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節日快樂

節日快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天刀宋七隱居於徐州與炎州邊界的一座華慕山中,這華慕山,是一座荒山,極少人煙。

慕容天宇狼狽地逃到山下,卻醒起那老者仍在河邊垂釣,便發足往河邊狂奔。

慕容天宇見四處沒人居住的痕迹,便繼續往上狂奔。

猛獅獸一聲長呼,張開血盤大口往慕容天宇咬來,慕容天宇雙腳一撐,施展「疾步」閃開,一刀朝猛獅獸的背部砍去。

慕容天宇撥出殘刀,對老者喝道:「老人家,快逃,這裡我頂著!」一股殺氣從他身上發出,慕容天宇不想傷及無辜,現在只能拚死一戰。

猛獅獸一聲長嘯,呼天震地,往慕容天宇衝來,慕容天宇舉刀一架。

慕容天宇笑道:「老伯,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這一帶聽人說有隻猛獅獸,老伯不怕嗎?」

在空中慕容天宇不及猛獅獸靈活,但在叢林中,猛獅獸的體身便略顯龐大,倒是慕容天宇的速度略略佔優。

「碰」殘刀被彈去,慕容天宇急忙後退。

慕容天宇與商隊及宋天明等人認識,心情大好,一路狂奔,一個白天,奔跑了200多里,盡泄身上精力。晚上便在樹上安穩而睡,荒山野嶺,卻如自己房中的高床軟枕。

在這人煙少見的華慕山山腳居然有老者在垂釣,慕容天宇肯定他就是天刀宋七。

慕容天宇舉起殘刀凝神著猛獅獸,猛獅獸盯著慕容天宇。一人一獸,都不敢輕舉妄動。

慕容天宇二話不說,便往山上奔去。

慕容天宇臉一紅,道:「老伯,打擾了!」然後轉身離開。

轉眼望去,猛獅獸停在半空,搖晃著腦袋,再死死地盯著慕容天宇,慕容天宇已知不敵,除了逃,別無它法。他雙臂剛才施力過猛,暫時失去力量,只得躍起往山下狂奔而去,猛獅獸見慕容天宇逃跑,大吼一聲,朝慕容天宇追去。

猛獅獸倒也知這一招的利害,四肢一發力,已奔到數丈之外,慕容天宇這一刀劈到山石上,立刻將數千斤的大石轟碎,轟出一個大坑!

那老者微微抬高頭,無神空洞的雙眼兩邊布滿皺紋。他輕輕咳一下,道:「小兄弟,你認錯人了吧。我叫劉三,數月前搬到這裡隱居,並不是天刀宋前輩!」

慕容天宇急道:「那隻猛獅獸現正追來,快逃吧!」

慕容天宇一望他那雙眼,頓時失望。達到武帝境界的武者,即使年齡再大,體力也不會衰弱,身體或者會退化,但力量源於爆發而非原全依賴肉身,所以身體會出現老化,但那雙眼絕對不可能如此平凡。這老人,完全沒有武者的氣勢,只是一個普通人,慕容天宇的感覺很敏銳,但眼前的事實告訴他,這只是一個平常老人。

「碰」慕容天宇像斷線風箏般往後飛去撞到一棵大樹上,連大樹都被震得左搖右擺。

身後一聲巨呼,猛獅獸已緊追而來,慕容天宇知道如果在平地上奔跑,自己未必能比猛獅獸快,何況還要提著一名老者。

慕容天宇當然不懼。

只奔得數十丈。只聽到一聲長嘯。

在山上奔跑,慕容天宇比誰都快速,只是與猴山相比,這裡的樹木有點矮少及稀疏。不一會便來到山腰,正是瀑布的源頭。瀑布的水來自山腰的一個山洞。至於山洞中的水為何長流不息,這就不可而知。

