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那你去死吧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那你去死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更何況是齊天徹這種已經只手觸碰到虛王境門檻的強者。

即便稍落下風,他也沒有氣餒,一心只想拼盡全力,將楊開擊潰。

「老東西,選擇在這種地方與本宗主拼肉身力量,是你此生最大的錯誤,現在是時候該為你的選擇付出代價了!」楊開渾身浴血,卻是戰的酣暢淋漓,嘶吼中,一層五色光華忽然自他的身軀內迸發出來。

金,青,白,紅,黃,交匯融合,絢爛多彩,盛氣凌人,五色光芒在楊開身上縈繞,發出嗤嗤的聲響。

不滅五行劍氣!

楊開本就強盛到極點的氣勢再度暴漲,隨之而來的,則是更加讓人心驚膽戰的力量狂暴,一種似乎能夠開天闢地的力量,從楊開體內迸射而出。

齊天徹驚駭欲絕。

一直在與楊開貼身肉搏,拳腳相加著,他比任何人都能清楚洞悉楊開身體的變化,當那五色光華出現的時候,他的力量竟提升了三成不止。

三成看似不多,但卻將原本微弱的優勢擴大到了極限。

轟……

楊開一拳轟出,齊天徹舉手去擋,卻根本無法抵擋這災難性的一擊,連帶著手掌都被打了回去,印在胸膛上。

有骨頭斷裂的聲響傳出,齊天徹的胸口凹陷下去一塊,那舉起的手也耷拉下去。

他淬鍊了幾百上千年的肉身和骨骼,根本抵擋不住這樣的擊打,直接爆裂開來。

清楚的骨頭斷裂聲接二連三地響起,從齊天徹的身體內傳出,楊開一拳又一拳。如雨點般落在對手身上。

方鵬在一旁看的臉皮抽搐,眼角狂跳!

齊天徹驚恐大叫起來,肝膽俱裂,再也不敢與楊開硬碰硬,下意識地開始躲避。想要抽身後退。

楊開哪能如他所願?

猶如一頭髮狂的猛獸,合身撲上齊天徹,繼續狂轟濫炸。

齊天徹那精壯至極的身軀被打的一片血肉模糊,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位置,肌膚龜裂,血肉暴露。骨頭斷裂,白森森的骨茬戳了出來,肉眼可見。

他不迭地慘叫,卻無從躲閃,被楊開打的鮮血狂噴。

他特意選擇的這片戰場,成為了他致命的掣肘。讓他根本無法騰挪身形,施展身法。

砰……

楊開又是一拳揮出,正中齊天徹的鼻樑。

大力的作用下,齊天徹的鼻子都被打歪了,讓他本就猙獰可怖的面孔看起來猶如厲鬼一般駭人,雙眼已被鮮血染紅,變得模糊。身子在這力道的作用下,朝後飛射。

「小小!」楊開爆喝。

石傀揮舞著撼天柱,從那後方蹬蹬蹬竄出兩步,猛地將手中黑棍揮出。

轟……

撼天柱砸在齊天徹的後背上,那後背的脊梁骨似乎被砸的粉碎,齊天徹又飛了回來。

楊開冷冷地望著他,沒有再下殺手。他感覺到,小小的那一擊,差不多已讓齊天徹徹底喪失了反抗之力。

猶如一隻死魚,齊天徹摔落在地上。滾了幾滾,躺在那裡,似乎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了。

楊開邁步走了過去,來到他身邊,居高臨下地俯瞰著他。目光如冰冷的刀鋒,閃爍寒光。

齊天徹張了張嘴巴,彷彿是想說些什麼,卻沒半點聲音傳出。

「別急,緩口氣,我還有事問你。」楊開咧嘴一笑,滿口雪亮的獠牙被自身的金血染透,熠熠發光。

齊天徹閉上了雙眼,彷彿已經認命。

楊開又抬頭望向不遠處的方鵬,嘿嘿冷笑著,眼中滿是不懷好意的神色。

被他這麼一盯,方鵬整個人如墜冰窖,手腳戰慄起來,驚慌失措之下,忙不迭地喊道:「楊宗主手下留情,上次落帝山之事,方某也不過是奉命行事,有得罪之處,方某在這裡給你賠罪了。」

「賠罪?」楊開撇嘴,「我要你賠罪做什麼。」

這般說著,伸手指了指他,口中低喝道:「殺了!」

石傀竄出,朝方鵬撲了過去。

下一刻,那邊便傳來的驚喝和戰鬥的動靜。

楊開不再去關注,若是在外面,石傀還不一定能殺得了方鵬,人家畢竟是返虛三層境的強者,打不過,還是能跑的。可是在這裡就不同了,總共不過方圓三十丈的地方,方鵬根本沒有任何可以逃跑的機會。

楊開再次將目光投向齊天徹,等候了一會兒,才開口道:「你想怎麼死?」

齊天徹似乎也緩過氣來,聞言呵呵笑道:「楊宗主若真想殺老夫,就不會問這種問題了。」

「你以為我不會殺你?」楊開神色一冷。

「最起碼在離開此地之前,楊宗主是不會對老夫下殺手的,你擔心殺了老夫便沒法從這裡離去。」

「你倒是夠聰明,知道我想要什麼。」楊開笑了起來。

「若是這點都不知道,那老夫這些年不是白活了。楊宗主有所求,老夫也想活命,不如我們打個商量怎樣?」

「什麼商量,說來聽聽。」楊開示意道。

「待老夫在這裡調養一陣,恢復傷勢之後,我放你離去,當然,楊宗主以後不得再找老夫的麻煩,老夫也可以保證從此之後避世不出,不與你為敵。」齊天徹一邊喘著氣,一邊說出提議。

「那你不是佔了大便宜?」楊開聞言冷笑,譏諷道:「老東西你是不是弄錯了一件事啊?」

「什麼事?」齊天徹悠然反問。

「我為刀俎,你為魚肉,如今我想要你幹什麼,你就得幹什麼。」

低喝中,楊開一腳踩出,狠狠地跺向齊天徹的一隻手。

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那隻手立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