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章 一路走好

第一千五百章 一路走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也難怪梁永心神驚慌,楊開剛才獨自一人面對那麼多人的狂轟濫炸都屹立不倒,如今更動用了陣法,豈不是更加難纏?

而且在神念的探查下,梁永根本不知道楊開到底藏身於何處,在這古怪的地方,彷彿只有自己這麼十幾個人存在,再無旁人。

他可不相信這個陣法只是為了困住自己等人,楊開必定會動些什麼手腳。

「都過來,大家不要分散了。」梁永忽然低喝一聲,如今無法發現楊開的蹤跡,但不管如何,自己這十幾人得守望相助,才有可能堅持到盟主他們破陣,否則若是讓楊開逐個擊破的話,極有可能會全軍覆沒。

之前楊開的彪悍手段,可讓他記憶尤深。

聽到梁永喊話,眾人也回過神來,連忙朝他所在之地靠近過去。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原本飄蕩在天空中的朵朵白雲,居然以迅雷之速朝下方飛來,那一朵朵白雲看起來就如一塊塊巨大的爬書網,潔白無瑕。

眾人雖然不知這白雲到底有什麼古怪之處,卻也不敢輕易讓其靠近,紛紛施展身法躲避,或者祭出秘寶攻擊。

可那些白雲彷彿無形無質,即便被攻擊也只是稍微有些渙散,很快又凝聚到了一起。

「什麼鬼東西!」一個中年男子面露不耐之色,聖元往手上一桿長戈模樣的秘寶中灌入,狠狠劈下。欲要將攔截在前方的白雲劈開。

這中年男子有返虛兩層境的修為境界,實力不俗,手上長戈更是虛級中品秘寶,乃是一次外出歷險,在一個洞穴中無意發現的,被他視為珍寶,多次助他滅殺強敵,為他倚重。

長戈上迸發出一道驚目長虹,順利地將攔截在前方的白雲一劈為二,這中年男子冷笑一聲。身形一晃便要從被劈開的白雲中間穿過。

正當他的身形要穿過白雲之時。那原本被劈為兩半的雲朵,居然迅速地朝中間合攏,一下子便將那中年男子包裹在其中。

驚喝聲從中傳出。

旋即,那一朵大約面積二十丈左右的白雲。竟在一陣蠕動變幻中。化為了一頭威風凜凜地雄獅模樣。

雄獅高七八丈有餘。通體黃褐之色,仰首發出一聲獅吼之聲,震耳欲聾。驚天的能量波動從它體內散發出來。

而肉眼可見地,這雄獅的腹部,竟不斷地凹凸起伏,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內部掙扎,欲要破肚而出。

那顯然是被剛才白雲包裹的中年男子。

卻是無能為力,雄獅的腹部一漲一縮,傳出驚天的力道,很快,便有一陣咔嚓嚓的聲響從那裡傳來,彷彿有人的骨頭都被碾成了齏粉。

雄獅腹部內的動靜也戛然而止,有一股生命的氣息迅速湮滅。

「大漠狂獅?」梁永面露驚駭,失聲驚呼。

他一眼就認出了那雄獅到底是什麼妖獸,但是此刻它與真正的妖獸又有些不同,它沒有散發出妖氣,只保持了大漠狂獅的形態罷了,可從它體內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卻絲毫不遜於成年的大漠狂獅!

那可是九階頂峰的妖獸,單打獨鬥,能力壓一個返虛兩層境,對上普通的三層境也能不落下風。

梁永的聲音剛落,四面八方,那一朵朵白雲竟全都蠕動變幻起來,下一刻,一頭頭體型巨大,不同模樣的妖獸出現在眾人的眼帘中。

沖角巨犀,深海墨蛟,玄天暗虎,嘯月狂狼,鐵背巨蜈,金絲毒蟾……

林林總總,不一而足,個個體型猙獰。

無論哪一種妖獸,實力最低的也是八階水準,其中不乏九階存在,無論哪一種,都與正統的妖獸看上去有些不同,不但體型巨大,而且威勢驚人。

這些妖獸悠一成型,便各自尋覓上了最近目標,瘋狂地朝那十幾位返虛鏡發起進攻。

妖獸的數量極多,一下子便將所有人分割開來,或單打獨鬥,或三五成群進行圍攻。

戰天盟,雷台宗這十幾個返虛鏡瞬間捉襟見肘,驚叫聲此起彼伏,他們的修為境界固然不低,實力也不弱,但陷入陣法之中,被這麼多妖獸圍攻,已然未戰先怯。

更讓他們絕望的是,這些妖獸彷彿擁有不死之身,即便被打散了,也很快會重新組合起來,讓人煩不勝煩。

傷亡在戰鬥開始後不到半盞茶的功夫就已出現,也不知道是雷台宗的還是戰天盟的一人,那武者一時不察,被一頭沖角巨蜥頂個正著,巨大的衝擊力將他頂飛了上了半空。

還不等他落地,一頭長達幾十丈的墨綠蛟龍從側旁飛馳而來,搖頭擺尾,張開血盆大口,獠牙畢露,一口咬住了他的身子。

護身的聖元光芒狂閃,卻依然抵擋不住那深海墨蛟的咬合之力。

咔……地一聲輕響,護身的聖元告破,那武者的身軀直接被咬成兩半,鮮血場子撒了一地都是,死狀凄慘無比。

這人臨死前發出的慘叫驚心動魄,讓所有人都脊背發涼,他們本就苦苦支撐,勉強自保而已,如今心神受到影響,處境愈發不堪起來。

「楊開,給老夫滾出來,與老夫正面一戰,何必鬼鬼祟祟躲在暗處?」梁永怒急,大喝起來。

楊開的爽朗笑聲立刻傳來:「梁長老,不用激我,該出來的時候我自會出來,不過你們這些人嘛……嘿嘿,好好領教下這分光雲海陣的威力,然後,一路走好!」

聽那聲音,虛無縹緲,似乎近在眼前,又似乎遠在天邊,梁永竟無法捕捉楊開的位置,一時間面如死灰,絕望到了極點。

不過從楊開的話語中,他總算得知這到底是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