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語出驚人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語出驚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語出,雪月神色狂變,怔怔地望著楊開,驚聲道:「你該不會真的……」

楊開嘴角微挑,冷哼道:「我說了,大不了就拼個魚死網破,你現在讓我們離開還不晚,否則的話……」

雪月剎那間臉色鐵青,她沒想到楊開居然會倔強到如此程度!一時間芳心悲憤,嬌軀輕顫不已。只是讓他跟自己走而已,又沒有要殺他的意思,反而還會有天大的機緣等著他,為何要反抗到這種程度?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追隨自己卻不得其門而入,自己現在等於是在主動向他伸出橄欖枝,拉攏他,只不過方式有些霸道罷了,他為何就不明白自己的苦心?

雪月自出生以來,除了在面對自己的父親,艾歐會長之外,就從來沒有這麼被動過。

女人到底是女人,即便外表裝扮的再怎麼像男人,也免不了有些意氣用事,見楊開一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架勢,神情反而平靜了下來,冷笑道:「你請便吧,真要那麼做,此地除了你我之外,其他人全都得死!」

此言一出,雪月身邊的那些返虛鏡強者紛紛面色大變,緊張地注視楊開。

「好好好!」楊開也怒極反笑,膀子一甩,往前踏出一步,惡狠狠地凝視雪月,一字一頓地道:「都給我聽著,你們雪月少爺有一個天大的秘密,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到底是什麼!」

事已至此,他騎虎難下。也只能抖點猛料出來。

雪月緩緩地閉上了雙眸,深吸一口氣,並沒有要阻止的意思,看那樣子是要跟楊開卯到底了。

反觀她身邊的那些返虛鏡,卻全都表情古怪,一個個患得患失到了極點,雪月和楊開的對話並沒有隱藏,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傳入他們耳中,讓他們聽的清清楚楚。

到了此刻,他們哪裡還不知道楊開一旦真的將那秘密暴露出去。自己可能真的會被牽連到。有時候即便某一件事跟自己沒關係,單是聽聽也能惹禍上身的,尤其是對恆羅商會這樣的龐然大物來說,許多機密都不能外泄。

可相對地。這些人的好奇心更濃了。

扇輕羅與碧落同樣如此。兩女全都支起了耳朵。全神貫注地傾聽起來。

眼看楊開便要將那所謂的天大秘密暴露出來,雪月身邊的那三縷長須的老者忍不住怒喝道:「住口!」

他哪會坐視這種事發生?只想在楊開將那秘密說出口之前阻止他,厲喝的同時已經身形一晃。朝楊開飛掠而來,身在半空中,如大鵬展翅,氣勢十足,大有要將楊開一舉擊斃的架勢。

楊開連看都沒看他一眼,一咬牙,吐氣出聲:「你們的雪月三少喜歡老子,恩,深深地愛上老子了!」

一語出,石破天驚!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扇輕羅和碧落更是不由地用用手掩住了小嘴,一會看看楊開,一會看看雪月,美眸中泛著古怪至極的神色。

而那朝楊開撲來的三縷長須老者更是一個踉蹌,從半空中跌落下來,醞釀的殺招就此消散無形,落地之後,瞪大了眼睛,一臉茫然之色。

一眾人等,眼珠子掉了一地。

這……這消息,好勁爆啊!

「放肆!」雪月身邊的那美婦嬌喝一聲,「三少何等尊貴之人,身邊美女如雲,怎會……怎會對你……」

美婦一邊叱喝著,一邊偷偷地朝雪月望去,正見到她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雙眼睛也瞪的渾圓,滿是意外之色。但臉上的表情卻是相當尷尬,彷彿有一種心思被叫破的味道。

不會……是真的吧?美婦心中一突。

「身邊美女如雲?」楊開冷笑不迭,「你可見他對哪個美婦假以辭色過?你可見他與哪個美女共度良宵過?」

聽他這麼一說,幾位返虛鏡強者紛紛表情一呆,仔細回想起來發現確實如此,雖然三少對每一個人都謙遜有禮,那笑容更讓人如沐春風,迷倒了萬千少女少婦,乃是星域中女子最想與之結為良緣的青年俊彥。

他從來不缺少女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有美女對他投懷送抱,主動示好。

但他確實沒有與任何一個女子有親密的接觸,更不要說與誰共度良宵了。

以前大家還在想三少自制力不錯,潔身自好,但是現在……

再想想剛才三少與楊開之間的對話,什麼強扭的瓜不甜之類的,三少又只要帶走楊開反而放棄了那邊的尤物妖女,眾人心中一下信了個七八分。

三少該不會真的取向特殊吧?

再朝三少望去,發現他的臉色通紅,分明就是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美婦當即不敢吭聲了,心中又是惋惜又是想笑。

這般大好男兒,怎會喜歡上另外一個男子的?

其他人的表情大抵如此,這些人都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每一個都及其擅長察言觀色,雪月的表情和態度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

一陣喘不過氣的嬌笑聲傳出,卻是扇輕羅在那邊笑的直不起腰了,這笑聲傳入耳中,愈發讓處境尷尬的雪月如芒刺背,恨不得立刻找個地洞鑽下去,從此不再見人。

她雖是女子,但在外人面前表現出來的卻是一個男兒身,被楊開說出那樣的話,實在是太丟人了。偏偏她又沒底氣去反駁,直氣的嬌軀顫抖,氣血翻湧。

楊開這一招委實出乎她的意料,她實在沒想到楊開能無恥到這個程度,竟絲毫不在乎他自己的名聲。

「你……你夠毒的。」雪月臉皮抽搐著,額頭間青筋迭起,咬牙望著楊開,厲喝道:「竟敢如此污衊本少!」

「是不是污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