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葉惜筠的計劃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葉惜筠的計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可是時間太久了,關於大帝的傳聞越來越淡,越來越飄渺,不但外界的人懷疑大帝存在的真實性,就連星帝山內部也有這樣的異聲,這些人不承認大帝的存在,想要打破這個戒訓,想要稱霸幽暗星!百年前,本宮為奸人所害,最後不得不遠離星帝山,隱居不出。」

「是那人不甘寂寞,謀權篡位了是吧?」楊開冷笑不迭,葉惜筠雖然沒說的太清楚,但楊開也不是蠢人,很快便明白其中的彎彎繞繞。

「不錯,而且從這一次戰天盟和雷台宗的反應來看,他做的確實不錯,居然已經暗中收服了曲錚和方鵬,讓兩人為其效力,也不知道他到底給這兩人許了什麼好處!」葉惜筠微微頷首。

「在所難免。」楊開皺了皺眉。

說起來,他第一次聽到過星空大帝的傳聞的時候,也曾經不以為意,畢竟每個地方都有傳說,而那些傳說,大多都是閑來無聊之人,心口杜撰出來的,毫無可證性。

他以前以為大帝就是這樣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存在。

可是後來,隨著接觸到的事情越來越多,了解的越來越透徹,他也不得不信,大帝確實真有其人,並非只是一個傳說,也並非杜撰,直到陽炎的記憶復甦。

不但是他,星域中有無數人會這麼想。

星帝山雖然是太玄宗的遺脈,但幾萬年下來,當初創建的初衷早已經淡弱了。

擁有稱霸幽暗星的實力,卻一直默默發展,甚至直到老死,都沒人知曉自己的存在,這對葉惜筠來說,恐怕不算什麼,但對那些有雄心壯志之人,就是一種煎熬了。

可星帝山戒律森嚴,但凡有違背祖訓者,必殺無赦。

想要打破戒律,就必須得掌控大權。

終有一日,葉惜筠被趕走了。

「我記得,你幾年前曾經中過毒,當時還是葛七帶著星帝令前往天運城求取解毒丹……」楊開若有所思地望向葉惜筠。

「恩,就是那人所為。」葉惜筠點頭道,「他的位置畢竟來的名不正言不順,所以本宮在一日,他便提心弔膽一日,花費百年時間找出我的隱居之地,暗中下毒,倒是難為他了。也幸虧宗主有良丹,否則的話本宮即便不死,修為也必定大降,此次前去,本宮倒是要好好地跟他算這筆帳。」

「有仇報仇,是應該的。」楊開咧嘴一笑。

葉惜筠捋了下耳邊秀髮,悠悠道:「其實,本宮在不在那個位置並沒有什麼,只是那人如今已經背棄了星帝山的列祖列宗,便是背叛大帝,這是不可容忍的,本宮自當替諸代先祖清理門戶。」

厲喝中,葉惜筠的美眸中遍布殺氣。

錢通和費之圖在一旁不禁打了個冷戰。

「星帝山大概有多少高手?」楊開開口詢問。

葉惜筠輕笑道:「其實星帝山一直以來,人數都不多,雖佔據了幽暗星最好的地方,可每一代的人數加起來都不過三百,本宮執掌星帝山時,人數更少,只有區區兩百而已,現在大概也就是這個數吧。」

「兩百!」楊開和錢通等人瞠目結舌,這個數字之少,委實出人意料,所有人都知道星帝山的人不多,可誰也沒想到居然少到如此程度。

這樣的勢力,也能高居幽暗星勢力金字塔的最頂端?

「宗主可不要小瞧了這兩百人,這兩百人中,至少有八成是返虛鏡,三層境的恐怕有五十人之多。而且,星帝山還有好幾件虛王級秘寶,更有帝寶!能夠發揮的戰力並不能小覷。」葉惜筠沉聲叮囑。

「帝寶……」楊開眼睛一眯,「是說那寂滅雷珠么?」

「不錯,寂滅雷珠是其中之一,不過寂滅雷珠威力雖強,但宗主既已經之前接下過它的一擊,想必這一次再面對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只要能避過一擊,帝寶便沒什麼大用了。」

「恩,使用它的人實力不夠,帝寶也發揮不出太大的作用。」楊開唏噓一聲。

上一次吃虧在對寂滅雷珠了解不多,所以才險些吃了大虧,如今如果再面對的話,自己應該可以從容應付。

不過自己雖然無所謂,可戰艦不知道能不能擋的住寂滅雷珠的一擊,楊開有些擔憂。

「除了寂滅雷珠之外,便是要小心另外兩件虛王級秘寶了,星帝山本有三件虛王級秘寶,不過蝕骨離火燈被本宮當年帶了出來,還剩下兩樣……」

一個勢力,掌控了三件虛王級秘寶,這在幽暗星上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如雷台宗和戰天盟,也只有一樣,作為鎮宗之寶,輕易不得動用。

不過如今戰天盟的那虛王級秘寶,卻被楊開搜繳了過來,成了他的戰利品。

接下來,葉惜筠將星帝山的兩件虛王級秘寶的威能和模樣詳細地描述了一番,叮囑楊開多加小心。

楊開聽的認真至極。

總體來看,星帝山的實力比戰天盟和雷台宗超出的不是一點半點,雖然人數極少,但高端武者卻是極多,單是返虛三層境就有五十之數,這樣的勢力,確實足夠稱霸幽暗星了,橫掃任何一個宗門都沒有問題。

瞧出了他的擔憂,葉惜筠莞爾一笑道:「宗主其實不必過於憂慮,那人雖然掌控星帝山百年之久,但他的行事風格與星帝山的理念格格不入,未必就能服眾,更何況,他的地位來的名不正言不順,就算這些年來拉攏了一些人,但本宮未必就沒有支持者!」

楊開眼前一亮,神采奕奕地望著她。

「當年在星帝山,許多人都受過本宮恩惠,應該不會對本宮出手的。而且,這百年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