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指點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指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好比進這個暉月城,妖族武者進去只需要繳納三塊中品聖晶便可,可楊開進去卻需要繳納一塊上品聖晶。

對此,楊開也沒什麼怨言,繳納了兩塊聖晶之後,便與夏凝裳進了城內。

寬敞至極的街道,足以容納好幾輛四馬大車並駕齊驅,街道兩旁,各種各樣的店鋪琳琅滿目,讓人看的目不暇接,時不時地便有人類和妖族的武者進進出出,一副很是忙碌的樣子。

那些店鋪的主人也都極近迎合著,為自己的店鋪招攬生意。

楊開一路行來,發現大多數店鋪都是由人類開設的,反倒是妖族的店鋪很少。

在經商這方面,人類顯然比妖族更有天賦一些。

一路走馬觀花,楊開的眼睛逐漸明亮起來。

他發現,在這帝辰星上,有許多幽暗星上沒有的修鍊材料,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每一個不同的地方或者區域,都有自己獨特的產物。

而妖星帝辰,是以妖族獨大的修鍊之星,在這裡,出現在市場上最多的貨物自然就是妖獸的身體材料和內丹什麼的。

發現這一點的時候,楊開嚇了一跳。

他沒想到在妖族的城池內,大家都在明目張胆地做妖獸的生意。

這讓他很是納悶,畢竟有很多妖族中人都是由妖獸化身而來的,他們難道對此就沒有什麼排斥感?

好比在幽暗星的城池內,若是有人販賣人類的肢體或者內臟啥的……肯定沒人會光顧。

不過仔細一想,楊開又釋然了,存在既合理,這地方既然妖獸的生意如此火爆。想來大家已經習以為常,更何況,妖族中人也並非全部都是由妖獸化身而來的,即便是那些由妖獸化身的武者,他們在身為妖獸的時候,也會去擊殺其他弱小的同類,啃食它們的血肉,吞噬它們的內丹。壯大自身。

楊開興緻勃勃地觀望起來。

「師弟,這裡好多高檔的材料啊。」夏凝裳已經兩眼放光了。

在通玄大陸上,她受制於大陸出產材料的等級限制,沒法煉製更高級的丹藥,可一來到帝辰,便如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寶庫。那琳琅滿目的高檔材料,讓她恨不得全部買下來,然後回去煉製丹藥。

如今她煉化了星辰本源。通玄大陸的榮衰與她息息相關,所以夏凝裳迫不及待地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對她來說,煉丹就是修鍊,她可以通過煉製丹藥,以一種變tài的速度提升修為。

「恩,可惜我們剩下的聖晶不多了。」楊開也有些頭疼。

夏凝裳看中了這些材料,他何嘗不是?但是自己攜帶的聖晶,大多數都已經在夏凝裳煉化星辰本源的時候用掉了,剩下的一點也只能當做備用而已,無法大批量購買。

看著夏凝裳那失望的眼神。楊開微微一笑:「不過買一泄是沒關係的。」

小師姐頓時笑了起來,眼睛彎成了好看的月牙形。

兩人當即走進一家店鋪中。開始查看貨物,與店鋪的主人討價還價。

半日後,夏凝裳的空間戒里多了不少煉丹的材料。

楊開的空間戒里也還有很多,都是當年在懸空大陸還有在帝苑中得到的藥材,另外的一些便是他在幽暗星上購買的了,若是與那些妖獸內丹相配合的話。許多丹道真解上的古丹方就可以使用了。

這些古丹方上需要的材料楊開一直沒能湊齊,大多數都需要妖獸的內丹作為材料,幽暗星上,強大的妖獸數量稀少,楊開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可是這帝辰星,卻極大的滿足了他的要求,這地方別的東西不多,妖獸的身體材料卻是數不勝數。

他已經在考慮,是不是該在這個地方逗留一段時間,好好地搜刮一番。

除了煉丹的材料之後,他修鍊血獸,同樣需要妖獸的精魂,煉製虛王級丹藥也需要。

不過……沒有聖晶依然是最大的問題啊。

買好了材料之後,楊開便帶著夏凝裳前往最近的一家客棧,要了一間上好的廂房。

雖然暉月城的建築風格很是粗獷,但是楊開兩人居住的廂房卻被打理的很精緻,不提廂房的環境條件都是上佳,廂房四周還設有禁制,可以阻隔旁人神識的窺探。

這也算是保護客人的**了。

客棧的主人是一個妖族武者,不過並沒有其他妖族那麼盛氣凌人,老頭子反而還很和藹可親,熱情洋溢地接待了楊開師姐弟二人,讓他對妖族的不liáng觀感稍微有了一些改變。

安排夏凝裳住下之後,楊開便離開了客棧,開始在暉月城內打探可用的情報。

他沒忘記這一趟過來主要還是看看扇輕羅的,如今如何接近赤月領主的行宮卻是他所要面對的最大難題。

一連在暉月城內逗留了好幾日,楊開對此事也是一籌莫展。

倒是利用手上有限的聖晶,買到了一些珍貴的妖獸材料。

「酗子,你似乎有心事啊。」

這一日,楊開正在客棧里喝酒沉思,客棧的主人笑眯眯地走了過來,主動給楊開加了一盤小菜,坐在了他對面。

「我看你這幾日四處找人打探領主大人行宮的事,可是有事要求見領主大人么?」這妖族的老者神色親和,看起來大概有五六十歲的樣子,腰身有些佝僂,最近幾日對楊開也是頗為照顧,一應要求都儘力滿足。

見他坐下,楊開呵呵一笑,開口道:「不瞞老先生,我打探領主大人行宮,並非是要求見領主大人。」

「哦?」客棧主人饒有興緻地望著他,「那你想做什麼,你可知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