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殘缺的小玄界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殘缺的小玄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雷火七禽鞭雖然檔次不俗,但比之龍骨劍卻又差上一截。

龍骨劍的煉製,取自一截真龍骸骨,又輔以龍珠,還有一縷龍魂,可以說,已是最高檔次的材料了,雷火七禽鞭就算再了得,與龍骨劍還是沒法比的。

只不過受楊開修為境界限制,龍骨劍如今還發揮不出全部威能。

不過,這柄長劍能吞噬血肉精華,自主成長,將來威力只會越來越強。

楊開對它可是報以莫大的期望,若是連雷火七禽鞭都無法對抗,那才是真的笑話。

作為依仗的秘寶被壓制,方鵬倒也沒有氣餒,武者之間的爭鬥,秘寶雖然是獲勝的一大因素,可自身掌握的秘術和境界修為同樣也佔據很大的原因。

他自恃修為境界比楊開要高出兩個小層次,又修鍊了這麼多年,所以即便是秘寶爭鬥落入下風,也沒有半點退縮之意。

長鞭繼續甩動,悠忽來回,選取的角度都及其刁鑽,出手的時機也把握的非常精妙,讓火鳥和碧綠巨龍根本無法近身。

甚至連楊開的空間之刃,那長鞭都能抽開。

一時間,凌絕峰上,兩處戰場打的熱火朝天,每一處都是生死之斗,每一處都驚險萬分。

唯獨一個冷情,站在遠處,神光熠熠地觀摩。

他並沒有去看葉惜筠和齊天徹之間的爭鬥,那樣的戰鬥對他來說,檔次有些高了。即便看了也領悟不到多少東西。

他觀望的是楊開與方鵬之間的交鋒!

作為星帝山年輕一代的精銳,冷情有著自己的驕傲,這一點從他在流炎沙地中不將曲長風放在眼中便可以看的出來了。

可他卻不敢輕視楊開。

自從當年在流炎沙地第四層偶遇楊開,他便已將其視為與自己相同水準的對手,期待著有朝一日,能與這樣的人交手過招,殺死對方,或者被對方殺死!

可是現在,冷情卻發現,這個潛在的對手在實力上竟比自己高出不止一星半點。

他與方鵬這樣的人物打鬥。都絲毫不落下風。甚至依仗種種外力,將方鵬的氣勢全面壓制。

冷情悚然動容。

他沒想過,有人能以返虛一層境的修為做到如此程度!他自付自己是沒這個能力的,他是天才不錯。可方鵬難道就不是了?

人家能成為一宗之主。在整個宗門數萬武者中脫穎而出。統帥雷台宗,天資肯定差不到哪去。

可就是這樣的人物,此刻居然在楊開手上佔據不到任何便宜。種種手段使用出來,無不被化解無形!

若是換做自己,對上方鵬只怕連半柱香都堅持不到!

這一瞬間,冷情有些沮喪,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卻是興奮!

他看到了一個目標,一個可以追逐的目標,這讓他莫名地熱血起來,握緊了雙拳,目光一瞬不移地盯著楊開的動作,暗暗地為他每一次反擊和出手而喝彩,往往對方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都能讓他眼前一亮。

「方鵬,你若是早些逃的遠遠的,或許還不會死,但是既然選擇來了星帝山,那你就沒活路了。」楊開驅使龍骨劍,與火鳥器靈一起圍攻方鵬,口中哈哈大笑著。

方鵬臉色陰冷,一言不發。

他並非不想反駁,只是如今自己落入下風,根本沒心思與楊開做些口舌之爭。

這一番苦戰,方鵬已經意識到,單憑自己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擊殺楊開的,但是對方想要擊殺自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齊天徹身上。

他覺得齊天徹必定還留有後手,否則之前絕對不會表現的那麼自信滿滿。

一念至此,方鵬忙裡偷閒朝另一處戰場望去,赫然發現那邊也是打的水深火熱,可與自己這邊不同,那邊的兩人竟是不分上下,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個發現讓他心中一突,莫名地有一種被賣了的感覺。

齊天徹若是無法拿葉惜筠怎樣,那自己該怎麼辦?

齊天徹手段了得,絕對可以逃離此地,自己是沒辦法做到的,在一個精通空間力量的人面前,逃跑是及其可笑的舉動。

正這麼想著的時候,方鵬忽然眼帘一縮。

他發現在那片戰場上,齊天徹竟虛晃了一招,擺脫了葉惜筠,然後身形化為一道長虹,朝自己這邊激射而來!

人在半空,單手朝下方狠狠一抓!

本來身形靈活的楊開,在這一抓之下,竟莫名的感覺到一股阻力,不由地動作一頓。

方鵬大喜過望,立刻明白齊天徹到底在打什麼算盤了,他分明是想聲東擊西,表面裝著與葉惜筠生死之斗,其實一直是將楊開當成目標。

只要能擒住楊開,葉惜筠再強也無用武之地了。

電光火石間,方鵬已經洞悉了齊天徹的打算,如今他與齊天徹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蚱蜢,自然也不想他功虧一簣,連忙施展秘術,拖延楊開的步伐,分散楊開的注意力。

「以為聯手就可以了?」楊開眼神冷厲,「不見棺材不掉淚,能擒住我再說!」

話音落,楊開伸手往前一划,一道空間裂縫立刻成型。

「空間之力,果然玄妙,不過老夫在此,你這手段只怕是無用!」齊天徹大笑著,屈指一彈,一枚珠子被彈射出來。

那珠子看起尋常至極,沒有半點能量波動,但當這珠子出現的時候,葉惜筠卻是臉色大變,駭然出聲道:「你竟已將它煉化,宗主快躲!」

楊開心中一突。

雖然他不知道這珠子有什麼玄妙的地方,但能讓葉惜筠如此驚駭,肯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