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為難的差事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為難的差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扇輕羅與昱熊足足在寢宮外聽了一個多時辰,裡面的慘叫聲才逐漸平息。

繞是昱熊這般神經粗大的妖族強者,也不由地有些心中發毛。

寢宮大門轟然打開,一道身影從裡面跌跌撞撞地走出,那人渾身浴血,氣息萎靡至極,似乎離死都不遠了。

扇輕羅眼帘微縮……

她一眼就看出,這個強者應該就是巴鶴,畢竟對方體內散發出返虛三層境的強大氣息。

看樣子,義母這次真的生了很大的氣啊,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原諒巴鶴前輩。

「前輩你沒事。」昱熊走了過去,將巴鶴攙扶著。

「咳咳……無妨,暫時還死不了。」巴鶴緩緩擺手,似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昱熊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該如何寬慰。

巴鶴卻忽然抬頭,朝扇輕羅看去,繞是老傢伙見多識廣,閱人無數,在見到扇輕羅的那一瞬間,也不禁眼前一亮,本來萎靡的氣息似乎恢復了一些。

輕輕頷首,巴鶴道:「這位應該就是扇姑娘了?」

「輕羅見過前輩。」扇輕羅盈盈一禮。

「扇姑娘客氣了,好啊,妖族總算出了點像樣的人才啊。」巴鶴扯動嘴角露出微笑,「老夫當年一意孤行,辜負了領主大人的期望,希望你們不要讓她再失望。」

「遵前輩教誨……」扇輕羅輕聲道,神情複雜。

「恩,你們進去。大人在等你們。」巴鶴擺了擺手,強撐著虛弱的身子,一步一個血印,朝外走去,觸目驚心。

扇輕羅與昱熊凝視著巴鶴漸行漸遠的身影,都不禁有些唏噓,當年妖族的未來之星。虛王境之下的第一強者,如今卻被義母責罰成這樣。

「是輕羅么?進來。」寢宮內,傳來了赤月的聲音。

扇輕羅沒來由地一陣心虛,咬了咬紅唇,硬著頭皮朝裡面走去。

「呃。我還是先回去了。」昱熊自言自語了一聲,說完拔腳便要逃離此地。

「昱熊你也滾進來!」赤月的嬌喝聲傳出。

昱熊頭皮炸麻,抬起的腳步立刻落了下來,轉過身,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不情不願地跟在扇輕羅身後。

早就應該撤了啊……昱熊悔的腸子都青了。

寬敞明亮的寢宮內。一宮裝美婦靜靜地站在那裡,神情古井無波。

美婦身材豐腴,酥胸挺拔。柳腰纖細唯美,渾身上下沒有絲毫能量波動傳出,看似就如一個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

她生的極為美麗,紅唇如最魄麗的紅寶石。閃動誘人的光澤,肌膚欺霜賽雪,十指修長白皙。

論對男人的吸引力,她絲毫不比扇輕羅遜色,只不過少了扇輕羅那種天生的妖冶魅惑而已,但她的嬌軀內散發出來的高貴氣息,卻比扇輕羅高出了不知多少倍。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美婦便是妖星十大領主之一,也是扇輕羅和昱熊的義母,赤月!

兄妹兩人進來之後,先是向赤月請安問好,得了赤月的回應之後,這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旁。

「從暉月城裡來的那位煉丹宗師,安排妥當了?」赤月隨口問了一句。

「回義母的話,已經安排妥當了,義母可是要見上一見?」扇輕羅望著赤月。

「不急。這人既然能煉製出生有丹雲的虛級丹,確實有些非同凡響,不過相對她來說,我倒是對跟她一起來的那個人族男子更感興趣,輕羅,你有什麼要告訴我的么?我隱約聽到了一些不得了的傳聞。」赤月落座在自己的座位上,美眸盈盈地看向扇輕羅。

扇輕羅嬌軀一顫,連忙起身,跪倒在地上,咬牙道:「義母恕罪,那個男子……」

「這麼緊張做什麼,義母又不會吃了他,起來說話。」赤月伸手一拂,便將扇輕羅託了起來。

見赤月似乎沒有動怒的意思,扇輕羅也不禁心安了不少,緊張的心緒逐漸平靜。

「告訴我,我聽到的傳聞是真是假?」赤月繼續詢問。

「是真的。」扇輕羅咬牙答道。

「哦?這麼說來,那人類真是你的傾心之人了?」赤月輕輕地笑了起來。

「是。」

「他很了不起么?為何連你這樣的女子,都會看上他,昱熊說他不過是個小白臉,靠女人吃飯的。」

「不是,昱熊胡說。」扇輕羅惡狠狠地瞪了昱熊一眼,後者腦袋一縮,摸著下巴,抬頭望天……

「說說看,他到底哪裡了不起了,能讓你這麼念念不忘。」赤月似乎來了興緻,仔細詢問起來。

「女兒也說不清楚……」扇輕羅羞澀一笑,在赤月領主這樣的強大存在面前,她的女王氣場被全面壓制,「在他很弱小的時候,我們就認識了,那個時候女兒是神遊境九層,而他不過真元境罷了。」

「差距很大啊。」赤月黛眉一揚,「不過他現在似乎已經到了返虛兩層境,這麼說來,與你的修鍊速度都不相上下?」

洞悉了這一點,她終於露出絲絲驚容。

扇輕羅的晉級之快,她看在眼中,那個人類居然絲毫不遜色於自己的義女,這讓她略感震驚。

「恩。我不知道他這些年都到了哪裡,做過什麼,上一次是在帝苑中無意碰到的,這一次他也是專程來帝辰尋我的。」

「他還去過帝苑?」赤月更來興趣了。

「不錯,當時女兒與他聯手,跟恆羅商會的一批人交戰,可是還沒來得及多交談什麼,帝苑便關閉了。」

「哼,恆羅商會!」赤月冷哼一聲,俏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既然你與他聯手過,說說看,他這個人實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