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麻煩你對夏大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麻煩你對夏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夏凝裳得到了重用,不但擁有了自己獨立的閣樓,而且還有好幾個年輕貌美,手腳伶俐的婢女照顧生活起居,她需要做的,只是安心為赤月煉丹便可。

一切都在楊開的預料之中。

「夏姑娘,這些材料是領主大人撥調給你的,大人希望在一個月後看到成品的靈丹。」閣樓里,一個身穿綠衣的婢女,將一枚空間戒朝夏凝裳遞去。

「給我吧。」楊開笑了笑,接過那枚空間戒。

綠衣婢女黛眉微微一皺,似乎有些不是很樂意,但也沒太拒絕,輕輕地將空間戒放到楊開手上。

楊開神念掃過,輕笑一聲道:「怎麼只有這麼點材料?」

「這泄還少么?這已經是四十份虛級丹的材料了。」綠衣婢女皺眉道。

「恩,少了點,還能不能多弄一些材料來。」楊開問道。

「能是能,但是……行宮裡其他的大師們,一個月也都是這麼多的份額,再多的話,他們根本沒時間煉製。」

「那些人怎能與我家小師姐相比!」楊開撇了撇嘴,一臉不屑,「去多拿點材料吧,越多越好。」

綠衣少女頓時為難地望著夏凝裳,老實說,她不太喜歡楊開這個人,關於楊開是個小白臉,只靠女人吃飯,還花心濫情的傳聞早已傳遍了整個行宮。

沒有哪個女子對這樣的男人有好感。

他有了一位煉丹宗師的女人還不知足,居然把魔爪伸向了扇輕羅大人,可悲的是。輕羅大人也不知道被什麼遮蔽了那睿智明亮的雙眼,竟看不透這個無恥之徒的本性,看不清他隱藏在光線外表下的骯髒靈魂。

行宮裡,幾乎所有人都在為扇輕羅扼腕嘆息,覺得好好一朵鮮花,卻甘願插在牛糞上,這讓他們悲憤欲絕。

如今楊開口氣比天大。這讓本就對他印象不好的綠衣婢女更是厭惡。

不過領主大人似乎有意重用這位新來的煉丹宗師,所以她也不好一口回絕,只想徵求下夏凝裳的意見。

「就依師弟的意思吧。」夏凝裳輕輕地說道,「領主大人那邊若是問起來,你就說我要的。她不會不同意。」

「是!」綠衣婢女無奈頷首。

「對了,行宮裡的那些大師們,一般出丹的幾率是多少?」楊開又問了一句。

「兩成!」綠衣婢女淡漠地答道,「十份材料,煉製成功兩次!」

「明白了,多謝相告!」楊開微笑抱拳。

綠衣婢女認真地看著他。似乎有什麼話想說的樣子,可遲疑了好一會卻沒能說出口,只是向夏凝裳告罪一聲。轉身離去了。

「這丫頭好像很討厭我啊。」楊開望著她的背影,呵呵笑道,他自然知道對方為什麼會擺出一副極其厭惡自己的神色,但他也不會往心裡去。

「師弟。我們這樣做,會不會有些不太好?」夏凝裳擔憂地望著楊開。

「哪裡不好了?」

「畢竟是虛級材料,價值不低,這樣做的話,等於是從赤月領主這裡騙材料啊……」夏凝裳有些不安和愧疚。

「這就不對了。」楊開搖頭,「小師姐你想想,剛才那丫頭也說了。行宮裡其他的大師們煉製虛級丹的時候,成丹的幾率在兩成左右。也就是說,有八成的材料會被他們浪費掉。可是小師姐你不同,你若是全力出手煉製,不說百分百的成丹幾率,**成總是有的,偶有失敗也沒什麼關係,到時候你只需要將那些材料轉化為三成的成品丹藥,對赤月領主來說,她就已經大賺特賺了,我們也不過是從中撈取一些好處罷了,這是對大家都有利的事情。」

「你說的雖然不錯,但是我總覺得不好。」夏凝裳輕抿著紅唇。

儘管心中覺得自己和師弟兩人像是小偷一樣,但既然是楊開要她這麼做,夏凝裳就不會拒絕。

兩人很快便投身到了煉丹大業之中。

夏凝裳煉丹的過程就是修鍊,對她來說,煉丹是一種享受,並不辛苦。而且她如今也是返虛一層境的武者了,鑽研了丹道真解之後,她在煉丹術上的造詣本就非同小可。

再加上上一次在暉月城中成功煉製出一枚生有丹雲的靈丹,收穫巨大,感悟頗深,如今的她對煉丹的理解,便是楊開也佩服不已。

一份份材料,在她手上被轉化為成品的靈丹,效率極高。

楊開也沒閑著,他正在試驗丹道真解中關於最後成丹時候的煉製手法,如果成功的話,那麼一份材料將會出產出更多的靈丹,而並非只有一粒了。

可以想像,如果讓他試驗成功,將會對煉丹這個領域造成多麼大的衝擊。

這絕對是一個開創性的進展。

可惜楊開暫時還沒什麼頭緒,只能一邊煉製靈丹,一邊鑽研丹道真解。

師姐弟二人齊心協力,區區四十份煉丹材料,沒過幾天便揮霍一空。

幾日後,當那綠衣婢女再次過來,接過一瓶十二粒靈丹的時候,她吃驚的幾乎把眼珠子瞪了出來。

這才幾天啊,這位年輕漂亮的煉丹宗師,真的就已經把所有材料煉製完了?而且成丹的數量,比行宮的其他的大師都要高出一成!

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若不是那些靈丹確實與之前交付的材料能過對應上,她幾乎要懷疑夏凝裳將以前煉製的丹藥拿來充數了。

怪不得領主大人會這麼看重她,原來她是真有本事!

這麼想著,她愈發覺得楊開礙眼了,這個小白臉也真是臉皮厚啊,整日無所事事,不做別的,就只守在這位姑娘身邊,寸步不離,彷彿生怕別人把