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下一個是你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下一個是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宮殿外,戰天盟,雷台宗近三十位返虛鏡強者虎視眈眈,將楊開四周圍聚的水泄不通,更有兩大勢力的掌舵人親自帶隊,強者層出不窮。

雖還未動手,但種種不同的勢已覆蓋了方圓幾百丈的範圍,防衛森嚴至極,在這方圓幾百丈範圍內,說是寸步難行也不為過。

「楊開,念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你如果甘願束手就擒,並自廢修為的話,本少主未必不可能替你求情,讓父親和方宗主繞你一命!」曲長風一邊輕搖摺扇,一邊冷聲低喝。

「繞我一命?」楊開嘿嘿低笑起來,沒有半點慌亂之色,「怎麼?曲少以為我這次插翅難飛了?你以為我必死無疑?你就這麼有自信能留下我?」

「不是有自信。」曲長風緩緩搖頭,「而是事實!事到如今,你還想平安離開此地么?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這裡有多少人。」

「人多就有用了?」楊開撇嘴。

「呵呵,你無非就是依仗懂的一些空間之力罷了,但那又如何,這裡並非你一人懂這種力量。」曲長風似笑非笑地譏諷道,「你若是想憑藉空間之力逃遁的話,本少主可要勸你熄了那份念頭,免得到時候自討苦吃。」

楊開臉色微沉,往人群中瞥了一眼,目光定格在莫笑生身上。

他多次聽聞戰天盟的這個大長老修鍊過空間之力,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他出手,但凡事空穴不來風,十有八九不是訛傳,而且如今這老傢伙正一臉警惕地望著自己,聖元隱而不發,顯然是正在戒備自己使用空間之力逃跑。

「怎麼?被本少主說中心事了?」見他面色不豫,曲長風大笑起來,以為自己戳中了楊開的軟肋。

楊開沒再搭理他。而是將目光轉向曲錚和方鵬,輕吸了一口氣,眯眼問道:「兩位真要如此?」

「事到如今,你還要說什麼?自廢修為吧,我等不要你性命就是!」曲錚淡淡地道,語氣中夾雜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星帝山那邊傳來的命令是生擒楊開,以此為要挾。逼迫凌霄宗交出那虛王級戰艦,所以從一開始,曲錚等人就沒有要殺死楊開的想法,出動這麼多人手,為的也只是將其活捉。

「好。」楊開咧嘴笑了起來,「我自問還沒有與兩位所在的勢力到兵戎相見的地步。既然兩位苦苦相逼,那就請兩位能承受的住楊某的怒火!」

「大言不慚!」曲長風厲喝一聲,「給你十息功夫考慮,十息之後,將由本少主親自出手將你拿下!」

「不用考慮了。」楊開緩緩搖頭,嘴角浮現出一抹譏笑,「曲少。別太怕自己當回事,因為你什麼都不是!」

「放肆!」曲長風何曾受過這種侮辱,風liú倜儻的姿態被猙獰所取代,如一條被踩了尾巴的毒蛇,吞吐著劇毒的蛇芯,咬牙喝道。

「就從你開始好了,第一次見到你,就看你不順眼了。本來你不招惹我,我也懶得去對付你,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便成全你!」楊開神色一厲,目光咄咄地朝他逼視過去。

全場愕然!

見過膽大的,卻從沒見過膽子這麼大的。

近三十位返虛鏡圍聚在這裡,這個叫楊開的青年不但沒有絲毫退縮膽怯。反而還當著所有人的面威脅曲長風,要取他性命,這傢伙腦袋該不會是壞掉了吧?

他難道沒看清眼前到底是什麼樣的局勢?

就連心性最是沉穩的曲錚和方鵬都一臉的莫名其妙,暗暗覺得楊開是不是驚恐過度。有些失心瘋了。

不過下一刻,兩人的表情就木然起來,因為在楊開的左眼中,綻放出一片金色光芒,在那金色之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悠然出現,微微一晃之下,便消失不見。

強如曲錚和方鵬,在那金光的影響下,心靈也有些微微失神。

待到再回過神的時候,背後已出了一身冷汗,而就在此時,慘叫聲傳入耳中,順著聲音望去,正見到剛才還頤指氣使的曲長風竟抱著頭顱大叫起來,彷彿正在承受什麼難以忍受的折磨,耳鼻口中很快滲出了殷紅的鮮血。

「長風!」曲錚面色大變,急忙高呼一聲,身形一晃便要朝自己的兒子那邊衝去。

可還不等他有什麼動作,那邊便傳來碰地一聲響動。

一朵艷麗的血紅花朵綻放,曲長風整個頭顱爆裂開來,斷首處,鮮血如噴泉般直衝一丈之高,淋淋洒洒而下,將大地染的通紅。

「不可能!」方鵬大驚失色,失聲低呼。

其他返虛鏡強者也是一臉的呆若木雞,驚駭欲絕。

楊開根本沒有動手的跡象,曲長風居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死狀竟如此凄慘。

神識力量!不動手便能置旁人於死地,唯有神識力量才可以解釋,在剛才那一瞬間,只要注視楊開的強者,都感覺到了短暫的失神,在那片金光中迷失了自己心靈。

他們隱約見到了一朵蓮花的花蕾。

他的神識力量到底有多強?居然能一瞬間秒殺掉一個同等級的武者,這樣的神識修為,這樣詭異的秘術,便是曲錚和方鵬都不曾擁有。

若是剛才秘術是對著自己施展的……許多人一想到這一點,都不禁有些背後發寒,心中直打鼓。

「父親!」方天仲也是臉色發白,咬牙沖方鵬低喝了一聲。

他與曲長風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被譽為幽暗星年輕一代的翹楚,雖然曲長風平日里的行事風格有些紈絝惡劣,但此人卻是有真本事的,方天仲與他爭鬥了好多年,彼此間也是不相上下,這一趟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