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碧波原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碧波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星帝山,凌絕峰,白雲朵朵飄過半山腰,在那靜謐的峰頂處,忽然跌宕起一股不同尋常的能量波動,那些天地能量瘋狂地朝某一點匯聚過去,逐漸地在那裡形成一個漩渦。

初始,漩渦還很微小,但隨著天地能量的灌入,它越變越大,直至方圓幾丈左右。

悠地,一道身影從漩渦中邁步踏出,彷彿是從穿越虛空而來,傲然凌立於半空之中。

轉頭看看左右,楊開沒發現任何人的蹤跡,只有一座祭壇孤零零地屹立在不遠處,禁受風吹日晒。

楊開神色平淡,對這一幕並沒有絲毫意外。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在那小玄界內待了多久,但肯定不是十天半月,最起碼也已經過去幾年了。

如此長的時間過去,葉惜筠等人自然不可能一直在這裡等候自己,只怕他們早就返回了凌霄宗。

嘗試著感應一下龍骨劍和器靈火鳥,也沒有痕迹,大概是被葉惜筠帶回去了。

齊天徹和方鵬已死,幽暗星上,凌駕於所有勢力的三個龐然大物統統倒台,已無人能夠阻擋凌霄宗的前進腳步,有葉惜筠坐鎮在宗門,楊開還是很放心的,所以他並沒有多少擔憂。

神念放出,整個星帝山靜悄悄的一片,沒有半點生靈的氣息。

看樣子,星帝山裡的武者也都盡數撤離,就是不知道他們是跟著楊修竹等人去了凌霄宗還是各自散去。

前一種的可能性比較大。

此地已無人,楊開自然不想再多做逗留。

轉過身,伸手朝那漩渦一指點出,那漩渦急驟縮小,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枚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珠子。

帝寶二珠之一,玄界珠!

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寶物,內里自成一片天地,有了它,一個一直縈繞在楊開心頭,卻無法解決的難題便迎刃而解。

而且,楊開還感覺,若是自己真的能將這玄界珠徹底煉化,讓它的天地法則變得完整的話,甚至可以讓返虛三層境武者在其中突破,晉陞虛王境!

幽暗星的武者之所以無法晉陞到虛王境,就是因為天地法則的壓制。

但玄界珠內自成一片天地,有自己的法則,不受幽暗星的束縛。

這絕對是個可行的方法,可是現在想這些還為時過早,雖然以楊開對空間力量的鑽研,已將小玄界的空間拓展到了方圓百里,但距離將它完全解封煉化,還差很遠的距離。

觀摩沉吟了一陣,楊開將玄界珠收回體內,漫不經心地一腳邁出。

前一刻人還在凌絕峰頂,下一刻他便已到了凌絕峰山腰。

再踏出一步,楊開已經來到了山底處……

速度之快,讓人難以想像。

空間之力玄妙無窮,在玄界珠內苦修的這段時間,讓他在這種力量上的掌控已經有了十足的成長,這種身形的迅速移動,與那傳說中的瞬移都相差無幾,根本無跡可尋,已經突破了空間的束縛。

比起楊開最開始掌握的撕裂空間,要高深的多。

撕裂空間有一個過程,還及容易被強者迸發出來的力量干擾,但是如今楊開的動作卻如羚羊掛角,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種掣肘。

要說缺點的話,倒也有一個。

不如撕裂空間跑的遠。

以楊開如今的實力,一次撕裂空間,足以遠遁兩三千里,但這樣移動起來,一次最多不過十幾里罷了。

二者之間,各有優劣,也說不上誰好誰壞。但同樣的,都及其消耗聖元。

楊開就在不斷地移動之中,熟悉著自己對空間之力的掌握,足足跑出十幾萬里之後,他才祭出星梭,繼續趕路。

持續利用空間之力趕路對他的負荷也有些大,所以還是用星梭代步比較好。

……

一處廣袤無邊的平原上,傳出陣陣直傳雲霄的獸吼和吆喝之聲,一群四五個武者,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正合力圍攻一隻身軀龐大,體型猙獰的妖獸。

那妖獸生有虎頭,象足,豹尾,看上去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虎頭呈現出赤銅之色,似乎無比堅固的樣子,身軀上也有一些奇特的紋路,看上去很是玄妙。

裂紋銅首虎,八階妖獸,皮糙肉厚,最是耐打。

將其圍住企圖獵殺的那些武者,為首的一個不過是聖王兩層境的老者,餘下的皆只有入聖境而已,從這些人彼此之間的稱呼和提醒中可以看出,他們大概是哪個小家族的武者,來到這平原上獵殺妖獸賺取聖晶。

八階妖獸,也就相當於武者之中的聖王境。

但這隻裂紋銅首虎卻是八階頂峰,所以即便是被圍攻,也是凶性畢露,嘶吼中不斷地從口中噴出一團團威力極端的能量球,讓那幾個小家族的武者根本不敢近身。

但那老者卻是經驗老道,調度有方,所以即便是在險斗,族中的弟子們倒是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勢。

只有時間充足,這群人未必沒機會擊殺這隻裂紋銅首虎。

悠地,一股能量波動從遠方急速馳來,人群中,一個身穿綠衣的少女抬頭望去,忽然嬌呼起來:「二叔,有人過來了。」

那老者聽到喊聲,抬頭望去,不禁眼帘一縮。

他到底年紀大一些,一眼就看出來人的實力肯定不低,否則絕對不會有這種速度,正在思量來人是敵是友的時候,一個不察,讓那裂紋銅首虎從自己手下掙脫。

虎嘯震天,這八階妖獸被圍攻許久,早已凶性大發,脫困之後非但沒有逃走,反而直接向那綠衣少女撲了過去,張開血盆大口,朝她雪白的頸脖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