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暉月城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暉月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打探下情報。

扇輕羅在哪裡應該很容易就能打聽到,她既然是赤月領主的義女,想來肯定是與赤月領主待在一起的。

當年帝苑一別,扇輕羅撕心裂肺的呼喊依然回蕩在楊開耳邊。

既然來了妖星帝辰,他自然要去看看這妖女過的是否滋潤。

沒幾日,楊開便與夏凝裳飛出了那深山老林,不過這一路走來,楊開雖然碰到不少生靈,卻都是一些沒開化的妖獸,根本無法從它們那裡探聽什麼,這讓他很是無奈。

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前方。

一邊與夏凝裳漫無目的地飛馳,楊開一邊放出神念朝四周查探。

悠地,他像是有所發現,指著一個方向道:「那邊有些動靜,我們過去看看。」

「好。」夏凝裳自然沒有異議。

兩人落了下來,並肩朝楊開剛才所指的方向行去,不多時,一隊大約十幾名武者的身形便印入了眼帘中。

這些武者身上散發著狂野的氣息,與正常人類武者體內的能量反應有很大的不同,而且他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擁有一些妖獸的身體特徵。

這一隊十幾個武者,分明是妖族!

他們胯下騎著一種狼型妖獸,批金甲銳,看起來威風凜凜,他們正策使著胯下坐騎,瘋狂奔騰,儘管只有區區十幾個,卻如鋼鐵洪流,聲勢浩大。

神念在他們身上掃過,楊開發現這些妖族武者的修為最高的一個才不過聖王兩層境而已,不足為懼。

所以他帶著夏凝裳大大方方地迎了上去。

「打擾諸位了。」待到近前,他沖為首的一個妖族抱了抱拳,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

對方顯然也早就發現了他,騎著那狼型妖獸一躍到他面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那略有些森白的眼中透著一股自然而然的輕蔑和審視的味道。

他座下的妖獸喘息著,將難聞的氣息噴在楊開臉上,似乎還想把腦袋伸過來,嗅一嗅楊開是否可口……

楊開微笑著,不為所動。

這裡是帝辰星。是妖族的天下。所以妖族在面對其他種族的生靈的時候,都有一種天生的優越感,他們覺得沒有哪個種族可以與至高無上的妖族相提並論。任何種族在強大的妖族面前,都只能俯首稱臣,為奴為仆!

「人類?」那為首的妖族斜睨著楊開,一眼就認出了他的是身份。

他座下的狼型妖獸打了個鼻響,似乎察覺到主人心中的不喜,圍繞著楊開與夏凝裳轉起了圈。

重新回到剛才的位置之後,那妖族武者才冷哼道:「你們兩個人類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呵呵,不小心迷路了,請問一下。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赤月領!」那妖族武者傲然答道,「是偉大的赤月領主管轄的區域,你們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就跑來了?」

「額,我知道這裡是赤月領主的地盤。」楊開呵呵一笑,「我想問的是,距離最近的一座城池在什麼地方?若是方便的話。能不能告訴我,赤月領主的行宮又在哪裡?」

「你想打聽領主大人的行宮位置?」那妖族武者聞言,表情一冷,愈發不善地朝楊開望來,「你打聽這個做什麼?」

「也沒什麼。有個朋友在赤月領主的行宮裡,我想去看看她。」楊開隨口答道。

「朋友……」那妖族武者愣了一下,旋即放聲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嘲弄,連帶著其他妖族武者也傳出了笑聲。

「人類,我勸你還是死了心吧,領主大人的行宮,未得召喚,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即便是我妖族也一樣,更何況你們這些人類!不過你放心,領主大人對人類向來還算仁慈,你那朋友在行宮內做僕役,應該活的不錯。」

他下意識地以為楊開口中的朋友,在赤月領主的行宮內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這是很正常的,領主大人行宮裡的人類,都是經過選拔出來的美女俊男,也不幹別的,就是一些雜役的身份而已。

在妖族的領地上,人類向來沒什麼地位。

「恩,多謝朋友提醒了,我還是想知道赤月前輩的行宮位置。」楊開堅持己見。

「人類都跟你一樣自狂自大,所以我才不喜歡!」那妖族武者冷哼一聲,倨傲道:「告訴你可以,但是不能白告訴你,拿東西來換吧。」

「可以!」楊開點頭,隨手甩出一包聖晶。

那妖族武者接過,打開一看,突然欣喜若狂,驚叫道:「上品聖晶!」

一語出,眾多妖族武者都露出了貪婪的神色,朝那包裹看看,又看看楊開和夏凝裳。

有不懷好意的目光在其中夾雜。

「現在可以說了么?」楊開笑眯眯地望著對方。

「恩,你這人類還算識趣,我就告訴你吧。」那妖族武者沉吟了一番,表情逐漸變得平靜下來,開始告知楊開他需要的情報。

少頃,楊開沖這一行武者抱抱拳,帶著夏凝裳從容離去。

「大人,這人類一看就很富有啊,為何放他們離開?」一個看起來年紀比較輕的妖族武者,湊到那為首者面前,狐疑詢問。

「哼,你以為我看不出他的富有?」

「那為何不將他們留下來?這裡荒郊野嶺的,就算赤月大人不讓我們殺害人類,在這裡做了也沒人知曉啊。」

「蠢貨!真要是動手了,死的恐怕就不是他們兩個了,而是我們。」

「額……大人,不至於吧?」那妖族青年有些不信邪。

「沒什麼不至於的,他如此富有,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