慕容天宇一路打聽,卻聽到一個傳說。傳說這華慕山上住著一隻猛獅獸。這猛獅獸,身長8尺,身上長滿長毛,長毛之下,卻是堅硬無比的外皮,頭撞山頭,能將山頭轟裂,那血盆大口,能撕碎萬物。

猛獅獸往旁閃開,四腳一蹬,避開慕容天宇這一招之餘,還有餘力攻擊。猛獅獸在空中比慕容天宇靈活得多,慕容天宇只得雙腳踏空竄回地面。猛獅獸不讓慕容天宇有一刻的停留,直接在空中往慕容天宇衝去。

「離體真氣!」慕容天宇連忙躍來,「轟」的一聲,剛才站著的樹桿已被轟斷!只見遠方一隻大獅子向自己狂奔而來,那道殺氣讓慕容天宇不禁打了個顫。

慕容天宇自達到武帝境界後,還沒與武帝境界的妖獸打鬥,心下早已躍躍欲試!

慕容天宇走了上前,躬身行禮,道:「晚輩慕容天宇,來自聖靈大陸,受董日先董前輩指點,特來拜訪天刀宋前輩!」

慕容天宇收起殘刀,雙掌拼盡全力接出,一招「天鳴地動」往獅頭轟去。

抬頭望去,這華慕山高達三百餘丈,山上叢林密布,有妖獸也不奇怪。心想這老伯恐怕也沒曾爬過這山,山上有什麼他也不知。董日先只說天刀在這山中隱居,極有可能是住在山頂。

這猛獅獸得勢不饒人,往天上衝來。慕容天宇好勝心大起。一招「刺刀式」向猛獅獸俯衝而下。

「吼」這野獸的吼聲,震得整個山上回聲不斷。慕容天宇大吃一驚,只覺一道狂風而來,轟得樹樹全部散開。一陣風吹過,又有一道熱浪緊隨而至。

這傳說已傳了20年,有不少人見過,有人說見到這猛獅獸曾一口吃掉一頭熊,又有人說華慕山以前住滿村民,卻一夜被吃光,漸漸地已無人再敢前往,有些武者慕名而來上山挑戰,卻無一能歸。

「轟」的一聲巨爆,整隻猛獅獸被轟飛。慕容天宇只覺一股強得難以抵擋的巨力轟來,即使在「筋骨爆發」狀態下仍支撐不了,整個人被這股巨力壓倒在地,地面被壓成一個人形。

那老者大笑道:「我在這附近隱居,就是為了避開世人,我怕人多過怕猛獸。但這幾個月,除了時而有狼出沒,卻沒見過什麼獅子。小兄弟你看著順眼,我才與你多聊幾句,否則我才懶得理你!」

「轟」慕容天宇被轟得連連後退,只覺左手大酸,竟然一時間提不起來。猛獅獸見一招得手,那血盆大口又往這邊咬來。

慕容天宇雙腳撐地,已往空中竄去,將體內純陽真氣匯聚於左劈,才勉強緩解酸痛!

「嘶」慕容天宇左臂已被猛獅獸的尖牙劃破。

慕容天宇全身劇痛,已不知不覺進入「筋骨爆發」狀態。

那老者仍半閉雙目,氣定神閑地釣著魚。慕容天宇來到老者身邊便要提起老者,老者喝道:「幹嘛了?」

慕容天宇雖遇險,但心情卻極興奮,哈哈一笑,一招「劈刀式」往猛獅獸的頭上劈去。慕容天宇倒要看看猛獅獸的獸皮能不能頂著這近10萬的巨力。

這天,終於來到華慕山山腳。這華慕山,山上木樹縱生,百丈高的山腰之上有一條大瀑布,河水自山頂飛流直下,散出數道水花。山下有一條小河,一名老者正在那垂釣。

「吼!」猛獅獸大吼一聲,一道強大的力量從它的口中噴出,直射慕容天宇。慕容天宇左掌一招「天鳴地動」相抗。

這是猛獅獸,但慕容天宇怎麼也意料不到,這猛獅獸,居然已達武帝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