頷首,忽然又像是想起什麼事,開口問道:「對了,幾位在這裡待了十幾天,有沒有在什麼位置發現一條及其寒冷的冰道?」

「冰道?」顧真和墨宇對視一眼,面面相覷,緩緩搖頭,「沒有發現這種地方。」

「沒有就算了,我就是隨口問問。」楊開微微一笑。

雖然好奇楊開打聽那冰道做什麼,但顧真和墨宇也都沒有刨根問底,雙方又互相寒暄了幾句,乾天宗幾人便告辭了。

臨走之時,沈詩桃一臉忌憚地看了一眼碧落,待發現她笑吟吟地盯著自己之後,忍不住打了個激靈,顯然對碧落有了些心理陰影。

待乾天宗三人離開之後,楊開才看了碧落一眼,神情複雜,沉默了好半晌才問道:「能行動么?」

「還要休息一會。」碧落臉色微白。

「恩,正好我有一些事要問,那暫時就在這裡停留一陣吧。」

當下,兩人便在這宮殿內尋了個角落,一邊休息一邊交談起來。

楊開自然很是好奇碧落為何會在此地,扇輕羅又在什麼地方,還有她們當年離開蒼雲邪地又去了哪裡。

一一詢問起來,碧落也沒有絲毫隱瞞。

說起來也夠荒誕的,當年楊開與扇輕羅分開之後,便啟程前往了通玄大陸,而時隔兩三年之後,扇輕羅便帶著碧落前去尋找楊開的蹤跡。

雖然以前聽楊開說過,只要能找到一個虛空甬道,就能抵達另外一片天地,但扇輕羅走遍大江南北,也沒能如願以償,虛空甬道倒是找了幾個,但沒有一個是通往通玄大陸,要麼已經不穩定無法使用,要麼只是短距離傳送的。

三年之後,她與碧落重返蒼雲邪地,一代妖媚女王,為情所困,終日鬱鬱寡歡,相思成疾。說起來這也是毒寡fù一脈的悲哀,扇輕羅的母親,外祖母,都有過這樣的經歷,一旦擁有了這種體質,那便是不可避免的。

不過扇輕羅與她們不同的是,她們懷念的是死人,是死在自己手上的親人,可扇輕羅懷念的是活人。

某一日,扇輕羅帶著碧落前往蛛母巢穴,本意也只是想緬懷下往事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