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貼身肉搏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貼身肉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推薦票似乎比平常少些的樣子,求推薦票。

****

剛才他就是那麼對付器靈火鳥的。

為了活捉楊開,齊天徹沒少下功夫,多番打探得來的消息,讓他知道楊開身邊有許多可怖的助力。

但他對玄界珠有十足的信心。

玄界珠可是帝寶二珠之一,他將其煉化,能夠掌控一些玄界珠的法則,只要將楊開這些助力排出在外,區區一個返虛一層境他還不怎麼放在眼中,一旦活捉了楊開,不但能夠從他那裡得知空間之力的奧秘,還能將葉惜筠逼入絕境,甚至返回太玄宗祖地,一舉數得!

他從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與葉惜筠分個你死我活,他的目標一直都是楊開。

之前出現過一次的漩渦再一次出現了,傳出及其恐怖的吸力,欲要將石傀吞噬!

「痴心妄想!」楊開怒喝一聲,伸手朝那漩渦猛地一抓,濃郁的空間力量跌宕開來,那漩渦竟在他這一抓之下轟然破碎,被影響了動作的石傀也重新恢復自由。

楊開大笑起來:「老傢伙,你對這片天地法則的掌握似乎有些不夠啊。」

齊天徹面色一沉,不禁湧出些不妙的感覺。

他沒想到楊開居然連自己的這種手段都能破除,在對拼空間之力的掌握中,即便煉化了玄界珠的自己,都不是他的對手。

石傀動作如風,脫離吸力的瞬間便是一腳跨出。又是狠狠揮出一棍。

齊天徹哪敢硬接,匆忙躲閃。

撼天柱擦著他的身體掃過,腰肋處又是一陣麻木。

人還沒站穩,頭頂上方便傳來一道勁風,楊開的爆喝也傳入耳中:「老東西也接我一拳試試!」

「來的好!」齊天徹面露驚異之色,不過更多的卻是驚喜。

他沒有祭出秘寶,沒有施展秘術,只想以肉身對抗楊開,一來是因為場地不允許,二來是因為對自己的身體素質充滿了信心。現在一看楊開不知死活的炮製自己的做法。他自然大喜過望。

他以為楊開有些得意忘形了。

他對那石巨人的力量深感恐懼,可不代表他也懼怕區區一個楊開。

想都沒想,揮出一拳迎了上去。

雙拳交鋒,轟地巨響聲傳出。

楊開的身形就如離弦之箭。倒飛了出去。齊天徹也不由地悶哼一聲。整個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打的深陷地下三尺之處。

他不由地勃然變色。

雖只是正面交鋒了一拳,但以他的閱歷和見識自然不難看出,楊開的身體素質似乎一點都不遜於自己。剛才那一擊,雙方都有些吃虧,雙方都沒佔到便宜。

這怎麼可能?

自己活了幾百上千年,從踏入武道開始便一直注重淬鍊肉身強度,又修鍊了淬體秘術,如今自己的身體比同等級的武者要強出數倍不止,即便硬接一般的虛級上品秘寶都沒有問題。

可這小子才多大,又是怎麼修鍊的?怎麼也有這樣強悍的身體素質?

他體內傳出驚人的氣血之力,簡直讓齊天徹不敢相信。

念頭沒轉彎,石傀的撼天柱又掃了過來。

這一下齊天徹避無可避,整個人有大半身子深陷在大地之中,眼見那漆黑的棍子迎面打了過來,齊天徹深吸一口氣,原本身軀內綻放出來的淡淡毫光竟光芒大方,剎那間,他的身軀便彷彿被一層莫名的金屬覆蓋,泛著難以言喻的剛硬色澤。

雙手握拳,雙臂齊舉,擋住了自己的面門。

下一刻,撼天柱襲了過來。

轟……

齊天徹被巨大的力量打的翻飛出去,直到撞到了這片小玄界的邊緣,才重重落地,臉色一白,吐出一口鮮血,踉蹌起身,神色凝重地朝前方望去。

這一下他吃大虧了,撼天柱由天晶玄鐵鍛造而成,傳自上古,是楊開從帝苑中帶出來的。

天晶玄鐵是虛王級的頂尖材料,巴掌大一塊便重達萬斤,若是在煉製秘寶的時候融入一些,便能讓秘寶堅固異常,極難被破壞。

撼天柱完全是由這種奇特的材料鍛造,奇重無比。

楊開勉力可以拿得起它,但想要揮舞卻是不可能的。

能使用這種奇特秘寶的,也只有石傀這類奇特的生靈。

一力降十會,任憑齊天徹修鍊了幾百上千年的淬體秘術,也無法化解撼天柱的暴力一擊。

「滋味如何?」楊開甩了甩手腕,好整以暇地站在不遠處,剛才與齊天徹對拼一拳,他的手也有些疼痛。

「還好!」齊天徹強打著精神,輕輕頷首道:「楊宗主確實了得,假以時日,你必能成為幽暗星最耀眼的新星,甚至一統幽暗星都沒有問題,可惜遇到了老夫,你再沒這個機會了。」

身上閃爍著金屬的光芒,齊天徹神色凝重地沖向楊開。

一輪圓日忽然出現在他的頭頂上,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虛王級秘寶,日月金輪!

從那日月金輪中溢出縷縷光華,那光華陽剛炙熱,似乎足以焚燒世間萬物,一股腦地朝楊開攢射。

與此同時,齊天徹將自身大成的勢也宣洩而出,籠罩整個小玄界。

本就狹小的空間忽然變得凝固粘稠,讓人平白地生出一種深陷在泥沼中的錯覺,似乎越是掙扎,陷得越深。

楊開眼帘一縮,知道老傢伙是要跟自己拚命了。

他無法在力量上勝過石傀,只能將自己選做目標。

不敢有什麼怠慢,楊開也將自身的勢放出。

空間忽然變得扭曲起來,在肉眼看見。和看不見的地方,一片片空間開始塌陷,一道道細小的空間裂縫,猶如被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