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再見妖女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再見妖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當日錢通被困之地距離如今所在並不是太遠,楊開循著記憶一路走去,離開了這花園般的地方,穿過一條長約百丈的甬道,順利地抵達到一處宮殿內部。

這裡就是當初錢通被困的地方,那石碑也就矗立在此地。

楊開本以為這裡如此深幽,應該是無人會來才對,可當他踏足進那宮殿之後,才知道自己錯了。

這裡不但有人進來了,而且還不止一個。

不遠處約有七八人站在一起,正凝視著某一個方向,這七八人每一個都散發出強大的氣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這七八人中,有一青年顯得很是特別。

這青年面如冠玉,生的唇紅齒白,裸露在外的肌膚,白皙的讓女子都為之嫉妒,此刻,他手持著一柄摺扇,看起來姿態優雅,彷彿出身哪個大勢力的公子少爺,正帶著奴僕雜役們春遊一般,神情悠然。

在場的所有人與他比較起來,都黯然失色,楊開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落到了他身上。

這一望之下,楊開忍不住脖子一縮,恨不得自己從來沒來過這個地方!

無他,那公子少爺般的人物,居然是讓他避之如蛇蠍般的雪月。

她怎麼會在這裡?楊開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這一路行來雖有波折,可總體來說還算順風順水,沒想到在這種地方居然與雪月撞個正著!

流年不利啊!自己在進入帝苑內部之後明明已經將她甩開了,怎麼會如此冤家路窄?

若是早知道雪月在此。楊開無論如何也不會進來的,可惜帝苑內限制了神識的延伸,他根本沒法提前窺探到這裡的情況。

更讓楊開好奇的是,雪月是從哪條路深入到此地的。

在見到這女人的剎那,楊開便一扯碧落,想要帶她趕緊退走。

可碧落竟紋絲不動,反而怔怔地凝視某個方向,臉上浮現出驚喜交加又有些委屈的神色,張口呼喊道:「大人!」

話音落,嬌軀一晃。裹著一陣香風便朝那邊撲了過去。

楊開為之一愣。扭頭朝那邊望去,正見到一個身穿紅衣,做少婦打扮的女子朝自己望來。

四目相對,兩人都有些微微失神。

那少婦生的妖嬈至極。似乎天生便有顛倒眾生的魅力。讓任何男子都會為之瘋狂。那美眸璀璨如星辰,勾魂奪魄,能牽引所有人的心神。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嬌軀曼妙,雙峰飽滿,火紅色的衣衫遮擋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反而將其勾勒的淋漓盡致,肌膚欺霜賽雪,十指如出水春蔥。

在看到楊開的剎那,這妖嬈的女子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嬌軀微微顫抖起來。

「輕羅?」楊開喃喃失聲。

雖然在見到碧落之後,他就知道扇輕羅也到了帝苑,但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與她的會面居然如此戲劇化,換做任何一個別的地方,楊開都會高興,但是此刻……

楊開扭頭朝另一邊看去,發現雪月也正盯著自己,一雙美眸里閃動著無名的怒火,還有一種叫愛恨交織的仇視。

楊開嘴角一抽,知道自己此時再想退走已經不可能的,先不說扇輕羅就在此地,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退走,就說雪月,肯定也不會允許自己安然離開的。

與這女人在一起的時間不算長,但楊開知道她有極強的控制欲,要麼自己對她表示臣服,要麼她就會毀掉自己。

自從自己毫不留戀地從雨瀑星離開之後,兩人的關係就是敵非友了。

局面很微妙,扇輕羅和雪月這邊的強者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衝突,在楊開到來之前,雙方明顯是在對峙著,而扇輕羅所站的位置,正是那蘊藏了煉器之道的石碑面前,看樣子之前她似乎是在查探這個石碑中隱藏的奧秘。

「呵呵……」楊開乾笑一聲,「三少,山水有相逢,咱們又見面了啊。」

「是啊,又見面了。」雪月居然也沖楊開微笑了一下,雖是男子的裝扮,但這笑容卻蘊藏了無盡的風情,絲毫不比扇輕羅的妖嬈差多少,「這麼看來,之前跟著本少進入帝苑的那人,果然是你了?」

「我若說不是,三少信么?」楊開聳了聳肩膀。

「你說呢?」雪月輕咬著銀牙。

「三少,這人你認識?」雪月身旁一個有著三縷長須的老者狐疑地看了看楊開,輕聲問道。

「恩,認識,老朋友了。」雪月嘴角微挑,將後面幾個字咬的極重,任誰都聽出他對楊開的不滿之意。

那老者微微頷首,再望向楊開的目光已然充滿了不懷好意,區區一個返虛一層境,不管出身何處,只要敢得罪三少,必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老者絲毫沒有將楊開放在眼中,只準備等三少一聲令下,便將楊開的頭顱取下。

「咳……」楊開輕咳一聲,一臉不好意思地望著雪月道:「三少能否稍等片刻?我這邊還有一個熟人,多年未見,恩,多少還有些話要說。」

「熟人?你是說這妖女?」雪月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輕笑一聲:「我倒是從未聽說,你居然與妖族還有些關係,不過無所謂,你請便吧!」

這般說著,雪月瀟洒地打開摺扇,輕輕地扇了幾下,看似洒脫至極。

楊開輕輕頷首,也沒施展什麼身法,而是漫步朝扇輕羅那邊行去。

妖媚女王似乎直到現在還沒回過神,或者說,這意外的重逢讓她失去了判斷的能力,依然怔怔地站在原地,紅唇蠕動了幾下,彷彿要說什麼,卻又不敢出聲,唯恐這是自己的幻覺,唯恐自己一出聲就讓這幻覺消失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