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放行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放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果真是楊宗主。」那耄耋老者微微一笑,遙遙抱拳道:「失禮了,老朽戰天盟三長老梁永!」

戰天盟?楊開眉頭一皺,雖然對這個勢力的印象不太好,也與其發生過一些摩擦,但禮數卻並沒有缺,回了一禮道:「楊開見過梁長老。」

「好說好說。」梁永臉上的笑意愈發和藹,不過楊開總感覺那笑容怪怪的,卻又說不出來是為什麼,還不等他想個明白,梁永又指向身邊一人介紹道:「這位是雷台宗副宗主司徒宏,想必楊宗主應該有所耳聞。」

「久仰大名!」楊開微微頷首,司徒宏和梁永的名字,他確實聽人提起過,都是幽暗星上返虛三層境的強者,只不過今天才是第一次見面而已。

戰天盟和雷台宗的人多有摩擦,雖不能說是水火不容,但也親密到這個地步,如今居然聯手在一起了?楊開神情怪異,不過再望向那邊的護山大陣,不禁又心頭瞭然。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眼前這一幕是最好的解釋。

「楊宗主見諒,並非我等有意攔截,只是如今這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幽暗星幾十家宗門勢力聯手,欲要破除這護山大陣,進內一窺,所以周圍的警戒稍微嚴密了一些,任何人沒有允許,不得擅闖,還請楊宗主饒恕剛才余兄的不敬之罪,余兄也不過是聽命行事。」梁永又道,為剛才出手攻擊了楊開那人開脫起來。

楊開淡淡一笑,開口道:「無妨,我也沒受到什麼傷害,這事就這麼算了吧。」

梁永大笑一聲:「楊宗主果然海量,梁某在這裡多謝了。」

那余姓老者也連忙在一旁賠罪一聲。

「梁長老,那如今這裡是不允許任何進入咯?」楊開有些不爽地問了一聲,畢竟落帝山本就是無主之地,裡面的上古宗門遺址也應該是人人可以進入的。現在卻被這些宗門勢力劃定為自家的地盤,擅闖者殺無赦,這做法當然有些霸道。

不過既然是幾十家勢力聯手,楊開倒不好說什麼,他可不想犯眾怒。

「不錯,半個月之前,在這裡的諸位朋友便是這麼商議的。」梁永輕輕頷首。「我等七人便是此地的執法使。」

「原來如此。」楊開點頭,表示了解。

梁永忽然又微微一笑道:「不過也並非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其中,只要能得到我等七人的允許,便可參與此次盛事!」

「哦?那要如何做,才能得到諸位的允許?」楊開眉頭一揚。

「恩,這可有些難辦啊。」梁永一臉為難之色。揉起了太陽穴,「按道理來說,這護山大陣即將告破,任何人想要參與這次盛事,都必須得先付出點代價才行,否則在那裡攻擊大陣的諸位朋友豈不是在為他人做嫁衣?」

這話說的也有些道理,那邊幾百位返虛鏡。對著護山大陣狂轟濫炸了半個月時間,都想著趕緊進入內部一窺究竟,眼瞅著就要大功告成了,這個時候自然沒人願意放旁人進來,讓別人來撿現成的,真這麼做了,那些人心裡也不會平衡。

「不知道要付出什麼代價?」楊開沉吟了一下,問道:「梁長老不妨說說。我看看能不能承受的起。」

梁永嘿嘿一笑:「楊宗主見外了。若是旁人來的話,肯定是要付出點代價的,不過楊宗主既是凌霄宗宗主,那……也就算了。凌霄宗如今也算是聞名幽暗星的勢力,理當有資格參與此次盛事,更何況,楊宗主還是孤身一人前來。老夫就做個順水人情,同意放楊宗主過去好了。」

楊開一臉訝然,歪頭看著他:「這樣做,不會讓梁長老為難吧?」

他一頭霧水。不明白對方這般示好到底想幹什麼,他自覺跟戰天盟沒有半點交情,反而還有些恩怨,對方沒道理這麼好說話。

梁永呵呵笑道:「當然,老夫一人肯定是沒這個權利的,這只是個提議罷了,到底要不要放楊宗主通行,還得看其他人的意思。」

這般說著,梁永將目光投向其他六人。

一時間,那幾個返虛鏡面面相覷,倒是雷台宗的副宗主司徒宏快人快語,想都不想便點頭道:「只放楊宗主一人通行的話,老夫沒意見。」

戰天盟和雷台宗的話事人都同意了,其他人哪還會再說什麼?他們本就以梁永和司徒宏馬首是瞻的,當即一個個都點頭贊同起來,毫無異議。

「如此,多謝諸位了。」楊開略一抱拳,化為一道流光,越過眾人,直朝護山大陣的某一處飛射過去。

「楊宗主,既然來了,也就幫忙出把力,早點破除大陣早日可以得見內部種種機緣。」梁永在背後喊了一聲,楊開卻已遠在幾百丈開外,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

喊完之後,扭過頭來,與司徒宏對視一眼,會心一笑。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他們之前打探到的消息,以為楊開是去天運城,可一路追蹤下來,卻發現他來到了落帝山。後來聽聞落帝山異變,兩大勢力的強者們也都圍聚到了此地。

正愁找不到楊開蹤跡的時候,卻不想他自己送上門來了。

天堂有路,地獄無門,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旁人了。

不管怎樣,這裡不是動手的地方,人多眼雜,戰天盟和雷台宗也要顧及下臉面和口碑,免得落人口實。先放那小子進去,只要進了裡面,尋個僻靜之地,搓扁揉圓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所以即便楊開沒有闖陣的念頭,梁永也會主動放他過去的,司徒宏與他一丘之貉,當然不會反對,隨便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