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凌絕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凌絕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虛王級戰艦悠一出場,便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而幾乎沒有任何停頓地,它便祭出了晶炮,讓人驚悚的能量波動瀰漫開來,那晶炮直直地對準了白璽所在的位置。

「楊開你敢!」白璽駭然變色,萬沒想到楊開竟如此果斷狠辣。

自己與他一個商量不妥,他竟要痛下殺手了,連一點迴旋的餘地都沒留。

他就不怕自己真的拼個魚死網破?

「殺!」楊開冷喝。

白璽神色慌亂,眼看著那對準自己的晶炮能量波動越來越強,隱隱已有潔白光柱要從那邊激射而來的樣子,不由地怒吼一聲:「小子,這是你逼我的,老夫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逍遙如意!」

這般說著,一身聖元瘋狂地往寂滅雷珠中灌入。

帝威之力更盛,每個人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楊開神色凝重,葉惜筠表情肅穆,兩人的目光死死地盯著白璽手上的寂滅雷珠。

一個又一個米粒大小的符文從寂滅雷珠中冒了出來,隨著白璽聖元的灌入,那雷珠上忽然出現了一道道細小的電弧。

電弧雖不起眼,卻跌宕出讓人心悸不安的能量波動,似乎隨便一道小小的電弧,便能讓人神魂俱滅。

下一刻,白璽將寂滅雷珠狠狠往上一拋,那珠子一化為二,二化為四,四化為八……

眨眼的功夫,漫天都是寂滅雷珠,每一枚珠子上都有電弧在跳動,猶如活物。

然後,這些電弧齊齊激射了出來。朝虛王級戰艦籠罩過去。

楊開能撕裂空間,葉惜筠實力雄渾,兩人中無論是誰,白璽都沒把握一擊將其擊殺,所以他將目標對準了虛王級戰艦!

若是能毀掉這艘戰艦。那他的目的也達到了,到時候只怕楊開要哭死!

祭出寂滅雷珠之後,白璽一身氣息變得虛弱至極。

帝寶雖然強大無匹,但區區一個返虛三層境想要動用,也得付出巨大的代價,一身聖元幾近乾涸。這就是白璽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雖自知必死無疑,可他卻在猖狂大笑。

笑著笑著,白璽就笑不出來了,因為他發現無論是楊開還是葉惜筠,居然都用一種憐憫的目光望著他,絲毫沒有為那虛王級戰艦擔憂的意思。

這是什麼意思?白璽心中一突。驀然意識到不妙,不由地瞪大眼珠子朝那虛王級戰艦打量過去。

漫天雷弧將其包裹,每一道雷弧都爆發出驚心動魄的力量,那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虛王級戰艦根本不堪一擊,只是在一瞬間便被打的支離破碎,崩散開來,旋即消失在天空中。

一如它之前出現的時候。詭秘無比。

彷彿它從來不曾在那個位置。

白璽呆若木雞,臉色驟然變得蒼白無比,失聲道:「幻覺?」

「老傢伙還不是太蠢!」楊開哈哈大笑。

伴隨著他的大笑聲,又一艘虛王級戰艦在半空中現身了,與剛才那一艘一模一樣,但卻毫髮無損,似乎那寂滅雷珠根本沒在它身上留下痕迹。

白璽臉色灰敗,到了此刻,他哪裡還不曉得自己中了人家的詭計?

自己寄予厚望的一擊根本沒有打中實體,而是一艘虛幻的戰艦罷了。所以它才會被那麼輕易地摧毀!

葉惜筠的逼迫。楊開的咄咄逼人,都不過是為了干擾自己的判斷,讓自己無法分清楚現實和虛幻的區別。

但是,那麼大一艘戰艦的幻影,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它竟能欺瞞過自己的神識查探。簡直也太不可思議了。

「老傢伙,該送你上路了!」楊開冷喝著,彈指間,金血絲浮現出來,在面前彈跳著,抖得筆直,猶如一支利箭。

「讓我來吧,本宮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清理門戶的。」葉惜筠嬌喝道。

楊開歪頭看了看她,微微頷首,沒再堅持。

他也知道葉惜筠是在為自己考慮,不管白璽是不是助紂為虐了,他始終是星帝山的人,如果自己這個外人出手擊殺的話,那麼其他人恐怕會有些想法。

不過由葉惜筠出手就不同了。

她清理門戶,名正言順。

沒了聖元的白璽,就如被拔了獠牙的毒蛇,連一般的秘寶都無法祭出,哪裡會是葉惜筠的對手?

只不過片刻功夫,白璽便死在了葉惜筠手下。

「你們兩人呢,是自廢修為,還是要本宮出手?」葉惜筠又冷冷地望著跟著白璽一同過來的兩人。

那兩人哪有膽子再反抗什麼,當即大喊起來:「門主恕罪,我等並不知道門主還在人世,只是被奸人蒙蔽,還請門主手下留情!」

「事到如今,你覺得本宮會信你們的話?」葉惜筠不為所動。

這兩人既然是跟著白璽一併過來的,那麼肯定對外界的消息有所知曉,既然得知自己已經復出,還要與自己為敵,那麼就必須得付出代價。

不過白璽已死,葉惜筠也不想趕盡殺絕。

「此事千真萬確啊,還請門主明察!」那兩人惶恐大叫。

「好,既然你們冥頑不靈,那本宮就親自出手,送你們去與白璽相見!」葉惜筠神色一冷,聖元跌宕開來。

「不要!我自廢修為,我自廢修為!」眼看著葉惜筠真要下殺手了,根本不聽他們的解釋,兩人哪還有什麼心思再巧言令色。

好死不如賴活著,雖然自廢修為的下場也凄慘無比,但總好過連命都沒了。

楊修竹等人在一旁虎視眈眈,這兩人倒也不敢玩什麼花樣,老老實實崩碎自身經脈,將一身聖元散盡,淪為再也無法踏入武道的普通人。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