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林韻兒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林韻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些年倒是辛苦你了。天空一聲巨響,眼『快看書閃亮登場」楊開微微一嘆,「你說的那人呢?」

他沒在這裡看到任何人的蹤跡。

「在呢。」黃娟抿嘴一笑,從身後拖出一道小小的身影來,蹲下身子和顏悅色道:「韻兒,來見過楊宗主!」

楊開低頭望去,不禁露出驚愕之色:「小孩子?」

他實在沒想到,黃娟所說的人,居然會是個小孩子!

看她的模樣,大概只有六七歲左右,不到三尺高,身形纖瘦,面色枯黃,分明是有些營養不良,所穿的衣物也是粗布麻衣,不過倒是很整潔,沒有污垢和灰塵,頭髮還有些淡黃色,未脫稚氣,倒是那一雙眼睛,圓溜溜的及其有神。

這不是黃娟的子嗣,因為兩人在面容上沒有任何相似之處,而據楊開了解,黃娟也並沒有生育過。

那這小女孩是從哪來的?

小丫頭似乎有些怕生,也有些好奇,躲在黃娟身後,瞪大了烏溜溜的眼睛望著楊開,卻是一言不發。

黃娟勸說了幾句,讓她見禮,她也不為所動,只是不斷搖頭,望著楊開的面孔,抱有些許警惕之意。這種目光讓楊開眉頭一皺,心中莫名地酸澀起來。

這種年紀的小孩子應該是什麼都不懂的,但她居然對自己抱有警惕,哪也就意味著之前她可能遭遇過什麼讓她驚慌的事情,所以不敢親近任何陌生人。

「宗主見諒,韻兒年紀還小,不懂禮數,還請宗主勿怪。」黃娟站起身來,苦笑地望著楊開道。

「無妨。」楊開緩緩搖頭,神念在這小丫頭身上掃視一番,驚訝道:「居然已經有開元境頂峰了,你教導的?」

「恩。」黃娟螓首輕頷,「韻兒纏著要學,我就教了一些。」

「不錯不錯。」楊開面露讚許之意,小小年紀就已經到了開元境頂峰,這放在中都那邊是不可能實現的,而且以黃娟的財力,恐怕也沒發給她提供太好的修鍊環境和修鍊資源,換句話說,這小丫頭的資質還是不錯的。

遲疑了一下,楊開神念傳音問道:「她父母呢?」

「三年前已經隕落了。」黃娟神色黯然地答道。

旋即,黃娟將小丫頭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小丫頭姓林,全名林韻兒,父親本是無門無派之人,而母親本來是出身海殿的一個女弟子。海殿在無憂海上算是一個大勢力了,其在無憂海上的名聲與戰天盟雷台宗在內陸相當。

而林韻兒的母親在海殿中似乎還有些身份地位,原本以她那樣的人,想要擇婿的話是有很多選擇的,但愛情這種東西,來的莫名其妙,在遇到林韻兒的父親之後,其母便墜入情網,一發不可收拾,兩人情投意合,很快便私定終生。

此事為海殿的高層知曉,一怒之下便將林韻兒的母親逐出了海殿。

雖然這麼做了,但海殿的人倒也沒過多的為難她,依然默許了她在臨海城生活。從此之後,林韻兒的父母便成了苦難夫妻,不過郎情妾意,日子過的還算滋潤。

可是武者不單單只是要過日子就行,還要修鍊。

兩人的實力都只有聖王境,與黃娟差不多,沒有門派的支援,只能自己想辦法,出海獵殺海獸,獵取內丹和皮毛骨骼換取修鍊資源。

黃娟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與他們認識的,並與他們夫妻結為一支小隊,一起行動。

但是三年前的某一次外出,三人遭遇了一隻八階海獸,林韻兒的父母隕落當場,只有黃娟死裡逃生,返回臨海城。從此之後,她便將林韻兒養在身邊。

那時,小小的林韻兒才只有三四歲而已,才剛剛開始記事。

可以說,林韻兒的大部分記憶都是黃娟,所學習的知識也都是黃娟傳授,與她的關係形同母女!

而她之所以對陌生人抱有警惕,實在是因為其父母在還活著的時候,曾借過別人一些聖晶,他們隕落的消息傳來之後,那些債主便找上門來,欲要帶走林韻兒抵債,所幸被黃娟阻攔,並替她將債款還清。

總之一句話,林韻兒的身世還是很凄慘的,小小年紀便已喪父喪母,若不是黃娟這三年來一直照顧,她如今還能不能活下來都是未知之事。

而這簡陋的房屋,也是林韻兒父母以前居住的地方,他們死後,黃娟為了方便照顧林韻兒,便留了下來。

「原來是這樣!」聽完黃娟的講述,楊開輕輕頷首,心中湧起一股憐惜之意。

而就在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林韻兒忽然開口道:「你是要來將韻兒帶走么?」

聲音清脆,悅耳至極,問話的時候,一雙清澈的眸子盯著楊開,彷彿一汪清泉,不摻絲毫雜質。

楊開聞言一樂,咧嘴笑道:「不錯,我就是要來將你帶走的。」

林韻兒並沒有懼怕之意,而是歪著腦袋想了想道:「你能過些年再來么?」

「為什麼?」楊開很好奇這樣的小孩子到底是怎麼思考問題的。

「韻兒會很快長大,過些年就能出去獵殺海獸,到時候給你很多聖晶,多的你一輩子都花不完!」

她明顯以為楊開又是來上門討債的。

楊開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黃娟也在一旁聽的神色局促。

「好好好,人小鬼大,志氣很好。」楊開滿意點頭。

「所以你不要帶走韻兒,韻兒現在不想跟黃姨分開!」林韻兒清脆地說道。

此言一出,黃娟的眼睛立刻蒙上了一層水霧,雖然林韻兒不是她親生的,但這幾年相處下來,她早已將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