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瞬殺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瞬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十幾人中,為首的一個紅光滿面,酒槽鼻,鬥雞眼,頭髮亂糟糟的,看起來頗為滑稽,但他身上散發的強大氣息卻不容輕視。

返虛三層境強者!

「是戰天盟二長老盧瘋!」

「居然連他也驚動了,他身邊的那些可都是戰天盟的精銳,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這個凌霄宗到底什麼來頭,口氣居然這麼大。」

「管它什麼來頭,盧瘋脾氣暴躁,肯定不會讓它好過的,嘿嘿,看著就是了。」

四周傳出七嘴八舌的議論聲,一個個都抬頭盯著天上,靜待好戲登場。

戰天盟內,強者層出不窮,單是返虛三層境便有不下十人,但這些人當中,能成為排行第二的長老,盧瘋此人也是威名遠播。

大長老莫笑生,三長老梁永,楊開都見過,兩人的實力自然不俗,但與這個盧瘋比較起來,卻缺少一份狠戾,所以盧瘋在戰天盟內擔當的職務便是執法長老!專門刑罰盟內犯錯的弟子。

落到他手上的人,基本上就沒有完好的。

戰天盟的弟子最懼怕的便是此人了。

剛才盧瘋正帶人在外城處理一些瑣事,卻不想碰到了這幅場景,自然是立刻趕了過來。

一看之下,戰天城內竟被對方用晶炮清出一條幾百丈長的通道,那通道附近,房屋倒塌殆盡,所有的一切都化為虛無,盧瘋當即怒火上頭。

戰天盟威風了這麼多年。還真沒碰到過這種事。

冷冷地盯著那十幾丈長,通體黝黑的戰艦,盧瘋厲喝一聲:「何方鼠輩,竟敢來戰天城撒野,速速滾出來受死!」

聲若洪雷,震耳欲聾,回蕩在整個戰天城,任誰都能感受到盧瘋此刻的憤怒。

戰艦內悄無聲息,沒有回答,沒有反駁。甚至連絲毫動靜都沒有。只是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中,沉寂的好像裡面沒有活人。

可莫名的壓力,卻彷彿一塊萬金巨石,壓在眾人的心頭上。

「好好好。敢不把本長老放在眼中。以為躲在裡面本長老便拿你們沒辦法了?區區一艘戰艦。看本長老把它轟個稀巴爛!」

這般說著,盧瘋體內聖元瘋狂涌動,手腕一抖。手上驀然出現一柄巨斧,那巨斧勢大力沉,足足一人高,通體雪白,斧刃鋒利無匹。

聖元往內灌入,這巨斧秘寶驟然爆射出耀眼光芒,旋即,盧瘋高舉巨斧,一個由精純能量組構而成的龐大斧影立刻成型。

那斧影足有十幾丈長短,彷彿巨斧被放大了上百倍般,從斧影中跌宕出讓人驚悚的能量波動。

圍觀之人無不變色。

盛名之下無虛士,盧瘋身為戰天盟三長老,自然不是普通的返虛三層境。

一見三長老動手,其他跟著過來的人自然不會坐視不理,紛紛祭出秘寶和秘術,一時間,五顏六色的光芒綻放出來。

巨大的斧影在盧瘋的操控中,如落下的鍘刀,狠狠地朝戰艦劈去,氣勢如虹。

其他的攻擊,也緊隨而去。

轟轟轟……

一連串劇烈的響動傳出,讓人惶恐的能量波動在戰艦所在之地碰撞。

但戰艦卻是紋絲不動,只是表面上浮現出一道淡淡的,幾乎吹彈可破的薄膜。

所有的攻擊都被這層薄膜阻擋在外,竟無一建功。

一地的眼珠子亂崩,就連向來桀驁不遜,心高氣傲的盧瘋也不由地瞪大了眼睛,幾乎以為自己看錯,失聲道:「不可能!」

自己的攻擊自己清楚,剛才那樣的一擊,看似隨手粘來,但已經可以說是他拼盡全力的最強一擊了,即便如此,也沒能撼動那戰艦分毫?

就算那真是虛王級戰艦,也不應該如此堅固!

那一層看起來脆弱無比的薄膜防護,居然有這麼強大的防護能力?

而就在他失神間,戰艦內卻傳出一陣輕微的嗡鳴聲,旋即,從那戰艦的某一處,忽然激射出一個又一個玄妙繁奧的圖案,這些圖案肉眼可見,匯聚在虛空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這些圖案便凝聚成一個龐大的陣法。

天地靈氣,瘋狂而迅速地朝這個陣法中灌入。

從那陣法內,有一物徐徐露出崢嶸,彷彿是從無盡虛空之中,被陣法召喚出來一般。

很快,那東西便呈現在眾人的視野里。

那居然是一桿純粹由能量組成的長矛,孩童手臂粗細,長達七八丈,猙獰無比。

長矛微微一顫,劃破蒼穹,無視了空間的阻隔,朝盧瘋和那十幾個戰天盟弟子轟了過去。

「不好!」盧瘋面色大變,驚叫一聲。

從他出手,到戰艦反擊,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他根本沒想到對方竟如此果斷,連聲招呼都不打便下此狠手,等察覺不妥想要躲避已經晚了。

逼不得已,只能祭出自己的防禦秘寶,朝前一拋,化為一層水藍光幕阻擋在前。

那水藍光幕才剛剛成型,便被擊破。

一道光芒穿過盧瘋等十幾人所在的位置,余勢不減地襲戰天城內城,足足十息之後,那遙遠的內城才傳出一聲劇烈的響動。

等眾人放眼望去,原本盧瘋等人所在之地已空無一人,半空中,只有殷紅的血霧瀰漫,淋淋散撒而下。

圍觀的武者們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望著虛空,如同見了厲鬼一般。

剛才的那一擊不是晶炮之威,但卻比晶炮更加恐怖。

每個人都脊梁骨發寒,心中大生恐懼,再看向戰艦的眼神已經變了味道,沒有人能無視這艘戰艦在剛才爆發出來的殺傷力。

之前的嬌喝聲再一次從戰艦內傳出:「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