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看清楚了么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看清楚了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語氣囂張猖狂。

老者用一副見鬼般的表情望著他,確認他沒有喝醉,不禁搖頭道:「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年輕人是怎麼想的。」

「放心吧,今日既然叫我撞上了,那也是時候好好清理下碧波城的垃圾了,老丈好好看著就是。」

「哎,小老兒不知道你有什麼依仗,但是此事還是因我等而起,小老兒便隨小兄弟一道好了,剩下的……聽天由命吧。」

他顯然不看好楊開,覺得楊開有些太熱血衝動,目中無人了。

即便如此,他也選擇留下,不讓楊開孤軍作戰。

「多謝老丈了。」楊開無聲地笑了笑。

「楊大哥,我們也跟你同生共死!」綠衣少女臉色潮紅,神色激動地嬌喝道,她那幾個同族的年輕人都在一旁點頭,眼中流露出一種叫視死如歸的氣魄。

「好!」楊開頷首,「恩,你們就替我掠陣好了。」

「胡鬧!」老者大急,跺腳道:「你們……你們太胡鬧!」

他願意留下來與楊開一起,已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就是想為族內的幾個年輕人爭取逃脫的生機,哪裡曉得他們居然做出這麼衝動的選擇。

他暴跳如雷!

「老丈你放心吧,我保他們安然無恙。」楊開大咧咧地說道,滿臉自信之色。

「年輕人啊,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啊。」

「他是不是還不知道自己闖下多大的禍?他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殺了誰啊?」

「嘿嘿,這可有意思了,居然有人敢與城主府作對。這下有好戲看了。」

「城主府豈會與他善罷甘休,可惜了,這麼一個大好的青年今日就要喪命在碧波城,真是可惜了啊。」

四周傳來那些圍觀之人的竊竊私語聲,不少人都在沖著楊開指指點點。還有更多聽到風聲的武者正朝這邊趕來,想要湊個熱鬧。

一時間,這條街道人滿為患,楊開等人被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

那之前囂張無比的大漢神色獃滯,他眼看著自己的同伴被楊開抬手擊斃,慘死在不遠處。一股寒意從頭襲到腳,神色變得恐懼起來。

他沒想過真有人敢在碧波城裡殺人,而且殺的還是城主府的。

面前的陽光似乎被遮擋了,他抬頭望去,正見到楊開站在自己面前,抱著雙臂。居高臨下地俯瞰,那眼神就如一條巨龍,俯瞰著一隻螞蟻,是那麼的不屑一顧。

「小兄弟饒命!」大漢掙扎著爬起,突然跪倒在地上,不迭地磕頭起來:「小兄弟饒命啊,是我狗眼看人低。無意冒犯了小兄弟,還請小兄弟大人大量,莫要與我計較。」

與自己的性命比較起來,些許廉恥已經不算什麼了。

他再也沒有膽氣與楊開叫板。

「想活命?」楊開沖他一笑。

大漢不迭地點頭。

楊開頷首,神色變得柔和起來:「恩,我也可以不殺你。」

「多謝小兄弟,多謝小兄弟!」大漢痛哭流涕,「不知小兄弟有何吩咐?」

他倒不傻,知道楊開願意放過自己肯定是有代價的。

「你們城主現在還在府內么?」楊開問道。

「在的在的,城主大人他就在府內。」

「好。前頭帶路!」楊開示意。

「呃……」大漢一呆,表情變得古怪至極。

「快點!」楊開一腳踹去,厲喝一聲。

「是是是!」大漢連忙爬起,再也不敢怠慢,連忙前頭帶路去了。

「菲兒。跟我走,咱們去城主府鬧一鬧!」楊開沖綠衣少女等人招了招手。

「哦。」幾個年輕人立馬跟了上去。

那老者一臉失神,直到楊開等人擠進人群中消失不見,才猛地回過神來,一跺腳,火急火燎地跟了上去。

圍觀的人嘩然不斷。

那青年看起來還真是沒死過啊,在碧波城殺了人家城主府的人,不趕緊逃跑,居然還想去城主府鬧事。

世上居然真有如此膽大包天之人!

他到底什麼來頭?他是真的有所依仗,還是不知死活?

好奇心濃郁,所有人都想知道這個青年最後的下場是什麼,自然也都跟了上去。

一時間,整個碧波城風起雲湧,大量武者在楊開的帶領下,齊齊朝城主府奔赴,聲勢宏大。

不過他們只是看熱鬧的,真要讓他們與城主府作對,他們還沒這個膽子!

碧波城中央處,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前,數十名武者嚴陣以待。

城內出了那麼大的事,自然早就有消息傳回了城主府,碧波城城主勃然大怒,立刻下令迎敵,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個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碧波城身為戰天城的附屬,城主府內的武者數量不少,是一股及其不弱的力量,還有大量武者分散在城池各處,處理一些突然事件。

城主本人和長老會成員皆是返虛鏡強者,單是三層境的便有兩人。

單就一個城池的力量,這樣的陣容已算不弱。

此刻,城主單英一臉怒容,背負雙手站在城主府外,凝視遠處那熙熙攘攘朝這邊行來的人群,目光悠忽,很快便在一個青年身上定格。

他一眼就看出這個青年就是帶頭鬧事之人。

自己的一個手下滿面鮮血,卑躬屈膝地走在前方,似乎是在為那青年引路。

一陣吞咽口水的聲音響起,城主府的武者們望著那跟著青年而來的無數武者,都有些心中不安起來。

「慌什麼!」單英厲喝一聲,「這些人不過隨波逐流,沒那麼大膽子敢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