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你沒得選擇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你沒得選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器靈火鳥和碧綠巨龍的加入讓戰天盟和雷台宗的一眾武者雪上加霜。

火鳥在楊開剛得到的時候,實力不算太強,但這些年它煉化了三縷太陽真火,上次又煉化了兩道乾天雷火,每一次煉化,它都得到了巨大的成長。

如今的火鳥,單挑一個返虛三層境根本不在話下。

更為難得的,是它擁有自己的神智,懂得伺機迎敵,無需楊開分神操控。

而龍骨劍所化的碧綠巨龍雖然在神智上不及火鳥器靈,但它到底是上古生靈的骸骨煉化而成,單是那無形的龍威便讓敵人壓力如山,配合楊開的操控更是如臂使指,所向披靡。

而且,它還是可以成長的秘寶,也不知道是不是煉化它的上古生靈本身具有的神通還是怎樣,反正死在它手上的武者,精血都會被其吞噬,壯大它的威力。

火球,烈焰從火鳥口中噴吐而出,雙翅揮動間,一道道如利刃般的火刀四面八方激射,而碧綠巨龍大口張開中,更有濃如實質的毒霧瀰漫開來,那可是綠龍之毒,返虛鏡也不敢輕纓其鋒。

慘叫聲接二連三地響起,一個又一個敵人死在火鳥和龍骨劍的攻擊之下,如割稻草般輕鬆。

「楊宗主,出來與老朽一談可好?」梁永神色變幻,臉上汗水如雨水般滴落,拚命地催動自身的秘寶,化為防護,在三頭九階雲獸的圍攻下苦苦支撐,眼看著同伴一個個死在自己眼前,他終於慌了神,意識到自己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單單只是一個楊開,以他們這次的陣容,或許可以輕鬆拿下。

但是在輔以這麼多強大的助力之後,這個想法已經不現實了。

他不想死在這裡。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說的?」楊開的譏笑聲從虛空中傳來,梁永努力想尋覓他的蹤跡。卻根本無法得償所願,眼看著器靈火鳥在滅殺了一個同伴之後竟直直地朝自己飛來,梁永大驚失色,連忙道:「你以為此次之事是我戰天盟和雷台宗想要對付你?如果你真這麼想,那可大錯特錯了。」

「什麼意思?」楊開果然愣了一下。

「梁永,你敢泄露機密,小心不得好死!」另一邊。雷台宗的副宗主司徒宏連忙厲喝起來。

他話音剛落,虛空中便浮現出十幾道金色的絲線,那金血絲彼此糾纏,很快便凝成了一支長矛的模樣,微微一顫之下,迅速朝司徒宏激射過去。

司徒宏本就捉襟見肘。勉力抵擋雲獸們的狂攻,此刻哪還有餘力來防備這金色的長矛?

怪叫聲中,他鼓動聖元,在自身體外形成一道防護,期望能擋下這一擊。

可他也太小瞧了金血絲的殺傷。金血絲本就鋒利無匹,在楊開洞悉了諸多變化之道之後,這種鋒利更添幾分威能。

金色長矛很快便襲至司徒宏面前。視那防護於無物,輕易將其洞穿,並且在他身上打出一個窟窿。

好在最後關頭司徒宏扭動了下身子,避開了要害位置,這一擊雖然強大,但卻沒能要了他的命。

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一直在圍攻他的那幾隻雲獸蜂湧而上,一下子就將他淹沒。

凄厲的慘叫聲傳出,讓還在苟延殘喘的幾人汗流浹背。前後不過三息功夫,雷台宗副宗主的聲音便戛然而止,生命氣息徹底湮滅。

「現在你可以說了!」楊開的聲音從某一處傳來。

梁永扭頭望去,赫然發現楊開已經現身,站在不遠處,一臉陰冷地望著自己,而一直在圍攻自己的雲獸也彷彿得到了什麼命令。沒有再對自己施壓,反而退到一旁,齜牙咧嘴沖自己虎視眈眈。

又是兩聲慘叫傳出,最後剩下的兩個同伴也在此時隕落。

梁永放眼望去。此刻在這片古怪的世界中,還存活的只剩下自己和楊開兩人了,而死去的每一個同伴看起來都凄慘到了極點,不但肉身盡失,彷彿精血被什麼吞噬殆盡,就連神魂力量都沒有逸散出來分毫。

真正意義上的神魂俱滅!

要知道,達到返虛鏡這種程度的武者,在死後,強大的神識會從識海里溢出的,消散在天地間,這種溢出的速度很快,會輕易為人察覺,可是此刻,梁永卻查探不到分毫。

他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

但眼前的古怪顯然讓他毛骨悚然。

咕咚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梁永體會到了近百年沒曾過有的恐懼感。

「你說,還是不說!」楊開逼問著,神色不耐起來。

「事到如今,老朽自然沒什麼好隱瞞的,楊宗主若是想知道,老朽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梁永深吸一口氣,神色看起來倒還算平穩,其實內心的煎熬只有自己清楚。

「那就告訴我,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楊開眯眼望著他。

梁永苦笑一聲:「老朽若是說了,楊宗主可以放老朽一條生路么?」

「你覺得呢?」楊開咧嘴一笑。

梁永搖了搖頭:「是放是殺,全在楊宗主一念之間,楊宗主既然想知道一些隱秘,老朽可以告訴你,但是沒有好處的事情,誰會做?」

楊開眯起了雙眼,眸中隱有寒光四溢,沉吟了好一會,才頷首道:「好,若是你告訴我的消息價值足夠大,我可以留你一條狗命,你左右也不過是聽命行事,你我之間以前並無恩怨,但如果你只是在拖延時間,那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放心,老朽可以肯定這條消息楊宗主肯定很感興趣,不過口說無憑,老朽可以相信楊宗主么?」

「你沒得選擇!」楊開冷哼一聲,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