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元武喚魂大陣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元武喚魂大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楊開扇輕羅與恆羅商會眾強者爭鬥的水深火熱至極,帝苑內各處也在接連不斷地上演著流血和殺人的戲碼。

返虛三層境強者也不敢保證自己的安全。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帝苑內部危機重重,但相對地,這裡隱藏的種種機緣依然讓他們流連忘返,進入內部的武者多不勝數,這些來自不同修鍊之星,不同勢力的武者若是碰面,大多都會大打出手,往往以某一方的徹底勝利而告知,失敗者唯死而已。

某一處烈焰燃燒之地,四周火焰滾滾,火勢滔天,那炙熱的溫度即便是返虛三層境也無法輕易抵擋。這烈焰燃燒的景象並非真實存在的,而是幻陣的神妙。

但被困在其中的武者卻能感覺的無比真實,猶如置身烈火之中,此刻,在這幻陣內,便有三個返虛鏡強者盤膝打坐,聯手釋放聖元,形成防護罩,抵擋火焰的侵蝕,苦苦支撐。

他們已經在這裡堅持了四五天的功夫,卻依然無法破除這神妙的幻陣脫困而出,聖晶,丹藥消耗無數,自身聖元入不敷出,但四周的烈焰卻如毒蛇一般朝他們圍聚過來,隨著時間的流逝,此消彼長之下,三人的處境越來越危急。

終於,三人中的某一個聖元告罄,身上的護體聖元光芒閃爍了幾下,如泡泡般破裂。

此人面色大變,其他兩人更是怪叫連連,拚命地催動自身力量。想要修復缺口,可一切都是徒勞,之前三人聯手,勉強能在此地苟延殘喘,如今其中一人力量枯竭,那圍聚在四周的火焰頃刻間便如海浪般將他們淹沒。

慘叫聲響起,很快又平息下來,待到火焰消散之後,此刻也只剩下了三具屍骨,並無明顯的傷痕。卻生機全無。這便是幻陣的詭譎。

另一處,如楊開之前行走過的迷宮一樣的地方,一個宗門的武者們緊抱成團,互為犄角。奮勇作戰。

而與他們廝殺的。並非什麼活物。正是帝苑中獨有的上古傀儡,一隻只傀儡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也都達到了返虛鏡,甚至還有三層境的存在。

即便它們沒有多少神智。作戰的方式也愚笨無比,但是那數量卻讓人驚駭。

平心而論,這個宗門的武者數量不少,足有五個,實力也不算低,可在這種迷宮一般的地形中,被無數傀儡前後包夾,卻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大戰持續了足足半日時間,地上滿是傀儡被擊潰後的零件和碎片,但鮮血也染紅了大地。

一個又一個武者力所不逮,被傀儡擊斃,半日之後,熱鬧喧囂的迷宮安靜了下來,這個不知名的宗門武者全軍覆沒,察覺不到活人的氣息之後,那些傷痕纍纍的傀儡們又悄無聲息地消失不見了,彷彿它們就從來沒出現過。

死在帝苑禁制陣法和傀儡手下的武者們,數量不少。

但死在互相爭鬥與偷襲中的人數卻更多。

往往某一件寶物的出現,就能引發一場血雨腥風,在帝苑之中,沒有任何規則和道義可言,能夠說話的只是力量而已,誰的實力強,誰便能安然存在,殘酷血腥的戰鬥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如果有實力超絕的強者能夠飛到帝苑上空朝下俯瞰的話,便會發現這帝苑其實是一座呈現出八角形的巨大宮殿,那坐落在帝苑內部的一棟棟建築,更是按照一定玄妙的規律排布著,彷彿蘊藏了什麼神奇的法則。

而此時,在帝苑正中心位置處的一座宮殿內,有兩女正靜靜地站在那裡,一人身穿黑袍,看起來神秘而詭譎,而另一人身材曼妙,相貌端莊,渾身上下散發著返虛三層境頂峰的超強氣息,可就是這樣一個強者,卻落後在那黑袍女子的身後三十丈外,在望向她背影的時候,神色恭敬萬分。

陽炎和葉惜筠!

誰也不知道她們到底是什麼時候來到這座宮殿的,更不知道她們來到此地到底想要幹什麼。只不過從兩女整潔的衣衫和平靜的神色上來看,她們這一路行來似乎根本沒遇到任何兇險,更沒有遇到戰鬥。

帝苑對她們好像是不設防的,讓她們輕易地來到了此地。

這宮殿面積寬敞至極,足足方圓萬丈有餘。

但宮殿內卻僅有一物,一個並不算很大的白玉晶棺,明明沒有任何力量加持,可這白玉晶棺卻懸浮在半空之中,詭異無比。

陽炎此刻就站在白玉晶棺前方,靜靜地凝視著晶棺內,神色複雜。

晶棺內躺有一人,看那體型,分明是個女子,再觀其容顏,卻是跟陽炎一模一樣,若是楊開在此地的話,必定能認出這晶棺內之人到底是何等存在。

星空大帝!

幾萬年前一統整個星域的強大存在,她的傳說至今讓人耳熟能詳,她煉製出來的星帝令至今讓各大勢力覬覦萬分,任何一個勢力獲得都會視為鎮派之寶,輕易不敢動用,只有在處於生死滅絕邊緣的時候,才會請出星帝令,釋放大帝封印在其中的神通。

她地位超然,她能隻手遮天,她是整個星域的最巔峰!

可是,沒有人知道這鼎鼎大名的星空大帝,居然是個女兒身,或許她的性別早已被世人遺忘在歷史的長河中,又或許就從來沒人見過她的真面目,但她的威名,卻萬世流傳。

看著晶棺內的女子,陽炎有一種在自己照鏡子的錯覺,兩人的體型,容貌,別無二致,唯一不同便是氣質。

即便是在沉睡中,大帝的容顏也透著一股威嚴,那種威嚴,是一種不敢讓人直視的高貴,彷彿看她一眼,也有莫大的罪過。

「原來我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