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城門處的騷動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城門處的騷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暉月城城門不遠處,有一家茶樓。

位置不錯,正好可以望見城門那邊武者進出的情況,楊開早出晚歸,一連在這茶樓里蹲守了好幾日時間,也沒有見到任何行宮裡的婢女出現。

這一日,正當他百無聊賴,品著香茗之時,城門處忽然傳來一陣騷動。

那些正在排隊等候入城的武者們竟齊齊朝道路兩旁分開,彷彿是要給什麼大人物讓道一般,而人群中,也夾雜著一些呼喊之聲,楊開隱約聽到什麼「來了,來了」之類的叫嚷。

行宮裡的婢女來了么?楊開精神一震,想當然地這麼認為起來。

城門處的騷動情緒也傳遞到了茶樓這邊,正在茶樓里喝茶的武者們也紛紛走出茶樓,朝街道上匯聚過去,不大片刻功夫,那寬敞的街道兩旁,竟是站滿了人,紛紛朝城門處矚目。

人數雖多,卻鴉雀無聲,顯得很是安靜。

楊開也從茶樓里走了出來,擠在人群中,朝城門那邊張望著,一臉期待,準備尋找一個合適的人選,好好闡述下自己的請求,讓她幫自己傳遞訊息。

大地微微有些輕顫,結實的地面傳遞出來自遠方的震動,似乎有千軍萬馬正在朝這裡奔赴而來。

楊開眉頭一皺,忽然意識到事情跟自己想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樣,畢竟如果只是行宮婢女外出採購物資的話,應該沒這麼大的聲勢。

更何況,既然那些婢女每一個月都會出來一次,暉月城的居民和武者應該對此見怪不怪了才對,萬不可能這般圍觀。

意識到這一點,他有些失望。看樣子,並不是行宮婢女來了啊。

不過他很是好奇,到底是什麼人來到這個暉月城,竟讓這麼多武者感興趣。

少頃,一隻威風凜凜的狼型妖獸忽然從外面一躍飛入,而在這妖獸的身上,還有一個楊開看著挺是面熟的妖族武者。

「閃開閃開,都閃開!」那妖族武者悠一踏入暉月城。便大聲叫嚷起來,手上揮舞著一根長鞭,將圍觀的武者朝更遠處驅趕著,讓出更寬敞的街道。

緊隨在他身後,十幾隻體型差不多的狼型妖獸出現了,每一隻妖獸身上都有一個妖族武者騎乘。他們自覺地分散到兩旁,列隊恭候。

這不是前幾日自己問話的那個妖族隊伍么?楊開望著領頭的武者,很快想了起來。

「這位朋友。哪個大人物駕臨暉月城啊,怎麼這麼大的排場?」一旁忽然傳來一個詢問的聲音,顯然這聲音的主人也是一頭霧水,正在朝旁人打探消息。

「不知道啊。」被詢問之人探頭朝外張望,也很是好奇。

「不知道你來看什麼?」那問話之人頓時不樂意了。

「就是不知道才來看看的,你不也是?」

「咳咳……」

就在眾人疑惑不已,竊竊私語,探討真相之時,城門處忽然探出兩隻巨大的腦袋,那兩隻腦袋上生有獨角。呈漆黑之色,頭顱遍布堅硬的鱗甲。眼若蛇瞳,散發陣陣寒光,讓人不寒而慄。

「這是……」有識貨之人立刻驚呼起來,他已看出這兩隻妖獸到底是什麼來頭了。

兩隻妖獸的全貌很快就印入眾人的視野中,除了那巨大的腦袋之外,這兩隻妖獸都背生雙翅。身體遍布如龍鱗一般的東西,長長的尾巴在後面隨意地甩動,充滿了爆炸的力量感。

「九階妖獸雷炎飛蜥!」

並非所有的妖獸都有能力化身為人,有的妖獸一生都會維持獸身,這九階妖獸雷炎飛蜥顯然就是一種,在九階妖獸中,它也是大名鼎鼎的存在,天生精通御使雷火,脾氣暴戾殘忍,即便是返虛兩層境的武者碰上,也得望風而逃。

能降服這種妖獸的強者實在不多。

可是如今,這兩隻雷炎飛蜥卻淪為了拉車的畜生,被韁繩勒在頸脖處,緊隨在它們身後,一輛裝點的豪華至極的車身徐徐馳進暉月城。

那車廂極近一切奢華,被裝飾的美輪美奐,隨著車輪的轉動,車廂里還傳來叮鈴鈴的清脆聲響,悅耳至極。

車廂大敞,沒有門窗,只有一些粉紅色的帷幕散垂在周圍,似乎這獸車的主人很喜歡被人矚目的樣子。

車廂內坐了三個人,但是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瞬間都投到了一個人身上。

那是一個身穿潔白長衫的男子,歪坐在軟榻之上,生得的玉樹臨風,儀錶堂堂,他就那麼隨意地坐在那裡,渾身上下卻散發著一種華貴的氣息,讓人不自覺地就感覺矮了一頭。

看他第一眼,只覺得這人很是帥氣,看若再看第二眼,就會沉lún在他那雙目光之中。

他的眼睛很亮,很有神,而且似乎還散發著一種奇特的力量,任何女子對上這雙眼睛,都會在不自覺中迷失自己,就彷彿飛蛾見到了閃爍的燈火,要不顧一切地撲上去。

男子的膝上,有一絕色女子半伏在那裡,男子纖細唯美的手,輕輕地撫弄女子的黑髮,那女子眼睛微眯著,露出一副極其享受沉迷的神色,彷彿她就是一個寵物,正在享受主人的撫摸關愛。

還有一個女子,則斜躺在這男子的懷抱中,同樣神色迷離,俏臉紅潤,彷彿剛剛承受過雨露滋潤一般,微微喘著氣,紅唇散發著勾魂奪魄的美艷光芒。

雖然被無數人圍觀,但那男子卻依然嘴角含笑,一雙充滿了邪異力量的眼睛不著痕迹地四下張望,任何對上他目光的女子,都芳心雀躍,恨不得現在就衝上那獸車,陪伴在他身邊,為了他奉獻自己的身心。

「我知道他是誰了,他是邪眼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