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震撼連連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震撼連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廳內,楊開表情從容,楊修竹等三人神色振奮!

自幾萬年前,太玄宗遺脈不得已遷出流炎沙地,每一代的人都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重返祖地,可是那流炎沙地的天然屏障卻讓他們望而生畏,無能為力。

如今,楊開的這個提議正是撓到了楊修竹等人的癢處。

換做其他勢力的人,或許對這樣的提議不會太感興趣,祖輩的基業是祖輩的,幾萬年時間過去了,宗門發展良好,連名字都更改了,何必再返回祖地?

但對星帝山中的人來說,情況卻有些不同。

因為他們的理念,因為他們的信仰,皆是以大帝為尊!

太玄宗,那可是大帝當年一手扶持起來的宗門,是大帝當年待過的地方,後來創建的星帝山與太玄宗根本沒有可比性。

那片祖地,代表的不但是對祖輩們的尊敬,還有對大帝的膜拜。

沒有哪個星帝山武者不想重返祖地,去瞻仰大帝故居!

楊開的提議正中楊修竹等人下懷,可以說,這樣的提議比第一條還具有吸引力。

第一條只針對他們三人而已,可這一條卻是針對了所有人。

三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意動之色。

「恩,如今葉前輩也是我凌霄宗大長老,諸位既是太玄宗遺脈,那麼進入那裡,居住在那裡是完全沒問題的。」楊開趁熱打鐵。

「你就不怕客強壓主,引狼入室?」楊修竹目光熠熠地望著楊開。尖銳問道。

「前輩說笑,且不說有大長老在那裡。你們不會這麼做,單是幾位前輩的人品,小子也信的過。你們都不是追逐名利之人,我沒什麼好擔心的。」

「小子夠爽快!」楊修竹低喝一聲,「好,老夫等人答應你的條件,就助你成事!不過咱們事先說好,若是我星帝山同門真的前往祖地。還請楊宗主單獨劃分一塊區域出來,供我等居住活動。我們並不會加入凌霄宗,這一點還請楊宗主明白。」

「不加入么?」楊開嘴角一抽,暗罵老傢伙奸似鬼,他這麼極力拉攏,把人家祖地拿出來說事,就是打著將星帝山眾多強者合并進凌霄宗的主意。卻不想被對方一眼就看穿了,而且還提前說了要求。

這讓他心裡很是不痛快。

一山不容二虎,楊開雖不擔心他們真對凌霄宗不利,但星帝山內那麼多返虛鏡強者不能收為己用,也不是楊開希望看到的。

若真那樣的話,難保時間久了彼此間不會發生什麼摩擦和矛盾。

一念至此。楊開露出及其惋惜的神色:「好吧,前輩既然這麼說,小子自然沒有不應允的道理,只是……可惜了啊!」

「可惜什麼?」楊修竹明知楊開可能在玩什麼欲擒故縱的把戲,可還是被吊起了胃口。一臉狐疑地望著他。

「沒什麼。」楊開呵呵一笑,「我只是想。若是你們能加入凌霄宗的話,假以時日,未必就沒有機會見到大帝尊容,但如果只是單獨劃分出一塊區域給你們的話,這就……」

「什麼?」楊修竹悚然動容,林玉嬈和楚寒衣也眸露精光。

「楊宗主,你這話是何意?」林玉嬈嬌軀微傾。

「大長老沒跟你們說過么?」楊開扭頭望向葉惜筠,故弄玄虛。

葉惜筠緩緩搖頭,明白楊開的打算,倒也沒去拆他的台,只是莞爾一笑道:「事關重大,本宮沒敢說。」

「恩,也是,這種事確實不能隨便說,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楊開微微頷首。

「楊宗主,你剛才那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楊修竹急切詢問,一臉焦急之色,「怎麼聽你話中之意,似乎是說大帝如今……便在凌霄宗中?」

這話說出來,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趕緊搖頭,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前輩說的沒錯,大帝如今確實就在凌霄宗中!」楊開咧嘴微笑。

「怎麼可能?」楊修竹等人豁然起身,身軀顫抖起來,一副白日見鬼的表情。

「小子沒必要欺騙三位,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問問大長老。」楊開示意道。

三人將目光投向葉惜筠,後者輕輕點頭。

楊修竹呆住了,這個消息之震撼,猶如一柄萬斤大錘,狠狠地錘在他的腦門上,讓他一陣頭暈眼花,久久無法回神。

大帝畢竟是存在於種種傳說中的強大人物,雖然楊修竹等人也一直堅信大帝還活著,只不過在某處隱秘之地沉睡罷了,但這畢竟只是一種信念。

當信念變成現實的時候,即便再深信不疑者,也有懷疑的時候,那是一種唯恐自己的希望變成失望的患得患失。

「可有憑證?」林玉嬈嬌喝起來,「可有什麼憑證證明此事?即便有大長老作保,我們也不敢輕易相信,還請楊宗主拿出憑證來。」

楊修竹和楚寒衣也回過神,在一旁直點頭。

「你們要什麼憑證?」楊開失笑起來。

「隨便什麼都可以,只要能證明此事,若真是如此……老夫等人答應加入凌霄宗又有何不可?」楊修竹神色猙獰地爆喝,一副楊開不拿出憑證便不與他善罷甘休的模樣。

大帝都在凌霄宗,他們加入難道還算委屈?

若真是如此,別說楊開不拉攏他們,便是求爺爺告奶奶,他們也要加入!

「且不說我到底有沒有憑證,就算有,我拿出來,你們又能認得?」楊開鄙夷一笑。

「能不能認得,老夫等人自有判斷,但若是楊宗主只是信口雌黃,老夫必不能饒恕!」

楊開表情一呆,他也沒想到事情發展成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