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石胚有變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石胚有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宗主其實也不必太過在意,帝寶威能雖深不可測,但他們受修為境界限制,也就是一錘子買賣而已,一擊之後便再無能為力,你親身經歷過,應該比誰都清楚。」見楊開一臉忌憚,葉惜筠開口寬慰道。

「這倒也是。」楊開輕輕頷首,心中戒懼大減,驟然輕鬆不少。

秘寶威能如何,向來是與使用者的實力掛鉤的,所以即便秘寶的檔次再高,威能再強,使用它的武者實力不夠,也無法催發出驚天之威。

龍骨劍滴翠就是如此,楊開現在使用它雖說如臂使指,不會有半分晦澀,可總覺得它還有很大的潛力可挖。

這種潛力不在龍骨劍本身上,而在於自己。

自己的實力,限制了龍骨劍的發揮。

「宗主這次若是想要有所行動的話,不妨帶上本宮,星帝山既已經背馳當初理念,那本宮自然不能坐視不管,而且……我也想去見一見故交,算一算舊賬了。」

「哦?」楊開眉頭一揚,心中八卦之心熊熊燃燒。

他其實很想知道,葉惜筠當年為何會離開星帝山,畢竟她當初可是這龐然大物的掌舵人,身份地位尊崇無比,若非什麼逼不得已的苦衷,斷然不可能會離開那裡,隱居避世,上百年不出。

可是這種事情實在不好問,葉惜筠如果願意說他當然會洗耳恭聽,不願意說勉強也沒意義。

可以肯定的是,葉惜筠與星帝山那邊。絕對有恩怨。

略一沉思,楊開沒有將自己的疑惑問出口,而是正色道:「我是這樣打算的,大長老聽聽,若是有什麼不妥之處,還請大長老指點……」

當下,楊開便將自己的計劃娓娓道來。

一個時辰後,楊開離開了百花居,返回天一宮。

宮內靜謐無比,楊開盤膝而坐。取出羽靈箭。往內灌入聖元,為其充能。

這一次在落帝山內得到的這件秘寶,威力確實不俗,儘管有使用次數限制。可依然無法抹殺它的奇功之效。返虛兩層境的武者。根本擋不住它一擊之威,如曲錚那樣的返虛三層境,也只能躲避。不敢硬接。

在落帝山內,羽靈箭的能量消耗完畢,楊開自然是要再次充能。

前後不過半個時辰,便已妥當。

楊開仔細將其收好,正打算再為這次行動做些準備的時候,忽然神色一動,咧嘴微笑起來,凝視著地面上某一處,靜靜等待。

片刻後,那邊的地面詭異地冒出一個小腦袋,稜角分明,線條硬朗,宛若頑石,倒是那腦袋上的兩隻眼睛,明亮至極,及其有神。

石傀。

這一次楊開外出,並沒有帶上石傀,而是將它留在了宗門內。

一則,楊開沒想到此行會有那麼多波折,要應付那樣的戰鬥,否則帶上石傀也是一大助力。

二來,石傀另有任務在身。

石傀的任務,便是看守另外一個石傀的石胚。上次從帝苑出來之後,楊開將血精石與那石胚融合,以期望能誕生第二隻石傀出來,所以便將看守的任務交給小小了。

如今自己回到宗門,它有所感應,立刻便來到了天一宮。

也不知道第二隻石傀有沒有順利誕生,楊開滿懷期待。

不過當他看向石傀小小的時候,不禁眉頭一皺,連忙問道:「怎麼了?」

它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中,竟流露出慌亂之色,悠一從地面中竄出,便立刻手腳並用地爬到楊開面前,然後佝僂著腰身,扯住了楊開的褲腳,口中也不知道發出什麼古怪的語言,急切地將楊開往外拖去。

「發生什麼事了?」楊開身為石傀的主人,自然能感受到它的急躁和不安,但是石傀也是一種生靈,靈智不高,楊開只是在它誕生的時候給它吸收過一滴金血,所以並不能清楚地感受到它的想法。

「讓我跟你走?」楊開又問了一聲,石傀這才猛點腦袋。

「帶路!」楊開輕輕頷首,任由石傀拖拽著自己,隨它往外行去。

很快,一人一石傀便離開了凌霄宗總舵,前往那連綿山脈的深處。

凌霄宗的總舵,如今屹立於原本上古宗門太玄宗的遺址上,而這個遺址是及其寬廣的,凌霄宗家業小,只佔據了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如今石傀帶著楊開前往的地方,也算是太玄宗的總舵,只不過在一處高峰之上。

那高峰挺拔萬仞,聳入雲端,亂世嶙峋,風景奇秀。

一個時辰後,石傀帶著楊開趕到了這山峰的頂端,那頂峰處,有一寬敞如廣場般的平台,還有一座華美的宮殿屹立。

想來是太玄宗以前所建的宮殿了,只不過如今卻是空無一人。

而就在那宮殿前往,有一血紅色,大概臉盆大小的怪異圓石放在地上,隱約可見,四周那濃郁的靈氣受其牽引,往圓石內鑽去。

甚至還能聽到一陣陣咕咚咕咚似心跳般的動靜,從圓石里傳來,強勁有力,節奏分明。

第二隻石傀的石胚!

楊開眼前一亮。

石胚被小小照顧的不錯,融合了血精石之後,它差不多已經具備了自己的生命,但讓人感覺奇怪的是,內部孕育的生靈居然沒有破殼而出,按道理來說,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它應該已經誕生了啊。

楊開眉頭皺了起來。

以他的眼力,自然也看出石胚的不妥,怪不得小小會表現的那般急躁。

來到此地之後,小小便竄到了石胚面前,焦急地附近轉圈,抓耳撓腮,看起來就彷彿是一隻被撩到了癢處的猴子,無論做什麼都不能稱心如意。

「我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