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變故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變故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可是如今騎虎難下,五人的聖元已經聚集在中央位置,濃郁無比,一旦收手的話,極有可能會發生難以想像的後果。

尤其是這陣法還有反彈攻擊的效果,如此龐大的聖元一旦反彈過來,誰也沒法輕易獨活。

姜姓老者的眉頭皺成一團。

「諸位不用擔心,雖然楊某修為略低,但論聖元的儲存,在下相信不遜於任何人,所以諸位管好自己就行了。」見他們一個個提心弔膽地望著這邊,楊開哪裡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當即開口說了一句。

「大言不慚!」陳姓壯漢冷哼一聲,很快又咧嘴笑了起來:「不過我欣賞!」

「有你這句話就好!」姜姓老者也放下了心,眼睛如鑽石,璀璨奪目,咬牙道:「既然楊小兄弟對自己這麼有信心,那小老兒要加大聖元的輸出,諸位跟好了!」

這般說著,他低喝一聲,從雙手中湧出的聖元果然增大了許多,而且是大幅度地增加,顯然有畢其功於一役的打算。

他之前錯誤地估計了這五行厄靈陣的堅固程度,沒想到破陣時間會持續這麼長,所以小住只想速戰速決,而唯一的辦法,就是提升聖元的輸出,讓陣法在短時間內的承受能力達到飽和,如此一來,陣法就會不攻自破。

見此情形,眾人自然不敢怠慢,紛紛也催動聖元,加大灌入的速度和量度。

楊開同樣如此。

一時間,五行聖元大量地灌入到虛空之中。匯聚交織在一起,比起剛才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見楊開果然沒有誇大自己的實力,竟也能跟的上眾人的節奏,其他四人都不禁放下了心,那姜姓老者更是面露讚許之色,微微頷首。

可是好景不長,隨著五行聖元的不斷湧入,眼前的禁制陣法竟依然沒有要告破的徵兆。

每個人都變得焦急起來。

再過了一會兒,姜姓老者忽然一咬舌尖,從口中噴出一蓬血霧。原本蒼白的臉色驟然變得潮紅了許多。

他已施展某一種秘術來提升自身的力量。

何姓老者。陳姓壯漢,易姓美婦也都紛紛各施手段,或服用平日珍藏捨不得動用的靈丹,或使用威力巨大卻有後遺症的秘術來維持自身聖元的運轉。

唯獨楊開一如既往。看起來臉色蒼白搖搖欲墜。但從他體內湧出來的聖元卻並沒有因此而減弱分毫。

四人不由地對他都有些刮目相看。誰也不清楚這個返虛一層境的青年體內到底蘊藏了多少聖元。

緊張不安的氣氛逐漸瀰漫開來,大家都有些後悔冒冒然跑到此地,更後悔太過輕信了姜姓老者的話。但是現在說這些顯然已經無濟於事。

眼見即便耗干自身聖元也有極大的可能無法破解此地陣法,那陳姓老者眼中厲色一顯,忽然吆喝道:「諸位,看樣子以我們的實力是沒法破解這個五行厄靈陣了,老朽家有jiāo妻,就不奉陪了,諸位各安天命吧!」

眾人臉色大變!

姜姓老者更是張口呼道:「何兄你要做什麼?」

「你敢!」那陳姓壯漢也厲喝一聲。

陳姓老者卻置若罔聞,體內聖元兇猛迸發,身形做出往後急退的姿勢,明顯是欲打算抽身離開此地了。

再這麼拖延下去,唯死而已,與其繼續這樣僵持著,還不如現在放棄,可能還有那麼一線生機。

當然,也要防備放棄之後,陣法的狂暴反彈。

不過第一個放棄的人,總有更多的逃跑機會和時間,其他人為了保命,自會替自己擋下許多衝擊的。

一行五人,除了陳姓壯漢和易姓美婦是夫妻二人,關係親密之外,其他人全都是萍水相逢,只不過因為是破陣的要求,才暫時聯手,半點交情都沒有,陳姓老者為了自己的性命,又豈會在意別人的死活?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更何況是才認識的五人?

這個小小的聯盟在陳姓老者喊出這句話的一瞬間,便已告破!

其他人大驚之下,也都很快明白了陳姓老者的打算,同樣連忙抽手,準備撤離原地。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包括一直隱藏實力的楊開。

因為此時竟沒人能動彈分毫,從正中心虛空處傳來的詭異的力量,將所有人都定格在了原地,不但如此,體內的聖元居然也不受控制地繼續往虛空中灌入。

那五行交織的能量,在旋轉之中彷彿產生了一股龐大的吸力,不僅吸附了眾人的身體,還在不斷吞噬著眾人體內的力量。

之前眾人主動輸送聖元的時候還沒察覺,如今一朝想抽身,立刻便有所發現。

「怎麼回事?」陳姓老者駭然變色,使勁扭動了幾下身子,卻依然動彈不得,一時間面如土色,大感不妙。

「姜老兒,這是什麼意思?」陳姓壯漢脾氣最是火爆,察覺不妙的瞬間,便將矛頭轉向姜姓老者,沖他厲喝起來,顯然是以為他設了什麼圈套。

不但他這麼想,楊開也閃過這個念頭,眼睛一眯便朝姜姓老者望去,卻見他也是臉色發白,一副倉皇失措的樣子。

他也被眼前的變故弄的有些措手不及。

「小老兒也不知道啊!」姜姓老者一臉冤枉的表情。

「你不知道?」陳姓壯漢卻不依不饒,「這裡是你發現的,也是你帶我們過來的,陣法的破解之道是你提供的,如今這局面你居然敢說自己不知道?難道不是你事先設好了陷阱,讓我等跳進來?」

「哼,陳兄這話說的太沒道理!小老兒如今也是自身難保,這樣做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