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再臨蛛母巢穴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再臨蛛母巢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夏凝裳並沒有進玄界珠里,她如今是返虛一層境,並不會拖楊開的後腿,而且剛剛突破,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楊開便讓她跟在自己身邊了,也方便教導。

更何況,與美同游是很賞心悅目的事情。

聽楊開這麼說,她立刻問道:「找誰啊?」

「李老!」楊開望著她。

夏凝裳頓時會意過來,輕輕頷首,閉上了美眸,開始查探。

如今她是通玄大陸的星主,煉化了星辰本源,一念之間,可以在大陸的任何地方來回穿梭,在這裡,她就是主宰!

找個人對她來說還是很輕鬆的。

她以心神溝通通玄大陸的星辰本源,感知著大陸上花草樹木傳遞迴來的訊息,從中分辨自己要找之人的蹤跡,不到半日功夫,她便悠地睜開了美眸,嬌呼道:「找到了!」

楊開精神一震,上前拉住了夏凝裳的小手:「帶我過去拜訪一下。」

夏凝裳輕輕頷首,伸出玉手,朝前方點去,那虛空之中,立刻便出現了一個漆黑的漩渦,似乎要吞噬一切,兩人鑽入其中,頃刻間不見蹤影。

一座無名荒山上,貧瘠荒涼,幾間茅草屋屹立在山頂處。

沒人會想到,這裡居然是那位名傳整個大陸的天藏老人李瑞的隱居之地。

楊開對李老是很敬重的,不單單因為他是整個大陸最長壽的智者,以入聖境的修為活了上千年,還因為他當年對自己的不吝教導。

當年骨族復甦的時候,李老曾經來到九天聖地,以自己的莫大名望。號召整個人族團結起來,幫了楊開很大的忙。

這一次回九天聖地的時候,楊開並沒有發現李老和他那徒弟翟耀的蹤跡。

想來以李老閑雲野鶴的性子,恐怕是不可能在一個地方待久的,所以他才離開了九天聖地。

如今楊開要再次前往星域。他當然想讓李老也跟自己一起。

「就是這裡?」夏凝裳帶著楊開來到這高不足千丈的荒山上,楊開不禁眉頭一皺。

「恩。」夏凝裳輕輕頷首,「不過我沒察覺到李老的氣息,只有翟師兄的……」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心中忽然浮現出一絲不好的感覺,抬頭朝前方望去。那幾間簡陋的茅草屋印入眼帘,在茅草屋前,還有幾片葯田,不過種植的並非修鍊所用的靈草妙藥,而是一些普通的藥材。

這些藥材給普通人治病是效果不俗的,但對修鍊並無半點用處。

有一個人。正在葯田中間照顧藥草,澆水施肥,重複著單調的動作,神情一絲不苟。

楊開邁步朝他走了過去。

「要看病?」那正在澆水的男子聽到動靜,頭也沒抬,隨意地問了一句。

「翟兄,久違了!」楊開微笑地望著他。打著招呼。

翟耀的動作一頓,彷彿也意識到了什麼,慢慢地直起身子,抬頭朝楊開望來,待看清楊開的面容之後,不禁咧嘴大笑起來。

一口白亮的牙齒,配合上他那如花似玉幾乎讓女子都為之嫉妒的面貌,背後一輪夕陽散發餘暉,傾瀉在他身上,濺射出金黃色的光暈。

小子依然帥的稀爛啊……

翟耀上前兩步。狠狠地擁抱了一下楊開。

「楊兄,何時回來的?」他似乎一點也不意外,彷彿早就知道楊開會平安回歸。

「快兩個月了。」

翟耀輕輕頷首,甩了甩手上的泥土,熱情洋溢地招呼道:「來。今日我們把酒言歡!」

「好!」楊開爽快回應。

茅草屋前,兩人席地而坐,沒有美味佳肴,天上閃爍的繁星、迎面拂來的清風便是下酒菜,夏凝裳端坐在一旁,手上捧著酒壺,給楊開和翟耀兩人斟酒。

繁星滿天,茅草屋前,有朋自遠方來,不勝愉悅。

「師傅他在二十多年前去世了。」翟耀忽然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雖然心中早有猜測,可當楊開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端酒杯的大手還是輕輕一抖。

翟耀咧嘴笑道:「走的很安詳,師傅也早就到這個年紀了。」

以入聖境的修為,活了上千年,這根本不是旁人能夠做到的,李老對藥理精通,以靈丹妙藥調理自己的身體,才能如此長壽。

「翟兄節哀!」楊開想了半晌,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翟耀笑道:「師傅衣缽還在,師傅活在我心中!」

楊開望著他,也笑了起來,如釋負重。

「楊兄這次來,找師傅有什麼事么?」翟耀問道。

「也沒什麼,只是我要再次離開了,想讓李老和翟兄與我一道。」

「進星域?」翟耀眼帘一眯。

「不錯。」楊開頷首。

翟耀沉默了下來,好一會,才搖頭道:「師傅養我教我,待我恩重如山,我不能讓他一個人在這裡。」

楊開張了張嘴,還不等他勸解什麼,翟耀便笑道:「楊兄不必多說了,我意已決!」

見他如此堅持,楊開只能嘆了口氣。

有酒,狂飲,大醉!

晨曦來臨,翟耀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楊開與夏凝裳在這山巔處尋覓到一個簡陋的墳墓,虔誠祭拜一番,又給翟耀留下了一些修鍊資源之後,便默默告辭了。

「真的將翟師兄一個人留在那裡么?」夏凝裳依然有些不太放心。

「他自己的決定。」楊開淡淡回應。

「可是……」夏凝裳似乎還想說什麼。

「未必是壞事。等你哪一天修鍊有成,讓大陸重新煥發活力,翟兄他離開不離開都是一樣的。」

夏凝裳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想了想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