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有客來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有客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當楊開走進大廳的時候,這三人齊齊將目光投了過來,帶著一種審視的味道。

雖沒有刻意釋放什麼力量,但三人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氣勢便已相當不弱,若是一般的返虛鏡來到此地,只怕是要舉步維艱。

楊開的步伐也是微微一頓,不過很快,便神情自若,邁步走了進去,視那無形的壓力為拂面清風。

三人的眸子深處都閃過一絲訝然之色,嘖嘖稱奇。

他們此番跟著葉惜筠過來,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有本事讓葉惜筠為其辦事,此刻一見,立刻知道楊開有些非同小可。

小子算是可造之材,三人心中暗暗想,但只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讓他們心悅誠服,有資質有才能的年輕人多了去,能成長起來那才算是本事。

楊開卻是狐疑地打量了葉惜筠一眼,心中不太明白這三人來此地幹什麼。

不過他們來自何處,楊開卻是能猜到的。

既然能與葉惜筠一起到來,看樣子事情還是大有可為的。

「都坐吧!」楊開微微一笑,徑直地走上首位,落座下來,這才好整以暇地沖那三位抱了抱拳:「小子楊開,見過三位前輩,不知三位前輩如何稱呼?」

「老夫楊修竹!」

「妾身林玉嬈!」

「在下楚寒衣!」

三人自報家門。

「他們三個都是門中的中流砥柱,在門中也交際甚廣。」葉惜筠在一旁插了句話。

楊開眼前一亮。笑容更加燦然了。

交際甚廣,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只要搞定他們三個,就等於搞定了許多星帝山的強者,葉惜筠的話大有深意啊,楊開心中雪亮。

「這位楊前輩與小子竟是同姓,怪不得小子雖初次與前輩相見,卻深覺親切,就如自家長輩一般,日後還要請前輩多多關照。」楊開一臉笑容。

楊修竹絲毫附和他的意思都沒有,連那美婦林玉嬈和中年儒士楚寒衣也都一併肅穆地望著他。

楊開尷尬無比。

心知這三人大概不是光憑耍嘴皮子就能拉攏的。當即收起了這份心思。神色一肅,開口道:「三位前輩既然是與大長老一起過來的,那麼想必也知道本宗主接下來會做什麼,不知三位前輩心中是如何想的?」

「楊宗主接下來欲行之事。老夫三人已經從門主那裡聽聞過了。但說句不客氣的話。楊宗主雖有戰艦強橫,卻未必就能打的下本門。且不知楊宗主要如何防備寂滅雷珠一擊?」楊修竹沉聲問道。

「大概防不住!」楊開緩緩搖頭。

老傢伙雖然態度算不上友善,但眼光倒是毒辣無比。說出的話也是一針見血。

寂滅雷珠的一擊正是楊開所擔心的,自己雖然有些把握可以躲避,但是戰艦不行,戰艦的體積太大,一旦被寂滅雷珠打中,極有可能會造成難以想像的損失。

被直接摧毀都是有可能的。

這在與戰天盟一戰中最大的依仗,到了星帝山那邊,已無用武之地。

除非逼迫星帝山那邊將寂滅雷珠的威能用掉,否則戰艦根本無法開赴進星帝山。

「既防不住,那楊宗主覺得以你們這些人的力量,便能攻下本門了?本門屹立幽暗星幾萬年不倒,也不是這麼好相與的,楊宗主是不是太小看本門了?」楊修竹冷哼一聲,顯然不看好楊開的本事。

「呵呵……」楊開絲毫不以為杵,反而笑了一聲,神色親和道:「前輩快人快語,那咱們也打開天窗說亮話!本宗主剛才聽到前輩稱呼大長老為門主,但據我所知,如今的星帝山門主卻另有其人,看樣子在幾位前輩心中,本宗大長老才是眾望所歸啊!」

楊修竹爽快點頭:「不錯!自百年前那賊子接任門主一職之後,便大肆打壓異己,但有不順從者,皆被針對,老夫等三人這些年過的也不痛快,連各自的修鍊物資,也都得自己外出尋覓,耽擱了大把的修鍊時間。以前以為門主早已隕落,那也就罷了,如今既然得知門主還存活於世,我等自然是要以門主馬首是瞻。」

「衷心可嘉,小子對三位前輩的為人深感佩服!」楊開肅然道。

「冠冕堂皇的話就不用說了,老夫等三人之所以過來,只是因為門主的緣故,與你毫無干係。醜話先說在前頭,即便你說服了老夫三人,我等也不會直接出手相助,畢竟那邊的人不管品行如何,都是同門,老夫等人不動干戈已久,不願再沾染鮮血,尤其是同門的鮮血。」

林玉嬈和楚寒衣也在一旁點頭附和。

「那你們過來做什麼?」楊開愕然,表情不悅起來。

「如果楊宗主能說服老夫等三人,看在門主的面子上,此次之事我等可以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你一把。」

「力所能及?」楊開眉頭緊皺。

「比如說……說服一些同門,不與你為敵!」

「多少?」楊開眉頭一揚。

「一半是有的!」

「倒也馬馬虎虎……」楊開沉吟起來,若是有一半人不與自己為敵,局勢倒是樂觀了許多,而且,有這一半人作為牽制,想必剩下的人也不敢輕易動手。

「各位同門自小便在星帝山中長大,彼此間親如手足,大多數人堅持的理念與門主相同,真正起異心的,也不過是少數而已,所以若有老夫等人相助,再輔以門主往日的威信,楊宗主此番之事未必就沒希望成功。」楊修竹又道。

「恩,說的也有些道理,那我該如何做。才能說服你們?」楊開望向三人。

「這得問楊宗主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