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要挾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要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眾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才多久時間?自楊開拿出陣牌到現在,不過區區一炷香而已,才這麼點時間,十幾位返虛鏡居然就已經命喪在楊開手上。

在那陣法內,到底又發生了什麼?

沒人知道,但無人再敢小覷楊開分毫。

「好,好,你很好!」曲錚雙目赤紅地望著楊開,殺子之仇他時刻銘記於心,此刻見到楊開自然不願善罷甘休,「你果然沒讓老夫失望,你的命,老夫親自來取!」

話音落,曲錚已經身化長虹,勢如下山猛虎般朝楊開撲去。

「盟主不可!」四面八方響起了驚呼聲,已經有一半人死在了楊開手上,可見他的實力非同小可,曲錚如今怒火攻心,不計後果,不管他與楊開之間孰強孰弱,這樣衝過去吃虧的總是他。

若是不敵,肯定會受傷。

若是殺了楊開,星帝山那邊就會追究。

所以在曲錚動手的瞬間,便有許多人阻止起來。

卻無濟於事,曲錚如今只想置楊開於死地,為曲長風報仇雪恨,哪裡還聽得進別人的勸阻?

身在半途中,雙掌交錯,磅礴的聖元凝成實質,朝楊開當頭罩下。

楊開冷笑地望著他,怡然不懼,反手推出一掌,巨大的掌印憑空出現,將曲錚面前的空間完全覆蓋,甚至短暫地遮蔽了他眼前的光明。

遮天手!

曲錚臉色一凝,他雖憤怒到極點。但作為返虛三層境強者,一生經歷大小戰鬥無數,積累的戰鬥經驗豐富至極,頃刻間便察覺到這掌印的巨大的殺傷。

並沒有躲避的意思,聖元愈發澎湃鼓動。

兩人的能量在中間位置相觸,轟隆隆的聲響不絕於耳,肆虐的能量波動形成驟風,朝四周擴散。

曲錚被打飛回去,楊開也是連退十幾步。

這一番交鋒,竟不相上下!

方鵬勃然變色。

能在曲錚的憤怒一擊下做到這種程度。這就意味著楊開的實力絲毫不遜於對方!也就是說。跟自己也不相上下。

這小子,果然是個怪胎。

「曲兄,稍安勿躁!」方鵬厲喝一聲,「人死不能復生。你如今動怒也無濟於事。想要敵人痛苦。可不單單只是殺了他一個方法。」

曲錚聞言,眼中的赤紅消散了一些,似乎回過了神。陰冷地望著楊開,輕輕吸氣,頷首,沉聲道:「方兄說的是,是曲某魯莽了。」

他總算反應過來,這一次的行動不是擊殺楊開這麼簡單,而是要活捉他。

兩人在說話的時候,楊開神色淡漠,不過有意無意地卻看了一眼人群中,一個身穿褐色長袍頭髮花白的老者。

這個人,應該就是梁永此前提醒過的那老傢伙了。

乍一看,此人毫不顯眼,隨意地站在人群當中,但當楊開仔細查探他的時候,赫然發現這老傢伙有些不簡單。

他身上竟有一股讓自己都有些忌憚的氣息。

不敢太過仔細地觀察,免得打草驚蛇,楊開也不曉得他到底有什麼本事讓自己忌憚。

不過如果所料不錯,這個老傢伙應該是來自星帝山了。這一次戰天盟和雷台宗之所以聯手對付自己,就是因為奉了星帝山之命,作為發號施令者,星帝山那邊自然會派人跟隨。

他隱藏的很完美,若非梁永提醒的話,楊開也不會注意到他,曲錚和方鵬的風頭完全將他淹沒了。

「楊宗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朽佩服!」方鵬遙遙抱了一拳,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痛惜和憤怒,剛才被楊開拖進陣法中擊殺了的那些人當中,可是有一半屬於他雷台宗的,其中不乏返虛三層境的強者。

就這麼平白無故的死了,方鵬自然心痛。

經此一役,雖說不會傷筋動骨,但對雷台宗的實力肯定有所損害。而且,這邊的消息若是傳揚出去,雷台宗的威望也會一落千丈。

「方宗主以為,你們剩下的這些人能擒住我?」楊開笑了笑,淡淡地望著他。

「呵呵,之前方某認為萬無一失,不過在見識到楊宗主的手段之後,方某不敢這麼想了。」方鵬緩緩搖頭,一臉無奈。

「方宗主能這麼說,自然是最好不過。」楊開冷哼一聲。

「不過方某雖然無意與楊宗主為敵,但你殺了這麼多人,我也不能讓你就這麼一走了之。恩,楊宗主還請稍安勿躁,先見見兩位朋友好了。」

「兩位朋友?」楊開眉頭一皺,忽然意識到了不妙。

「帶上來吧!」方鵬拍了拍手,一臉得意地望著楊開。

隨著他的命令,那邊不遠處忽然出現了兩道虹光,急速朝這邊飛馳而來,待到虹光散去,露出裡面的身影之後,楊開不禁眼帘一縮,臉色陰厲起來。

那兩道虹光中的身影,竟是與自己一同進來的錢通和費之圖!

兩人顯然經歷過艱辛的戰鬥,渾身血跡斑斑,狼狽不堪。此刻兩人的神態都很是萎靡,錢通左臂扭曲,明顯斷裂,而費之圖胸腹處更有幾個細小的孔洞,似乎是為利劍一般的武器所傷,正潺潺流血。

被人押到此地,兩人都無奈地沖楊開苦笑。

他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被人算計,而且是為了對付楊開!無論錢通還是費之圖,都小覷了曲錚和方鵬的膽量。

按道理說來,他們兩人地位不低,戰天盟和雷台宗輕易不會得罪他們,可是這一次,有星帝山主使此事,曲錚和方鵬哪還會顧忌影月殿?

「被人偷襲了。」錢通抿了抿嘴,乾澀道。

雖然是被人偷襲,但成王敗寇,他此刻臉色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