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回來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回來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團灰氣給人的感覺及其不舒服,就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遲暮老矣,壽命無多。

夏凝裳與它達成了類似於共生的關係,日後結局豈能好到哪去?

楊開面沉如水。

雖然很想替小師姐解除眼前的這個憂患,但在沒弄明白這團灰氣的本質之前,楊開根本無處下手。

而且,他還隱約從這團灰氣中感受到一絲讓他無法揣度的神奇,這種神奇說不清道不明,當楊開窺探的時候,忽然心中多出一些明悟。

再仔細查探,卻又一無所獲。

它似乎很排斥楊開的神念。

夏凝裳能夠在通玄大陸這樣的地方突破到聖王境,應該與這團詭異的灰氣脫不開關係。

這東西給了她感悟更深層次天道武道的機緣,給了她突破晉陞時需要的充沛靈氣,但卻與她息息相關。

到底是福是禍,沒人說得准。

就在楊開一籌莫展的時候,那被金網捆縛的灰氣竟再一次瘋狂衝突起來,這一次它沒有再如剛才那樣做無用功,而是直接爆裂開來,化為一道道更細小的灰氣,從金網的縫隙之中穿出。

楊開根本來不及阻止,便被這團灰氣逃逸了出去。

旋即,它以極快的速度朝下方落去,悠一與地面接觸,便脫離了楊開的視線。

楊開的神念緊隨其後,卻依然無法感應到它的存在。

它就這麼消失了。

站在原地,楊開神色凝重,眉頭緊皺。

看樣子,還是得等小師姐自己醒來,才能從她那裡得到答案了。

他心中有一些猜測,但不敢肯定。

望著沉睡中的夏凝裳,楊開將她攔腰抱起,放到床上,俯身在她的額頭上親親一吻,溫柔地替她梳理了下額前髮絲,這才離開這間密室。

幾息之後,千里之外,戰魂殿遺址。

楊開立於虛空,俯瞰下方,神念如潮水一般擴散開來。

一道道熟悉的生命痕迹,在他的查探下一覽無餘,紛紛如跳脫的音符,印入他的識海中,譜繪出一副讓人心動的樂章。

他咧嘴露出微笑,心頭感受到了幾十年來從未感受過的溫暖,他以神念傳訊,告訴所有的親朋好友,自己……回來了!

一如昨日的九天聖地。

戰魂殿遺址立刻騷亂起來,一道道光芒從各自打坐閉關的位置處騰空而起,紛紛朝楊開所在的地方奔赴而來。

每個人都激動的無以復加,半道上遇見,都在向彼此打探消息,確認到底是不是楊開已經回歸。

待趕到地方,見到楊開正站在那裡之後,眾人才敢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實性。

屠峰,唐雨仙,曲高義,影九……這些曾經在奪嫡戰中與楊開並肩作戰的血侍們第一批趕到,每個人都激動的身軀顫抖,口中高呼少主之名,行大禮叩拜。

楊家老大楊威,老二楊昭,老三楊鐵,老四楊亢……所有兄弟齊聚,紛紛大呼小叫地擁了上來,與楊開狠狠擁抱,傾訴幾十年來的兄弟離別之想念。

「哈哈,你這混蛋,一走就是這麼多年,可想死我了。」霍家當代家主霍星辰哈哈大笑著,也在一旁出現。

幾十年不見,這位當年風流倜儻的中都狼,儼然人到中年,不過歲月的沉澱並沒有讓他顯老,反而讓他出現了一種滄桑的成熟,這種氣質與他的玩世不恭結合,愈發地變得富有吸引力。

霍星辰旁邊便是秋憶夢,美眸里噙著淚水,輕咬著紅唇,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楊開,更不敢開口說些什麼,似乎在怕自己一開口,便將這夢境打破。

「霍兄,秋姑娘!」楊開沖兩人輕輕頷首,神色平靜。

霍星辰呵呵一笑,撇了一眼秋憶夢,心中嘆息不斷。

他從楊開對秋憶夢的稱呼中,瞧出了一些東西。

董輕寒和董輕煙也來了,口中表弟表哥地叫著,愈發地讓氣氛變得熱鬧起來。

楊開的目光忽然投向不遠處,望向那邊朝這裡迅速接近的三道遁光,急忙邁開步伐,朝那邊迎了過去。

光芒遁下,露出三道身影。

為首一人,仙風道骨,衣袂飄飄,其後跟著的一男一女,男子身形威武,女子嬌小玲瓏。

楊開站在他們前方,躬身一禮,輕聲道:「師公!」

凌太虛連連點頭,歡聲暢笑道:「好,好,總算回來了。」

「爹,娘!」楊開又望向站在凌太虛身後的兩人。

楊四爺鐵一般的漢子,此刻張了張嘴,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悄悄地抹了一把眼角,頷首道:「你母親……很想你。」

不說這話還好,一聽到這話,董素竹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猶如受盡了委屈的小孩子,走上前來將楊開摟著,不斷地用玉手拍打著楊開的後輩,哽咽哭泣聲傳出,根本說不出什麼。

見她這樣,楊開微笑起來。

幾十年過去了,自己的母親還是這幅孩童心性,並沒有改變,這讓他總算放心下來。

「你這傢伙,如今到底是什麼修為了,為什麼我一點都窺探不出來?」霍星辰大大咧咧地走了上來,圍著楊開轉了一圈,口中嘖嘖稱奇。

眾人一愣,紛紛都放出神念朝楊開身上掃視著。

不過一無所獲,所有人的神念都如石沉大海,沒泛起絲毫漣漪。

這個發現讓眾人神色驚疑,下意識地感覺到楊開如今的修為境界只怕已經超越了通玄大陸的水準,都目露震撼之色。

「返虛鏡。」楊開鬆開了董素竹,拍了拍她的肩膀以做安慰,也不知道該如何跟眾人解釋返虛鏡是什麼層次,沉吟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