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丹成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丹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是夏凝裳頭一次煉製出生有丹雲的靈丹,若是成功,那她的煉丹技藝將獲得飛躍性的成長,以她的特殊體質,這一次煉丹的特殊感悟將會成為照耀她在武道天道上大步前進的明燈.

這一次的感悟和經驗對小師姐來說,意義重大.

楊開比任何人都要重視,所以他的神念無時無刻不籠罩著客棧,防止有人圖謀不軌.

好在有巴鶴和馬格納這樣的強者庇護,更有許多妖族返虛鏡高手守護在四周,也沒什麼人敢造次.

這葯香好像又濃郁了不少啊,難道是要成丹了!

嘖嘖……這到底是什麼靈丹啊,為什麼只是嗅上一口葯香就感覺瓶頸有些鬆動了?

四周圍觀的武者依舊在七嘴八舌地討論,卻沒人能洞悉那靈丹的品種.

就在這時,天空中那旋轉的漩渦忽然再次發生了變化,彷彿從客棧內傳出了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將凝聚而來的天地靈氣瘋狂地往那邊吸去.

而那巨大的漩渦也在旋轉之中,呈倒漏斗的形狀,傾瀉而下.

只是短短半盞茶的功夫,漩渦消失不見,聚集而來的天地靈氣也無影無蹤,甚至連一直縈繞在眾人鼻尖的葯香氣,都忽然變淡了.

客棧內,一片靜謐.

成功了么?還是失敗了?

無數武者伸長了脖子張望,想知道這一次那客棧里的大師煉丹的最終成果.

他們不知道那位大師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可莫名其妙地,卻在為這一次的煉丹而期盼,而緊張.

不僅僅是普通的武者如此,馬格納,巴鶴,彌天,個個都是如此,即便他們表現的再平淡.可眼中的神色變幻卻是顯而易見的.

唯有楊開,在默默地感知片刻之後,微微笑了起來.

成功了!

以小師姐的煉丹天賦,心無旁騖之下煉製出這樣的靈丹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不過她如今應該正沉浸在感悟和收穫之中,所以還需要一些時間.

楊開並沒有挑明,只是一邊警戒四周,一邊等候.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

不少看熱鬧的武者耐不住寂寞.等不到結果,已經悄然散去,只有與這件事有些關聯的強者們.依然在等待著.

巴鶴時不時地將目光投向楊開.似乎是想從他那裡得到點線索或者答案,但讓他失望的是,楊開的神情無懈可擊,他也沒法推斷出什麼,只能耐著性子苦等.

一晃,就是五天時間.

客棧里依舊絲毫動靜也無.

無論是誰.等了這麼久都會不耐煩.

夠了!彌天低喝一聲,看樣子那客棧里的煉丹之人應該是煉製失敗,不敢出來見人了,馬格納前輩,下令抓人吧.

抓人.抓什麼人?楊開斜睨著他,猙獰厲喝:誰敢抓人!

彌天冷笑著道:人類.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輪的上你來指手畫腳?馬格納前輩,這人如此放肆,絲毫也沒把你放在眼中啊,你若是不動手,那本公子就出手了,正好跟他算算之前的恩怨.

馬格納眉頭一皺,也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了,不由地將徵詢的目光投向巴鶴.

巴鶴淡淡道:即便這位大師這一次煉製失敗,但能在煉丹中弄出如此大的動靜,定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領主大人對這樣的人才是很歡迎的.

聽他這麼一說,馬格納恍然回神,連連點頭道:巴鶴大人說的不錯,本城主還真的從未見過誰煉丹能造成如此聲勢的,這個人才一定要完好無損地獻給領主大人.

幾人正在說話的時候,客棧那邊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眾人紛紛神色一動,齊齊將目光投了過去.

楊開笑臉相迎,快步走了過去.

須臾,一道美妙的身影從客棧里漫步走出,身段婀娜多姿,腰肢曼妙無瑕,玉指修長白皙,手背上的肌膚似乎吹彈可破.

彌天本來還對客棧里那所謂的大師敵意甚重,恨不得殺之而後快,可當看到這道身影的時候,忽然神色一怔,目光灼灼地審視起來.

身為千眼領主的小公子,天生地位尊崇,又因為修鍊了邪術,彌天身邊不缺少女子,更不缺美女,人妖兩族的美女他可以肆意採擷.

可是當看到這道身影的時候,還是讓他眼前一亮.

只是區區身影便如此,彌天很想知道這女人長的如何.

目光上移,彌天不禁眉頭一皺.

這女子竟然以黑紗遮面,叫他看不清真容,但那雙清澈無瑕的眼睛,卻如這世上最純凈的寶石一般魄麗,瞬間便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這女子潔白的額頭上還點綴著一顆藍寶石,愈發讓她顯得美艷不可方物.

乾淨!這是彌天對夏凝裳的第一印象.

乾淨的就如山澗清泉,讓彌天心中有些蠢蠢欲動,恨不得在將這份純凈玷污,滿足自己心中褻瀆的**.

再重新審視一遍,彌天.,!忽然發現,那遮蔽了她面貌的黑紗不再顯得那麼礙眼,反而猶如神來之筆,將她的純凈無瑕升華到了一種至高的層次.

若是沒有這層面紗的遮掩,沒有這種朦朧,那麼這份純凈的美麗只怕是要打個折扣,正是因為有了這層如隔閡般的朦朧,才能讓人對她更感興趣.

彌天頓時來了興緻,嘴角邊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雙眼中迸射出邪異的神光.

師弟,對不起!夏凝裳顯得有些局促不安,輕聲道歉.

她在煉丹的時候就察覺到客棧外面有些動靜了.只不過分心乏術,沒有仔細去窺探,直到煉丹結束,才真正曉得到底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