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沉睡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沉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又犯二了,上一章的章節系列號出錯,應該是1477,不過不影響閱讀。哎,最近半個月生了點病,正在恢復中,但願不要留下什麼後遺症才好。

******

藉助流炎沙地外的空間法陣,楊開輕鬆抵達凌霄宗總舵。

自另一邊的宮殿內現身之時,幾個值守的弟子瞬間便做好了防禦的準備,待看清是楊開返回,又紛紛大喜過望,連忙躬身行禮。

「陽炎和葉長老回來了沒?」楊開急忙詢問。

「回宗主,陽副宗主和葉大長老在五日前便已返回。」一個看起來比較伶俐的弟子連忙答道。

楊開不由地鬆了口氣,雖然覺得陽炎和葉惜筠應該不會出事,但沒得到具體消息之前總是有些提心弔膽的,如今既然知道她們平安返回,自然將那份擔憂放了下來。

「只不過,返回之時,陽副宗主好像處於昏迷狀態,是被大長老抱回來的。」那弟子又小心翼翼地補充了一句。

「什麼?」楊開大驚,又仔細詢問了幾句,可那弟子也是一問三不知,並不清楚陽炎到底是受了什麼樣的創傷才導致昏迷,又有沒有什麼大礙。

「沒你們的事了,繼續在這裡守著吧。」楊開無奈,只能迅速離開此地,直奔陽炎之前所居的百花居而去。

半路上,嫵衣和千月便迎了過來,顯然是已經得到楊開返回的消息。

兩女臉上的焦急之色顯而易見,見到楊開之後急急地呼喚了一聲。

「情況我聽說了一點,知不知道陽炎是如何受傷的么,傷勢嚴重嗎?」楊開來到她們面前問道。

兩女皆都搖頭不斷,千月道:「自回來之後,大長老便沒在人前露過面,我們也沒法打聽消息。」

「你們稍安勿躁,我親自去看看吧。」楊開皺了皺眉。

「她們現在不在百花居裡面。」嫵衣趕緊拉住了楊開。

「那她們在哪?」楊開一臉愕然。

「在第六層……」

「第六層!」楊開眉頭皺的更厲害了,他自然知道這個第六層指的是什麼地方,無非就是流炎沙地的最中心處。那一棟小竹樓所在,原本應該也是大帝清修之所,只是現在她們跑到第六層去做什麼?難道大帝真的已經蘇醒了?

楊開心中忽然湧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站在原地沉吟了半晌,楊開深吸一口氣道:「我還是去看看吧,對了嫵衣,黃供奉你應該很熟悉的,這一次我回來的路上偶然與她相遇,邀請她加入凌霄宗,如今她也是宗內的一份子了,你安排下。」

「是!」嫵衣連忙頷首。她剛才就見到了黃娟。只不過心系陽炎的安危。沒時間與她打招呼,現在聽了楊開的吩咐,自然責無旁貸地應承下來。

楊開已經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直奔第六層而去。

凌霄宗坐落的位置在流炎沙地的第四層,與第六層之間還間隔著一層熱炎區,而且是威力最大的一層,不過楊開有星帝令護持,倒也無需擔心什麼。

前後只花了半日功夫,便已來到了第六層那竹樓前。

似乎早就知道楊開會來的樣子,葉惜筠已經在竹樓前等候,見到楊開之後,美眸里閃過一絲複雜之色。款款一禮:「屬下見過宗主。」

「陽炎在裡面吧?」楊開一邊問,一邊朝內走去。

哪曉得葉惜筠居然身形一晃,直接擋在了楊開面前,一副不讓他靠近的模樣。

「你什麼意思?」楊開眼睛一眯,深深地凝視著葉惜筠。臉上一片不善之色。

「宗主見諒,大人有命,她現在不見任何人。」葉惜筠神色古井不波,不卑不亢地答道。

「連我也不見?」楊開眉頭一挑。

「是!」葉惜筠螓首微頷,「屬下只是在執行大人的命令,還請宗主不要讓屬下為難。」

「讓你為難?」楊開啞然失笑,「有意思了……我去見見她有什麼好讓你為難的,又不是以前沒見過。」

「請宗主見諒!」葉惜筠固執地擋在前方。

楊開眉頭一皺,漠然地注視著她,片刻後才沉聲問道:「陽炎既然能給你下命令,那是不是可以說她並無大礙?可是為什麼底下的弟子說她回來的時候處於昏迷狀態,是被你抱回來的?」

「不錯,大人確實處於昏迷狀態,不過也並無大礙,只是……」

「只是什麼?」

葉惜筠沉默了下來,一臉為難之色。

察言觀色間,楊開心頭一動,眯眼道:「我只問一句,還請大長老有一說一,有二說二,不要有所隱瞞。」

「宗主請問。」葉惜筠抬起頭,捋了下耳邊的秀髮。

「在竹樓裡面的那位,是我認識的陽炎,還是……你家大人?」

「兩者皆是。」葉惜筠臉上浮現出苦笑之色。

「我明白了。」楊開輕輕頷首,面上一片瞭然之色,「原來如此,原來喚醒大帝是這麼一回事,我明白了。」

以前陽炎說過,帝苑開啟之日,便是喚醒大帝之時,當時楊開雖然也有些不解,有些狐疑,但卻沒有仔細詢問,或者說潛意識地害怕去詢問具體的過程,唯恐得到的答案並非自己想要的。

他冥冥之中已有所猜測。

而今日,這個猜測顯然已經被證實了。

作為本體的大帝已然蘇醒,作為分神的陽炎自然不能獨存,兩者已經合二為一,所以葉惜筠才有那樣的回答。

「宗主是聰明人,應該明白眼下是什麼局面了。」葉惜筠淡然地望著他。

「明白了,我現在只想知道,陽炎會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