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一言不合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一言不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山腳下,眾人駐足觀望,心思各不相同。

山腹內,楊開感受著自身力量的爆發,臉色難看!

一個武者能夠擁有的最大力量,是這個武者肉身能夠承受的極限,超凡境有超凡境的極限,入聖境有入聖境的極限。

但是這個極限在楊開這裡卻起不到任何限制的作用,因為他的功法特殊,身體特殊。

修鍊的真陽訣,讓他體內的陽屬性能量一旦飽和,就會化為陽液,存儲在丹田之中,等到需要的時候可以再爆開使用。

而傲骨金身的特殊,也能容納難以想像的恐怖威能。

這是楊開身體內部的兩大力量倉庫,是任何武者都無法比較的,可以說,他儲存的力量是沒有極限的。

而現在,楊開將這兩大倉庫都打開了。

傲骨金身內儲藏的難以想像的邪惡威能在一瞬間爆發,為了緩和那邪能對自身意志和身體的侵蝕,楊開同時爆開了一滴又一滴的陽液。

邪能和陽元自兩大倉庫中兇猛衝撞,如決堤的大壩,欲將整座山峰都吞噬。

那種力量之強大,連楊開本身都感到心悸惶恐,這已經遠遠地超出了他肉身能夠承受的極限,是他肉身容量的百倍千倍……

渾身的血肉痙攣蠕動,血液在皮膚下迅速穿梭流動,龐大的力量爆開來,讓楊開的皮膚一寸寸地龜裂,金色的血液從身體內流出。一遍遍地恢復楊開的創傷,癒合的傷口再次裂開,周而復始,似乎永無止盡。

楊開的心情卻很平穩,他用心感受著自身體內的兩種力量,體悟著它們的流動方式,洞悉著它們的規律,窺探著它們的真諦。

時間緩緩流逝,越來越多的邪能和陽元逸散出來,在碰撞中消融。

隨著它們的消融。楊開對這兩種力量的了解越來越深。

他的神念潮水般擴散著。仔細地感受著每一處異動,他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自身擁有的這兩種力量在遭遇的時候,會發生如此多奇妙的變化。

那一股股力量。宛若有了自己的生命。統統都在楊開的耳畔邊低聲私語著。要將自己的秘密暴露出來,他彷彿看到花開花謝,潮起潮落。一個又一個輪迴。

楊開的眼睛越來越明亮,心中也越來越有底氣。

他毫不在意自身力量的碰撞消融,持續著這樣的局勢,己身處在兩種力量的中心位置,將所有的意識都依附在邪能和陽元之中。

他就如同一個外人,置身事外,在默默觀察著一切。

許久許久,他忽生一絲奇妙的感覺。

似乎直到這時,自己才真正地把握住力量的關鍵之處,了解了它們的真諦。

他神情一震,開始運轉陰陽合歡功,以合歡功為根基,引導逸散在自己體外的陽元和邪能,重新回歸自己的身體。

渾身億萬毛孔舒張開,他的身子在一剎那的功夫變成了一個無底洞,逸散出來的兩種力量受到牽引,紛紛乖巧歸來。

在回歸的路上,它們聽從了楊開的號令,不再彼此仇視相剋,反而開始融合,發生了一些讓人欣喜的變化。

感受到這些微妙的變化,楊開神情愉悅,愈發賣力地引導起來。

山腳下,眾人正在議論紛紛,探討楊開的結局是生還是死,忽然,禾苗驚呼一聲:「有變化了。」

無需她提醒,所有人都察覺到了天地氛圍的轉變,不禁朝山峰望去。

入目所見,所有人都怔在當場,目瞪口呆。

在此之前,整座山峰被兩種力量一分為二,一邊被炙熱的力量籠罩,金光燦燦,另一邊被邪惡的力量籠罩,漆黑無邊。

但是現在,任誰都感覺的到,這兩種力量正在緩慢地朝彼此靠攏,似乎它們對彼此都有一種吸引力,即便靠在一塊,融合到一起,也不會發生什麼衝突。

「不會真成了吧?」鬼祖表情古怪,神念往山峰內莜地射入,片刻後忍不住撇撇嘴,輕哼道:「這小子……」

他顯然已經找到了正確的方法,理解了自身力量的奧秘,只要讓他繼續下去,他肯定能夠真的如之前的那句戲言,將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糅合在一塊。

鬼祖發現自己還是有些低估了楊開的能耐,竟忍不住生出一絲佩服和羨慕的表情。

他之前那般說,也只是無心之言,覺得楊開可以以後朝這個方向努力,花費幾十年上百年,甚至幾百年的時間來做到這一點。

——前提是他能活那麼久。

哪曾想,楊開根本沒用多少時間便做到了。

這種事並非一蹴而就的,恐怕在此之前,他對自身力量的理解就已經達到了一定高度,自己的那句戲言成了他敲開力量大門的鑰匙,相信他就算不在此時,日後只要稍微有些機緣,大概也能做到今日的事。

意識到這一點,鬼祖哭笑不得。

他在無意之中居然幫了楊開一把。

「前輩,楊開是不是沒事了?」神荼又抬頭朝他問道。

「老夫哪裡知道?哼!」鬼祖神情不悅,拂袖離去,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蹤影。

「那就是沒事了。」神荼察言觀色,嘿嘿一笑,心頭大定。

這一會的功夫,整座山峰的景色又有了一些變化,那金光和黑暗融合到一塊,讓整個山峰看上去宛若正在熊熊燃燒一般,只不過那燒起來的火卻顯得那麼與眾不同,那是漆黑的火焰,是魔焰!

那種離奇的火焰,似乎能夠焚燒掉世間萬物,沒人能抵擋住那蘊藏在魔焰中的意境。

單是看著,便讓人感覺渾身難受。似乎自己的神魂都被投入到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