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寂滅雷珠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寂滅雷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半個月後,三道虹光從那溶洞內激射飛出,迅速馳向天邊,很快不見了蹤影。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調養,錢通已經基本恢復了過來,楊開也是,唯獨只有費之圖。

雖然性命被楊開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但爆元丹的後遺症委實太大,如今的他,還不能完全康復。頭髮依舊雪白,倒是臉色紅潤非常,再不復之前那種行將就木的樣子了。

而他的修為境界,也總算恢復到了返虛兩層境。

剩下的就不是短時間能康復的了,最起碼也要耗費十幾二十年光陰,費之圖才有希望重新突破到返虛三層境,這個結果固然讓人無奈,可總算還在可以接受的範疇中。

不過,這種修為的增加是恢復,並非真正的突破,費之圖不會遇到什麼瓶頸,需要的只是時間。

假以時日,他必定會恢復如初。

三人都已無大礙,一番合計,齊齊奔赴流炎沙地。

戰天盟和雷台宗這次費盡心思來對付楊開,其中的原委楊開已經告訴了兩人,在得知此次之事背後居然有星帝山插手之後,無論是錢通還是費之圖,都深感不安。

也不敢回影月殿了,生怕再被那邊尋到可趁之機,再次用來要挾楊開。

反正影月殿中,就只有他們兩個與楊開有些交情,只要他們兩人不在,想來星帝山那邊也不會對影月殿下手。

去流炎沙地是最好的選擇,那裡的防禦固若金湯。就算星帝山傾巢盡出,也休想能攻進內部。

楊開之前過來的時候,是一路飛過來的,遇城則入,大肆採購修鍊物資,而今時不同往日,他自然不會白白耗費時間在路上。

經由了一番傳送的折騰,只用了十天不到,就來到了流炎沙地外圍。

這十日,三人也多番打探消息。可惜毫無所獲。

那日在落帝山內發生的事。整個幽暗星無人知曉。

倒是戰天盟和雷台宗兩大總舵忽然戒備森嚴,許出不許進的消息傳的沸沸揚揚。

世人都不知道這兩大巨頭為何會突然有這種反應,只有楊開等三人清楚無比,他們果然生怕自己去尋仇報復。已經在開始做準備了。

不過只是這樣就能阻止自己了?楊開心中冷笑連連。

他本不願意多生事。與雷台宗戰天盟之間沒什麼太大的仇怨。可這一次他們去率先對自己發難,楊開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在離開幽暗星進行遠航之前,看樣子得先料理了這個後患。要不然楊開走的也不安心,畢竟這一次遠航可不是短時間能夠完成的,一旦自己離開太久,天知道會有什麼變故發生。

流炎沙地外,那連通內外的空間法陣所在的宮殿前,楊開神色陰霾。

無他,這個放置了空間法陣的宮殿,竟被人夷為平地,已經無法再使用了,地上有不少血跡,可見此地發生過戰鬥。

而守護在此地凌霄宗弟子普遍實力較低,也不知道他們是死是活。

無法直接利用空間法陣進入凌霄宗,楊開只能取出傳訊羅盤,與內部溝通起來。

雖然他也可以利用星帝令平安進出,但星帝令所加持的防護,只能維護住一人而已,錢通和費之圖是無法安然通過熱炎區的。

等了不到一個時辰,那滾滾熱浪中,便有一艘小巧如戰艦般的東西急速飛來,穿出熱炎區,停在了楊開三人前方。

正是陽炎之前煉製的飛鯊戰梭。

艙門打開,露出嫵衣的身影。

「楊開你總算回來了。」嫵衣臉色有些焦急,待見到錢通和費之圖之後,又連忙行了一禮。

「上去再說。」楊開輕輕頷首,帶著錢通和費之圖走上飛鯊戰梭,戰梭艙門關閉,微微一晃,便以極快的速度朝內部馳去。

「那空間法陣是什麼人摧毀的?看守弟子有無死傷?」進了裡面,楊開開口問道。

「具體什麼人摧毀的不太清楚,不過看守的弟子倒是受了點傷,也沒什麼大礙,十幾日前,有一批不速之客忽然來到流炎沙地外,企圖攻佔空間法陣,幸好弟子們眼疾手快,觸發了陽炎之前布置下的自毀陣法,然後傳送了回來。」

「恩,這樣就好。」楊開輕輕頷首,凌霄宗如今弟子本來就少,全都是原本跟著嫵衣脫離海克家族的武者,彼此扶持,一路走到今日,若是出現傷亡的話,弟子們肯定會很傷心。

「楊開,你可知道到底是誰想對我凌霄宗不利?」嫵衣憤怒地詢問。

「大概是戰天盟和雷台宗吧。」楊開淡淡道。

「他們?」嫵衣俏臉微變,「他們為什麼要對付我們?我們也沒得罪過他們啊?」

「小丫頭,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你應該懂的,你們確實沒得罪他們,但是他們覬覦你們的東西,自然會下手。楊開這一次外出,也被他們圍攻了。」錢通在一旁嘆了口氣。

「他們好大的膽子!」嫵衣嬌喝一聲,俏臉陰厲,「我凌霄宗偏安一隅,與世無爭,他們就正當我們是好欺負的了?看樣子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是不行了。」

楊開等三人都愕然地望了她一眼。

費之圖撫掌笑道:「小丫頭年紀不大,志氣不小!不愧是跟在楊開身邊的人,有膽色!」

嫵衣被誇讚的俏臉一紅,囁嚅道:「晚輩就是隨口說說,到底怎麼做,還是要看宗主的意思,前輩就莫要笑話晚輩了。」

「自然是要教訓他們。」楊開冷哼一聲,「有仇就要報,這沒什麼好說的。」

嫵衣神色一震。

一個時辰後,戰梭停靠在凌霄宗廣場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