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異象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異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給我留下!」馬格納大怒,在楊開有所動作的一瞬間,狠狠揮動一拳,朝楊開前進的方向攔截過去。

一抹紫光乍現,楊開祭出紫色盾牌,輕鬆擋下這一擊,步伐不停,火急火燎地朝那邊趕去。

他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哪還會在這裡耽擱時間?

身形晃動間,空間力量的波動從他體內跌宕出來,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馬格納和彌天怔在當場!

他們竟沒看出楊開剛才是如何離開的,明明眼睛和神念都鎖定在這個人類身上,可對方卻輕而易舉地擺脫了。

兩位妖族強者不由地都神色凝重,再次對視一眼後,紛紛朝那能量來源的位置處趕去。

他們也很想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傳出如此古怪的能量波動。

暉月城,某一間客棧前,已經圍聚了不少武者,這些武者正是被此地的古怪吸引過來的,人妖兩族都有,此刻,全都站在客棧前的街道上,沖那邊指指點點,三五成群地竊竊私語。

楊開趕到這裡的時候,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露出無奈和苦笑的神色。

他那不好的感覺,果然被驗證了。

客棧主人也站在客棧前,此刻佝僂著腰肢,雙手攏在袖中,與大多數人一樣,抬頭望天,神色複雜,眼神閃爍,似乎是在辨別著什麼。

楊開趕到此地的時候,他立刻便發現了。連忙沖楊開招了招手:「小夥子這邊來。」

楊開瞅了他一眼,竄到他身邊。有些歉意地說道:「老先生,恐怕要給你添麻煩了。」

老者呵呵一笑,搖頭道:「老傢伙的麻煩不算什麼,你的麻煩恐怕大了。」

這般說著,淡淡地瞥了一眼隨後趕來的馬格納城主和彌天兩位妖族強者,嘴角不禁微微一抽,補充道:「似乎你的麻煩不止客棧里那一個啊。」

「呵呵……」楊開乾笑著,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若只是馬格納和彌天兩者的針對。楊開絲毫不懼,大不了施展空間秘術,帶著小師姐拍拍屁股走人,妖星帝辰這麼大,還沒他們的藏身之處了?

更何況,虛王境之下,他不懼任何人。真要是打起來,楊開敢把整個暉月城掀個底朝天。

可是如今,眼前這異象卻讓他頭疼至極。

來到這裡之後,他一眼就看出這異象是由小師姐引起的。

夏凝裳這幾日住在客棧中,深居簡出,一直在用各種材料煉製靈丹。提升自身的修為。

楊開也沒去打擾她。

哪裡曉得,在這種地方,小師姐竟煉製出了不得了的靈丹。

楊開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分辨的出來,這種異象分明是丹藥生出丹雲前的徵兆!

當年他在雨瀑星。煉製出一枚生有丹雲的火屬性靈丹,用來救治被玄陰葵水所傷的雪月時。就出現過這幅情景,與眼前這一幕及其相似。

楊開煉丹至今,只有那一枚靈丹生出過丹雲,他也知道,丹雲這種東西是真正的可遇不可求!不像丹紋,以他的煉丹技藝,多少可以左右丹紋的生成了。

但如何讓丹藥生出丹雲,他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小師姐體質特殊,天縱之資,能走到這一步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這裡是妖星帝辰,是暉月城!一旦靈丹出世,肯定會引起無數強者的關注,尤其是剛才才與楊開發生衝突的馬格納與彌天,肯定不會放過那一粒靈丹的。

甚至不會放過夏凝裳!

能煉製出丹雲的煉丹師,顯然已巔峰造化,足配宗師尊稱!這樣的逆天人才,妖族豈會放過?

楊開神色閃爍著,心中種種念頭閃電般划過,考慮其中的利害關係。

他不可能現在去阻止夏凝裳,煉丹講究的是一個悟性和機緣,小師姐能踏出這一步,對她的成長有極大的作用,現在阻止,等於毀掉了她這一次的感悟,說不定會影響到她以後的成就。

只能任由她將靈丹煉製出來。

看樣子……接下來真的會很麻煩啊。

心中打定主意,楊開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如刀鋒一般森冷。

馬格納和彌天此時都怔怔地望著天空,在這客棧的正上方處,天地靈氣大量匯聚,彷彿受到了什麼吸引一般,肉眼可見地,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漩渦,而那漩渦在旋轉中,還在汲取吞噬更多的天地靈氣,壯大自身。

「馬格納前輩,這是什麼,異寶出世么?」彌天雖然很有眼力,卻也沒見到丹雲誕生的場景,所以對此是一頭霧水,不得不像年紀稍長的馬格納垂問。

馬格納眉頭緊皺著,凝神關注天空,也在判斷這異象到底是什麼引起的,聞言緩緩搖頭道:「本城主也判斷不出來。」

「連前輩也認不出?」彌天驚訝了。

「世間之大,無奇不有,本城主認不出也不稀奇,恩,你們誰能判斷出,這異象到底是什麼引起的?」馬格納又扭頭朝其他的返虛鏡問道。

眾人都紛紛搖頭,表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這就有意思了。」彌天燦然笑了起來,他的笑容很有魅力,總是能恰到好處地露出潔白無瑕的牙齒,配合他那有些邪魅的面貌,可以及富吸引力,讓不少暗暗關注他的女性目眩神馳,「看這樣子,這也不像是有人晉陞或者修鍊秘術,同樣不像是異寶出世,那是什麼原因引發的?」

「想知道也很簡單,看看就明白了。」馬格納身邊一個返虛兩層境的強者叫嚷起來,這般說著,肆無忌憚地放出神念,朝客棧內窺探過去。

可還不等他的神念延伸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