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頓悟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頓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茶樓里,一行七人圍坐,氣氛靜謐。

錢通等人都神情激動,久久無法平靜。

從店小二那裡聽到的消息,讓他們振奮莫名。

本來只要能夠脫離幽暗星天地法則的約束,他們就已經心滿意足,哪裡曉得初來這個翠微星,竟遇到了這樣的好事。

對於一輩子都在幽暗星掙扎,苦苦追尋更高武道的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消息更動聽了。

無需商議,眾人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意動之色。

他們顯然是想參加的!

「幾位也不用著急,如果那店小二說的是真的,那距離血獄試煉開啟還有那麼一段時間,幾位若有意參加的話,可以留在這裡,打探清楚,再行動不遲。」楊開掃了他們一眼。

「不錯,那店小二隻是個普通人,血獄試煉雖是千年難逢的大事,他恐怕知道的也不多,這種事確實應該好好打探一下,確認無誤才行。」楊修竹輕輕頷首,贊同了楊開的觀點。

「既如此,那就住下吧,反正時間尚早,如果這裡真的那麼好,那就暫時不走了。」錢通提議道。

「沒意見。」墨宇點頭。

商議妥當,眾人連忙在這綠水城找了一間上好的客棧,開了幾間廂房住下。

楊開並沒有留下,他將千月託付給錢通等人照顧之後,便隻身一人御使星梭離開了綠水城。

他需要在這翠微星尋找下蘇顏的蹤跡。

以他與蘇顏之間的心神聯繫,如果蘇顏真的流落在這顆修鍊之星上,想要找到她並不難,只要兩人接近到一定範圍,自然會有所感應。

更何況,蘇顏的冰魂珠還在楊開手上,這東西對蘇顏也會有一些反應的。

楊開行動如風,凌立於在星梭之上,滿懷期待之情,開始在翠微星上輾轉。

越過崇山峻岭,馳過江湖海河,大片大片的土地被楊開拋在身後。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逐漸失望起來。

翠微星是距離當年千月和蘇顏等人分開的最近一顆修鍊之星,她有極大的可能會流落在此。

再遠一點的修鍊之星,距離此地最起碼也有幾個月的路程。

楊開覺得蘇顏不應該會前往更遠的地方。

可是他這一番尋找下來,竟無半點蘇顏的痕迹,冰魂珠也沒有絲毫反應,這個結果讓他很意外。

蘇顏不在這裡。

六個月的時間,楊開幾乎跑遍了整個翠微星,沒有一刻停歇,可最終的結果卻讓他失望。

一座高峰之上,楊開屹立在峰頂,眺望著遠方的風景,神情落寞。

沒找到蘇顏,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叢林中,有一雙充滿野性的眼睛,正在注視著他,藉助林木的掩護,悄無聲息地朝他逼近。

這裡是一頭強大妖獸的領地,未得主人的允許,任何生靈不得踏足。

敢觸犯這個規則的生靈,都已經成了這妖獸的果腹之物。

妖獸有自己的直覺,它靜靜地望著楊開,察覺到這個人的實力不算太強,它準備大開殺戒,叫楊開知道侵犯自己領地的後果。

它藉助風向,完全消除了自己的氣味,一步步地朝楊開靠近,尋找最佳的進攻地點和時機。

悠地,它看到楊開回過頭,朝自己藏身的地方瞥了一眼。

「算你倒霉!」楊開喃喃了一聲,咧嘴獰笑起來,那笑容讓正在逼近的妖獸徹骨冰涼,一種及其不安的感覺忽然自心底深處蔓延開來。

還不等它有所動作,楊開已經一揮手,三大助力粉墨登場。

石傀小小扛著撼天柱,驟然變成石巨人,器靈鳴叫著,化身為通體火紅的火鳥,龍骨劍釋放出驚人威壓,伴隨著高昂的龍吟,一頭體長十幾丈,通體碧綠的巨龍搖頭擺尾地出現了。

那妖獸的眸中露出擬人化的驚恐之色,掉轉身子,飛速逃竄。

它在這一刻知道自己選錯了目標。

「搞它!」楊開獰笑一聲。

大地立刻顫抖起來,石傀邁開大腳朝前方追去,每一次踏出,都在大地上留下深深的腳印。

火鳥化為紅光,急速朝那妖獸逼近,沿路所過,樹木盡被燃燒,眨眼成灰燼。

碧綠巨龍緊隨其後。

楊開輕呼出了一口氣,似乎是要吐出心中的鬱結,這才不緊不慢地跟了上去。

如今他正是心情低落的時候,那妖獸敢來覬覦,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他需要發泄一番。

前方傳來妖獸的怒嚎和石傀的沉悶低吼,間或夾雜著火鳥的鳴叫和龍骨劍的龍吟。

天地靈氣在那邊跌宕糾纏,叢林中正在上演著一場以多打少的虐殺。

那隻妖獸雖然等級不低,足有九階巔峰,只差一步便可突破到十階,但它哪裡是石傀火鳥和龍骨劍聯合的對手?

即便是想要逃跑也沒機會。

戰鬥絲毫懸念也無,等楊開趕到那邊的時候,這隻剛才覬覦他的妖獸已經躺在地上,氣息全無。

它的腰肢斷了,白森森的骨茬戳了出來,似乎是被石傀用撼天柱砸的,渾身毛皮都焦黑一片,顯然是被器靈灼燒的緣故。

碧綠巨龍在它的屍體上盤旋,似乎是想吞噬它的血肉精華。

楊開制止了它,快步趕到那妖獸屍體前,不慌不忙地彈射出一道金血絲,激射進它體內。

金血絲在楊開的神念操控下,猶如一條活魚,在妖獸屍體內游弋穿梭。

離奇的一幕出現了,那妖獸的屍體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去,身體內蘊藏的能量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吞噬了一樣!

楊開望著這一幕,神色平淡,彷彿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