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雷火七禽鞭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雷火七禽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凌絕峰高萬丈,峰上禁制重重,作為星帝山的禁地,自然是保護周全,想要來此,只有徒步,根本無法飛行,禁空大陣足以讓任何企圖飛上此峰的人吃足苦頭。

峰間小道,楊開與葉惜筠健步如飛,迅速地朝峰頂攀去。

虛王級戰艦停靠在半山腰處,隨時準備接應。

萬丈高峰對兩人其實也算不了什麼,前後不過半個時辰,便已登頂。

狂風拂來,兩人衣袍獵獵作響。

「大長老,有人在迎接咱們呢。」楊開的目光瞬間便盯上了前方的老者和中年人,咧嘴一笑。

葉惜筠鳳眸微眯,神色複雜地望著那老者,低喝道:「齊天徹!」

「葉師姐!」老者微微一笑,笑容和煦,讓人如沐春風,似乎半點危害也無,「師弟沒想到以你的性子,居然也有重返星帝山的一日。」

「你沒想到的事情多著了,齊師弟,你可做好準備了?」

「不知師弟要作何準備?」齊天徹微微一笑。

「在此隕落的準備,希望你已安排好後事!」葉惜筠冷哼一聲。

「這種事情師姐不提,師弟也早已安排妥當,小徒便在那邊,今日不管是你死還是我亡,他都會好好安葬的。」齊天徹朝一旁示意了一下,那邊,冷情神情冷漠地朝這邊觀望,聞言輕輕頷首。

「既如此,那做師姐的就送師弟上路。」葉惜筠輕輕頷首。

「呵呵,師弟倒是覺得,師姐的輸面比較大。」

話不投機半句多,這師姐弟二人悠一見面,便唇槍舌戰。開始了心理攻勢,言語交鋒完,氣氛陡然間變得凝重起來,兩人的神色全都變得嚴肅至極,互相望著對方。似乎將彼此視為平生大敵。

驀地,兩人的身影一晃,全都從原地消失不見。

待到再出現之時,兩人已分立於彼此的十丈之外。

一種難以描述的力量從兩人體內迸發出來,朝對方籠罩過去。

剎那間,那一片的空間變得扭曲起來。那種無形的力量幾乎凝為了實質,為肉眼可觀察,在那片範圍內,似乎有奇妙的力量在涌動,你來我往,師姐弟二人的精神氣融合匯聚。朝彼此衝撞。

楊開眼角一抽,方鵬嘴角抽搐,站在遠處的冷情也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三人無不駭然。

大成的勢,甚至已經觸碰到了領域的門檻,葉惜筠和齊天徹兩人都已達到了這個境界。

初次交鋒,竟是勢均力敵!

無論是葉惜筠,還是齊天徹。都露出訝然的神色,兩人顯然都沒想到對方居然已經有此成就。

不過很快,兩人便又有了動作,蝕骨離火燈被葉惜筠祭出,素手一掐,一朵朵燈焰蘊藏了毀天滅地的威能,朝齊天徹轟去,間或夾雜著一招招神妙的秘術。

齊天徹自然不敢示弱,一個金輪模樣的秘寶懸浮在頭頂上,猶如一個小太陽。旋轉間,從那秘寶中激射一道道耀眼金光,竟與蝕骨離火拚的不相上下。

他嘴中還念念有詞,雙手掐著及其繁瑣的結印,同樣施展平生所學。與葉惜筠你來我往,打的水深火熱。

日月金輪!楊開望著齊天徹祭出的秘寶,眼前一亮。

他能認得這秘寶,自然是因為葉惜筠之前的講解。

這也是星帝山如今所剩下的兩件虛王級秘寶之一,檔次極高,似乎是當年大帝煉製出來的,可以吸收日月精華,容納其中,對敵之時釋放,威能無窮。

日月金輪有兩種形態,如今它展現出來的只是第一種而已,釋放的也只有大日神光的威能,灼熱陽剛。

當它轉變成第二種的時候,就會變成一輪彎月,再釋放的威能便清涼至極,足以將人的神魂凍僵。

單論威力,日月金輪還在蝕骨離火燈之上,只不過秘寶這東西,威力越強,使用時需要消耗的聖元就越多,這是無可爭議的。

葉惜筠和齊天徹都是站在幽暗星武者實力金字塔的最頂端,即便所用的秘寶有些許威力差距,想要分出勝負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楊開正觀望的聚精會神,忽然眉頭一皺,伸手往前方一點,紫色盾牌瞬間出現,擋在那裡。

轟……地一聲,楊開身軀微微一震,臉色陰沉下來。

抬眼望去,正見到方鵬站在那邊沖自己冷笑不迭。

「方宗主,偷襲這種事,不太好吧?你若想打,說一聲就是,本宗主奉陪到底!」楊開哼了哼。

「廢話少說,小子你既然上了這星帝山,就別想再安然返回,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處!」方鵬厲喝。

因為楊開的緣故,他不得不放棄了雷台宗上萬年的基業,甚至在祖宗基業上動了手腳,企圖拉楊開一起陪葬,可如今,楊開完好無損地出現在這裡,那就說明自己之前的一番準備謀劃都白費功夫了,不但陪上了雷風峽谷這個大好總舵,還陪上了四位師叔的性命。

楊開不死,就永遠沒有雷台宗了。

只有殺了他,雷台宗才可以再次出現。

「老東西好大的口氣,想要我的命,自己來拿,就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本事!」楊開輕哼,伸手一招,器靈火鳥飛射出來。

龍吟之聲也一併傳出,龍骨劍滴翠綠芒大方,下一刻,碧綠巨龍也翱翔在半空中。

嗤嗤嗤……

一道道空間之刃出現在楊開身邊,在他神念的控制下,悠一成型,便朝方鵬激射過去。

方鵬面色大變,他雖然嘴上說的猖狂,可心裡卻沒有半分小瞧楊開的意思,眼見楊開施展出了諸多手段,自然不敢有什麼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